第12章:鬼节许愿

作品:《侯府弃女

    听完苏含笑的一番解释,沈氏到底是名门之后,轻重缓急她还是心里有数的。

    “笑笑你放心,云亲王的事情,就算是侯爷亲自问起,娘也不会说的。你刚刚讲的对,若是你父亲但凡念点旧情,也不会十几年对咱们娘俩不管不顾了。我只盼着守着笑笑你,直到看着你寻门好亲事,风风光光的嫁人,那娘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沈氏的性格里,总是有着多愁善感的一面,导致这身子骨,都因为情绪太差,而一直被拖累得病怏怏的。

    但周笑笑知道,这是对方经历的坎坷太多了,落下的心病,还得慢慢疏导才行,也不能急于一时。

    “娘,今天你也跟着担惊受怕了半天,赶紧歇息会吧,我风寒也未痊愈,这会委实觉得发困的很,就先去偏屋小睡一会了。”

    望着自己的女儿,又变成这副乖巧懂事的模样了,沈氏虽然总觉得,这个女儿前后反差太大,哪里怪怪的。

    但到底沈氏也没多想,笑着赶紧叫周笑笑去歇着了。

    而周笑笑一单独进了偏屋,就赶紧将门栓给落上了,神色间的恬静笑容,更是被痛苦的神色取代了,只因为她隐隐的感觉到,昏迷过去的苏含笑,即将醒过来了。

    到底这副身体是苏含笑的,虽然周笑笑在她昏迷或者熟睡时,可以暂时操控一下。

    可一旦苏含笑的主意识想要醒过来,她却没办法强行压制住对方,最终的结果,就是不管她愿不愿意,这副身体的主导权,她都得乖乖的交出来。

    并且强行交替意识的话,这一过程对周笑笑来讲是极为痛苦的,整个人都觉得像被放在火上烧灼似得难受。

    她是咬牙坚持着,才没在沈氏面前失态,可此刻靠在门板上的周笑笑,是真的再难支撑,眼前一黑,人也浑身发软的跌坐在了地上。

    等到她的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那股子狡黠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苏含笑,茫然一片的呆滞眼神。

    “我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坐在地上,刚刚究竟发生了何事,我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莫非是风寒太严重,都被烧糊涂了不成,我不会活活的病死吧。”

    越自言自语,越觉得无助恐慌的苏含笑,说到最后,竟然眼圈一红,坐在地上又要哭起来了。

    可就在这时,忽然从她的脑海深处,传来周笑笑无奈至极的叹息声。

    “苏含笑,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坚韧些,放心好了,我给你服过两次药了,你得的风寒,都好的七七八八了,怎么可能会死掉呢。”

    这骤然出现的声音,自然是周笑笑的。

    而对此始料未及的苏含笑,她吓得险些没原地直接跳起来,四下瞧了两眼,在没见到半个人影后,她不禁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问道:

    “谁在和我说话,你是人是鬼,我怎么看不见你呢。”

    苏含笑的一举一动,周笑笑是能感应到了,虽然意识到对方很惊惧交加,又处在被硬生生吓晕的边缘。

    可是周笑笑觉得,在苏含笑回到侯府前,她有必要和对方彻底摊牌,而不是真像个影子似得,隐匿在暗处。

    “苏含笑你给我听清楚了,在我话没说完前,你不许昏倒,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周笑笑也是无奈,对于性格软弱,偏偏又有些欺软怕硬的苏含笑,她早就品出来了,小小的恐吓一下,远比苦口婆心的讲道理,更能把这丫头震慑住。

    果不其然,就见苏含笑吓得,甚至不敢四处乱瞧了,而是语带讨好的说道:

    “这位姐姐,刚刚是我说话无礼,无论您是神是鬼,还请现身一见。”

    周笑笑闻言,再次苦笑出声,慵懒至极的说道:

    “我到是想出来和你一见,可我却被困在你的身体里,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对你没有恶意。甚至之前帮你寻回娘亲,再到今天从段氏手底下,将你们娘俩救回来,可都是我的功劳。我叫周笑笑,虚长了你几岁,你若不弃到确实可是叫我一声姐姐。”

    周笑笑也不知,这辈子还能不能离开苏含笑的身体。

    甚至她心里也会忐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突然烟消云散,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掉。

    所以只要苏含笑别太抵触她,周笑笑也挺可怜这丫头的遭遇,到真愿意将她视若妹妹般的看待。

    毕竟附在对方身上,虽不是周笑笑故意为之,但到底对苏含笑来讲,也挺不公平的。

    所以能弥补几分,周笑笑是很乐意,帮衬着这个有些可怜,被侯府赶出家门的嫡出弃女的。

    而苏含笑在微微一愣后,非但没害怕,反倒满脸激动的直接双手合十的说道:

    “老天爷真的显灵了,竟然叫我如愿以偿,笑笑姐我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这回反倒换成周笑笑全程发懵了,足足愕然了好一会,她才发问道:

    “含笑,你不会是吓傻了吧,你竟然说盼着我来,莫非你一早就知道,我会附在你身上不成。”

    在瞧苏含笑,先是兴奋的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

    “笑笑姐我又不认识你,岂会知道你会附在我的身上。只是我听村里老辈人说,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这一天,只要在晚上对着圆月许愿,并烧染了自己鲜血的纸钱。等到灰烬被卷上天去,随风飘远,鬼仙收了我的孝敬,就会叫我心想事成的。所以笑笑姐你就是鬼仙吧,原来传言都是真的,你真的来帮我了。”

    若是周笑笑此刻真能现身,她真想在苏含笑头上狠狠拍上一巴掌。

    这个傻大妞不是胆小懦弱吗,怎么这种玄之又玄,甚至有些恐怖的东西都敢碰。

    周笑笑一直很纳闷,她为何偏偏附在苏含笑的身上,听完对方这番请鬼仙的经历,她似乎有些琢磨明白了。

    必然是冥冥之中,这种仪式真的起到某种神秘莫测的作用,并且和她佩戴的水滴玉佩,产生了共鸣,因此她是被苏含笑给招到自己身上的。

    本来还挺自责,占了苏含笑身体,扰乱对方生活的周笑笑,此刻她觉得自己也挺无辜的。

    都做了鬼了,还不被放过,硬生生被折腾来,捣腾去的,她心里还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