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重回侯府

作品:《侯府弃女

    当赤阳玉三个字,传入耳中的时候,妖冶男子的眼中,震惊之色一闪而过。

    倾举国之力,寻了多年都未找到的赤阳玉,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农女打扮的小丫头手中。

    这种赤阳玉,专克寒毒,随身佩带,更能温润奇经八脉,尤其对于习武之人,简直是如虎添翼的宝贝。

    指甲大小的一块赤阳玉,那都能当做传世之宝,更是有价无市。

    可如今一面铜镜大小的赤阳玉,就这么得来毫不费功夫,被周笑笑丢给了他,饶是妖冶男子向来稳如泰山,此刻也是目瞪口呆,险些没被野猪给撞个正着。

    可是周笑笑丢过去一块护心镜不算,就见她手中黑白雾气再次闪现,接着一枚如羊脂般的白玉扳指,就被她再次向着妖冶男子丢了过去。

    “这是仅次赤阳玉的暖玉,最是暖人身心,有这两物护你周全,想来你那比冰块还冷的身子,总不会再觉冰寒发僵了吧。”

    看着妖冶男子,盯着暖玉板子,眼睛发直的模样。

    周笑笑在心里暗爽的鄙夷了下,对方那没见识的样子后,其实她很想得意洋洋的告诉妖孽脸,护心镜,玉扳指有什么了不得的。

    她周家宝库里,还有一张用赤阳玉做成的大石床呢。

    只是暗爽归暗爽,周笑笑分寸还是有的,深知财不外露的她,拿出两样宝贝,其实已经够惹眼了。

    赤阳玉床,除非她脑袋撞门上,才会大大咧咧的往外搬。

    到时她掌心里,水滴印记的秘密,被这妖孽脸给知晓了,对她来讲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若非担心,今日针对这妖孽脸的杀招,不单单只有这两头畜生,若外面还有埋伏的杀手在,她贸然跑出去,必然要被灭口。

    所以她不能叫这个男人有事,否则下一个会送命的,很可能就是她自己。

    而这也是周笑笑,不惜凭着暴露秘密,也要拿出宝贝支援对方的原因。

    至于另一旁的妖冶男子,他也没叫周笑笑失望。

    在躲闪两头畜生的同时,他也将护心镜,还有玉扳指,全都佩戴在了身上。

    就见妖冶男子,那连睫毛都微微凝结出雪霜的眼睛,在双眸闪动过热潮,变得微微泛红的同时。

    面对迎面撞向他的野猪,妖冶男子这回没有躲闪,而是硬碰硬的一拳挥了过去。

    这野猪也算丛林一霸,两三头大野猪结伴而行,就是碰到老虎狗熊,那都能打个难解难分。

    可是只一拳,那壮硕到足有二百多斤的大野猪,在发出一声悲鸣后,被打的仰面倒地,四个蹄子乱蹬了两下,就再也不动弹了。

    另外那头野猪,别看是只畜生,但和男子杀机尽显的眸光一对上。

    这野猪竟然畏惧的哼哼两声,被震慑得转头就跑,竟然被吓怂了。

    可是妖冶男子,一个快步上前,直接扯住那野猪的尾巴,大喝一声,单手用力下,竟然硬生生的将这二百来斤的野猪又给扯了回来。

    接着他大鹏展翅般的飞身而起,右脚对着野猪的脊椎骨一踏,那畜生的骨头被寸寸震碎,发出扑通一声闷响,就瘫死在了地上。

    下手狠辣,赶尽杀绝,这男子不但是个高手,很明显还是个杀神。

    周笑笑一早就料到,这妖孽脸武功定然不弱,可她也没想到,对方的武功之高,简直比他的俊脸更加妖孽。

    瞧着对方在收拾完两头畜生后,神情漠然的,向着她径直走了过来。

    想到对方刚刚,可是被她气得一连吐血了两次,周笑笑吓得紧紧靠在石壁上,嘴都直打颤的说道:

    “我警告你啊,举……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你……能平安无事的脱险,那都是我相赠你宝贝的缘故,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能胡来,否则必招……必招天谴!”

    望着周笑笑,一双小爪子,在身前乱挥,明明就是害怕的不行,可嘴里却偏要逞强的样子,当即逗得妖冶男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救命之恩,自当铭记,说吧你想要什么。”

    周笑笑一听,对方这是要谢她,知道自己小命保住了,她心情大好下,嬉皮笑脸的打趣道:

    “你长了一张这么妖孽的脸,光是摆在家里看着,都挺赏心悦目的。要不你以身相许得了,刚刚的护心镜和玉扳指,就算我给你的聘礼了。”

    望着周笑笑不着调的样子,妖冶男子嘴角抽搐了两下,强忍着暴揍对方一顿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自幼定下婚约,早有未婚妻了,小狐狸你的两件宝物,对我来讲甚至关乎性命。但我不会强虏你的东西,我大云国境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允诺给你。”

    周笑笑瞧得出来,妖孽脸那从容不迫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像在说大话。

    联想到这里是皇室围场,她惊咦一声,试探的问道:

    “我说妖孽脸,你是皇室中人。”

    妖冶男子,冷飕飕的瞟了周笑笑一眼说道:

    “不愧是只小狐狸,你猜事情到是挺有一套的,不错我正是大云皇室,楚氏一族的人。你的宝物虽然珍贵,但放你手中却无大用,拿它们从我这换走一个承诺,这买卖你不亏。”

    周笑笑对于这话,没有丝毫的反驳,而是激动的拼命点头。

    因为妖孽脸说的没错,赤阳玉虽然稀世罕见,但周笑笑一没中寒毒,二来也不练武,这东西在她手里,确实和普通的一块玉石没有区别。

    可是皇室中人的一个承诺,能帮她办到的事情就太多了。

    周笑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叫妖孽脸帮忙,把汝南侯府夷为平地,揪住杨子贡这个伪君子,叫他以命抵命,把彼此的恩怨彻底了解。

    可是就在她要将这个请求,说出口的时候,话到了嘴边,周笑笑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杨子贡虽说是地方上的郡候,和皇室中人没法比,可他到底是功臣之后,除了皇帝能贬黜他的爵位,治他的罪。否则就算是王爷,那也没资格惩处一位郡候。

    而且要是这妖孽脸,询问她为何要针对杨子贡,周笑笑就更加回答不上来了。

    因为她现在是附在苏含笑的身上,这位侯府弃女,连月湾村都没出去过,和杨子贡之间,别说结怨了,就连这位郡候是谁,她都一无所知。

    这妖孽脸怎么瞧,周笑笑都不觉得对方是个蠢笨之人。

    到时察觉到异样,真猜到她是鬼附身,在把她当异类架在火上烧了,她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过想到苏含笑的出身,周笑笑脑中灵光一闪,马上有了个不错的主意。

    “我要重回家门,我叫苏含笑,我娘的兄长是昔日的闽浙总督沈安,因为十七年前,被揭发说他在地方训练私兵,意图谋反,全家皆被斩首。我娘本是侯府正室夫人,可我那狠心的爹镇国候,怕此事会叫他受到牵连,将十月怀胎的我娘赶出了侯府,当时还没出生的我,一落地就成了侯门弃女。你是皇室中人,镇国侯府也要给三分颜面,这事只要你肯出面,必然能够办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