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亲王殿下

作品:《侯府弃女

    先帮苏含笑重回侯府,寻回嫡女身份,这在周笑笑看来,是她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反正她早晚,都得和苏含笑有所交流,不可能一辈子躲躲藏藏。

    她帮对方寻回身份,作为回报苏含笑利用镇国侯府的权势,帮她打压杨子贡报仇,周笑笑觉得她们这叫各取所需,这笔交易很公平。

    越想越觉得这个买卖,简直妙不可言的周笑笑,正在那像只算计得逞的小狐狸,嗤嗤笑个不停的时候。

    那边的妖冶男子,饶有兴致的瞧着她这幅狡黠模样,嘴角勾起玩味十足的笑容说道:

    “你竟然是镇国侯的女儿,这到有趣的很,行了,这事交给我处理吧。苏含笑是吧,本王记住你了,回去好好收拾下,不出十日你就能堂堂正正的归府了。”

    已经不再需要熔岩石克制寒毒的妖冶男子,话一说完,转身就向密道外走去。

    周笑笑赶紧跟在他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踉跄前行着,嘴里还不忘嘟囔道:

    “你果然是位皇室王爷,不过除了这两头被你解决的畜生,外面有没有埋伏,这可真不好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一会可要护着我点,千万别自己先跑了,把我丢下被人灭口啊。对了,不知王爷您怎么称呼啊,我觉得你似乎也不愿意,我总妖孽脸,妖孽脸的喊你吧。”

    听着这个外号,男子的嘴角就是一阵抽搐,忍无可忍的回身,对着周笑笑的脑袋,就是一击狠敲。

    极具压迫性的俯身,几乎脸贴着脸的凝视着周笑笑,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记住了,大云朝的云字,就是本王的封号,我乃当朝云亲王,楚云宸!”

    犹如实质般的震慑力,扑面而来,饶是周笑笑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可此刻她竟然生出,不敢直视楚云宸双眸的感觉。

    这个男人很可怕,妖孽起来简直就不是人!

    而且对于云亲王此人,那在大云朝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这楚云宸是先帝唯一的嫡出血脉,可因为先帝驾崩时,这位云亲王不过五岁。

    唯恐幼子登基称帝,沦为权臣摆布的傀儡,四周邻国也会蠢蠢欲动,兴兵来犯。

    所以先帝将皇位转传给一母同胞的王弟,穆王爷,也就是当今的顺帝陛下。

    而顺帝当年,在先帝病榻前,接过遗诏曾起誓,他虽登基但只是代为监国,等到楚云宸年满十五,长大成人后,他就主动退位让贤。

    可是一晃到现在,两个十年都过去了,楚云宸只被册封为亲王,顺帝不但稳坐龙椅,不肯将皇位禅让给先帝正统血脉来继承,还将自己的嫡长子,册立为了太子,显然是要叫自己的后代子孙,千秋万代的登基称帝。

    所以具周笑笑所知,这位云亲王算是皇室里,最另类的存在。

    一方面就连当今陛下,因为理亏遗诏之事,对这个侄儿可谓千依百顺,至少明面上,简直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好。

    而另一方面,世人皆知,这位云亲王遭到暗杀遇刺的次数,也是众观皇室之中,最多的一个。

    谁想盼着他死,容不得他活下来,周笑笑无凭无据,可不会乱下定论。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远离云亲王,就是远离危险,若是可以的话这个男人,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打交道了!

    周笑笑一边心里碎碎念,一边笑眯眯的赶紧把楚云宸给推开了。

    当先奔着密道走去的她,哪成想才按下机关,将石门打开,一把寒芒凛凛的宝剑,就直接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就在周笑笑吓得魂不附体,暗叹她是不是又要被杀,再次去做鬼的时候。

    却不料身后,传来楚云宸冰寒磁性的声音:

    “影舞住手,放她离开。”

    被唤做影舞的,是位身材婀娜,容貌极为绝色的风华佳人,而她手握宝剑,满脸肃杀之气的样子,妩媚里又为她平添了几分孤冷。

    听闻楚云宸竟然让放行,影舞满眼震惊的说道:

