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沉沉睡去

作品:《侯府弃女

    一走出楚云宸视线范围,就见在前领路的影舞,在隐晦的回头,不屑的瞧了周笑笑一下后,脚下忽然一个点地,纵身跃起,几个飞纵后,身影就彻底隐匿在了漆黑的密林里,叫人再难寻得踪迹。

    这突然的变故,叫周笑笑也是愣了一下,但下一刻她直接坐在了地上,没有慌乱和着急,反倒嘲弄的扬声说道:

    “影舞姑娘,瞧你的年纪,还要虚长我几岁吧,而且你还是云亲王的心腹,可你这堪比三岁顽童,还要幼稚的举动,真是给你家主子丢人现眼了。”

    周笑笑说到这,眼瞧四下静悄悄的,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不禁懒洋洋的又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影舞姑娘你根本就不会真的离开,而是躲在暗处,等着看我被漆黑夜色,还有不时传来的野兽嘶吼声,吓得魂不附体的狼狈样子对吧。那我就坐在这里,如你所愿,等着野兽过来把我一口叼走。但我要送你个忠告,若本姑娘出了任何事情,你觉得自己还能和云亲王交差吗,而且你家主子现在,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你若不担心他又遇到刺客,只管在这和我耗着,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真的一点都不着急。”

    几乎是周笑笑的话音才落,就瞧着影舞已经满脸尴尬的从密林间,再次现身出来了。

    “我真想不懂,镇国侯府嫡出长女苏清君,是何等才貌双全,冠绝帝都。可清君小姐,怎会有你这样,嬉皮笑脸,满脑子小聪明的妹妹,我看主子定然是被你的花言巧语给蒙骗了。”

    周笑笑昔日也是一方首富的人物,从容的心态,见多识广的阅历,都叫她早就练就的喜怒不行于色,这肚量自然也不差。

    所以影舞的话确实无礼至极,但周笑笑也不生气,更没反驳,只是将两手冲着对方一伸,笑眯眯说道:

    “瞧影舞姑娘你,适才来无影去无踪,上蹿下跳的样子,可见你武功不弱,体力也挺好的。我走不动了,你过来背我吧,否则我就不走了。”

    “你!”影舞被气得杏目圆瞪,偏偏又打不得,骂不得周笑笑。

    为了尽快回到楚云宸身边,影舞最后也只得认命的蹲下身子,叫周笑笑慢吞吞的爬上了她的后背。

    两人挨得如此近,影舞是习武之人,感官敏锐,马上惊咦一声说道:

    “你的脸如此滚烫,双手又冷的厉害,莫非你身体不适。”

    几乎是瘫软在影舞的背上的周笑笑,闭着双眼,苦笑一声说道:

    “所以啊,别以为我是故意刁难你,我得了风寒,又在山林里转了大半天,现在双腿就像灌了铅似得沉,你若不背着我前行,恐怕我是真得在山林里,坐上一夜了。”

    苏含笑不但挨打时,周笑笑也能感受到痛楚,其实就连对方生病,她一样会很难受。

    刚刚在密洞里,只是情况凶险,周笑笑心弦紧绷,顾不上难受了。

    如今心神一放松,疲乏难受的感觉,也就袭向全身了。

    当着外人的面,周笑笑又不敢将丹药拿出来吃,她此刻全凭毅力强撑,否则都快难受的昏死过去了。

    至于影舞,心肠到也不坏,一瞧周笑笑是真的很难受,她没在说什么不中听的话,背着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向石屋所在处。

    意识混沌间,周笑笑隐约感到,自己被放到了床榻上,以及沈氏啜泣轻唤她的声音。

    知道这一昏迷,再次醒来的,就该是苏含笑了。

    不过最危险的事情,她都已经给扛过来了,现在沈氏也寻到了,她们娘俩明日一早,自行离开围场,应该并不大碍。

    如此想着,周笑笑松了口气,再也熬不住的她,彻底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洒落进石屋内,苏含笑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了双眸。

    可当她瞧见,四下陌生的环境时,茫然的坐起身,满脸错愕的自语道:

    “这是什么地方啊,我记得昨天,明明是在挑水的啊,后来我好像眼前一黑,接着发生了什么呢,我为何想不起来了。”

    想到挑水,苏含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段氏那张刁横的脸了。

    吓得浑身一机灵,顾不得细想下去,苏含笑就要起身,赶紧去挑水砍柴,省得活没做好,又要挨打受骂。

    可就在这时,沈氏端着一碗米粥走了进来,眼瞧苏含笑醒了,她高兴的赶紧上前,嘘寒问暖的说道:

    “笑笑你喝了汤药,烧也都退了,可觉得舒服些了。都是娘不好,本来是想着到围场里给你多找些草药的,结果还迷路了,叫你这孩子因为担心我,竟然不顾天色漆黑,冒着被野兽袭击的危险跑来围场找我。笑笑长大了,知道心疼我了,娘真的很欣慰,快将这米粥喝了吧,恢复些体力,咱们好下山。”

    沈氏是名门望族出身,不但举止娴静,容貌也很温婉柔顺,是个很有气韵的女子。

    苏含笑的确饥肠辘辘的,加上段氏的苛待,很久都没吃过大米,日日吃的全是窝头的她,手里端着米粥,却因为过于震惊,都忘记去喝了。

    “娘,你说什么胡话呢,莫非你想告诉我,咱们娘俩现在就身处在皇家围场里,而且我还是为了找你,大晚上闯进来的,这简直就是找死啊,我才不会这么傻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望着端着碗粥,在屋里走来走去的苏含笑,沈氏担忧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笑笑,你一定是昨夜高烧不退,脑子烧糊涂了。记不住就算了,你快趁热喝粥吧,娘采了好多的草药,等回家后,我给你在煮几碗汤药喝,你自然就会药到病除的。”

    越着急,越脑袋一片空白的苏含笑,她烦躁之下,气急败坏的喊道:

    “娘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皇家的围场你也敢闯,你不想活了,也别连累我成不成。我怎么会是你的女儿呢,明明我爹是位侯爷,就因为我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所以苏家都不认我,摊上你这个娘,我已经够倒霉了,你不把我的小命拖累没,是不是就不甘心啊。”

    苏含笑郁闷的心情,对着沈氏一通大喊大叫后,到是舒坦了不少,下一刻甚至津津有味的举起碗,没心没肺的喝起米粥来了。

    可是沈氏的眼泪,却顷刻间滑落下来。

    本来苏含笑对她埋怨的态度,这些年沈氏也习惯了。

    但昨天从影舞那得知,苏含笑冒险闯入围场,就是想寻到她的时候,沈氏又感动,又心疼,足足哭到后半夜,可心里却是欣慰的。

    本来以为母女间的关系,这是要冰释前嫌了,可沈氏哪成想昨晚拼命也要来寻找她的女儿。

    一夜之间,怎么又变成这副,怨天尤人,满腹牢骚的样子了,沈氏的心,都快难受的碎落满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