    “主子,你寒毒入体,须每月来此疗伤两次的事情,绝不能叫人知晓,否则后患无穷。之前那寻药的农妇,王爷你就叫放了,现在这个闯进密洞内的女子,您仍旧不杀了灭口。谁知道今天这四五波杀手,和她是不是一伙的,还是斩草除根最为妥当啊。”

    周笑笑本来还在纳闷呢,楚云宸身边,怎么会没有侍卫跟着。

    敢情这位亲王殿下,还真是自带招刺客体质,显然他的心腹侍卫,刚刚是被无数波杀手给纠缠住了。

    这才叫暗中出手的人,将两头畜生放进了密道,意图制造出,楚云宸死于意外的假象。

    至于楚云宸,眼瞧影舞不将宝剑收起,竟然还敢质问他的决定,他的脸色不禁一沉的说道:

    “她是清君的妹妹,镇国侯府苏家的人,影舞不得无礼。”

    站在影舞身后,同为贴身侍卫的影羽,他眼中闪过震惊之色,想不懂苏家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作为师兄妹,他还是立刻上前,夺了影舞的剑,恭敬的单膝跪地请罪道:

    “苏姑娘请见谅,在下影羽,我师妹也是过于担心主子,我们都是习武的粗人,举止有欠妥当之处,还望海涵。”

    就凭主子和镇国侯府大小姐,苏清君之间的关系,只要是苏家的人,影羽觉得恭敬些,是应该应分的。

    周笑笑揉着脖子,很大度的说道:

    “你们也是护主心切,在说我又没事,影羽你快起来吧。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主子长的妖孽,你们师兄妹也是俊男美女啊。其实我进围场,是来寻我上山采药的娘亲,应该就是影舞姑娘,适才话里提及的那个妇人。所以还望影羽你能相告,我娘现在身在何处。”

    楚云宸看着周笑笑不但夸影羽长得俊,还和他有说有笑,盯着他的脸猛瞧。

    霸道至极的一伸手,将周笑笑扯回到自己身边后,楚云宸微微不悦的说道:

    “影羽你再去探查下,看看整片围场可还有埋伏。”

    盯着他看,乱给他起外号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拿赏心悦目的眼神去看他的下属,简直不可原谅!

    而影羽察觉得出来,自家这位主子,在望向他时,竟然浑身直冒杀气。

    吓得影羽缩了缩脖子,顾不得在和周笑笑说话了,悲催的去巡山了。

    影羽一走,总算心满意足了的楚云宸,将周笑笑直接提溜到眼前,从腰间解下一枚黄龙玉佩,递给她说道:

    “本王白天来到围场时,确实遇到个崴了脚的妇人,我看她不会武功,只当她是擅闯围场采药的寻常百姓,却不料竟然是你的娘亲。人被我安置在,围场西边石屋里,那是守林人住的地方,你拿着我的玉佩,他自然会收留你的,到时领着你娘天亮就下山吧,围场里野兽极多,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夜路难行,我这就让影舞护送你过去。”

    影舞一听这话却急了,并且很是不情不愿的说道:

    “主子您怎可单独留在这里,就算她是苏家的人,那也没您的安危来得重要啊。”

    楚云宸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漠然的质问道:

    “影舞你不觉得自己,今天的话有些太多了吗,你是想做本王的主不成,你应该知道,本王身边不留多嘴多舌之人。”

    影舞在妒恨的看了周笑笑一眼后,终究低下了冷傲的头,不敢再多言了。

    而楚云宸转身间,看着穿戴单薄的周笑笑,脸上的冰寒之色消融,竟然解下自己的外衣,不由分说披在对方身上后嘱咐道:

    “虽说是盛夏,但山里夜风寒凉,将衣服披着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目送着周笑笑,跟在影舞身后,渐行渐远,直至身影彻底消失时,楚云宸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喃喃自语道:

    “原来清君还有个,如此狡黠有趣的妹妹,真是挺叫人意想不到的。小狐狸咱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至于如何叫你顺理成章的回到镇国侯府,本王还真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