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随身宝库

作品:《侯府弃女

    冰冷刺骨的寒意席卷全身,这就是周笑笑,在妖冶男子怀里最直接的感受。

    什么英雄救美的感激啊,千恩万谢的举动啊,周笑笑浑然都顾不上了。

    就见她赶紧从男子的怀里挣脱出来,冷的牙齿都直打寒战的说道:

    “赶紧回密洞里,你身上怎么这么冷啊,离开那里的熔岩石,你真的没问题吗。还有密道入口,跑进来两只大野猪,我就是被它们硬生生又给逼回来的,想必马上它们就会冲过来了。”

    回到密洞,本就是强行压制体内寒毒的妖冶男子,听完周笑笑这话,终于是忍无可忍,被她气的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周笑笑虽然被吓了一跳,都有些不视直视,妖冶男子瞪视过来的目光了,但她还是据理力争的连忙说道:

    “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别激动,妖孽脸我可以向你保证,在进入密道后,我就防着有野兽袭击,特意寻到机关将石门关上了。所以我不是推卸责任,但很明显野兽不可能会开石门,这分明就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我一个乡野农女,这番费尽心机,想制造成野猪意外害人的假象,必然不是冲着我来的。你看起来也不像个蠢笨之人,咱们俩到底是谁连累了谁,这事可得事先说清楚了。你别一副我欠你个交代的眼神瞪着我行不行,我从进了围场就被这两头畜生盯上了,我才是最倒霉的那个人好不好。”

    感觉到密道处,阵阵野猪的哼叫声,是越来越近了。

    男子心里暗暗冷笑,他知道小狐狸说的没错,这是有人想叫他死于野兽之口,制造成一场意外的假象。

    能在皇家围场内,费尽心机做出这等布局的,除了他的那些皇室至亲们,恐怕大云朝境内,也再寻不到谁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希望他去死了。

    “下毒不够,竟然还驯化了两头畜生来对付我,小狐狸你躲到我背后来,既然这件事情是我连累的你,那我就算拼着性命不要,也必然护你周全。”

    妖冶男子话音一顿,眼中闪过些许担忧的望向周笑笑,向来性格冰冷的他,竟然再次出言叮嘱道:

    “一会机灵点,寻到机会,就赶紧逃走脱身。早就告诉过你,不想死就赶紧走,待在我身边,就注定会危机四伏,你当我刚刚是想杀你不成,我本意就是怕连累无辜罢了。”

    眼瞧妖冶男子话一说完,就向着探头进入密洞内的两头彪悍野猪,浑然不惧的迎了上去。

    周笑笑眼中闪过自责之色,知道自己刚刚是错怪好人了,而且这妖孽脸,说话是不中听,但人到是挺仗义,还挺有担当的。

    望着那两头,在密道里险些和她撞了个脸对脸的野猪,明明对她并未立刻发起攻击,甚至一直慢吞吞的往密洞里移动,否则周笑笑也不会有机会,尖叫一声后,连滚带爬的跑开,好好的站在这里了。

    可是在看见妖孽脸的瞬间,这两头野猪,瞬间眼睛就红了,脊背上的鬃毛也立了起来。

    好像它们俩,和妖孽脸天生就有多大仇恨似得,卯足劲,龇着獠牙就撞了过去。

    虽然野猪狂暴的很,但周笑笑也没怎么替妖孽脸担心。

    以前她走南闯北谈生意时,身边都会雇佣镖师,功夫好的徒手斗熊都不在话下。

    在周笑笑看来,妖孽脸散发出来的肃杀气场,绝对是个高手无疑,区区两头野猪,岂会应付不来。

    可是下一刻,当周笑笑眼睁睁的瞧着,对方被野猪拱起,撞在石壁时,狼狈的跌落在地时。

    周笑笑惊的下巴都快掉了,满脸呆滞的说道:

    “我刚刚竟然还被你吓得半死,以为你一掌劈过来,就会要了我的小命呢,原来妖孽脸你武功这么差啊。”

    对于周笑笑给出的这个结论,男子也不知是被撞的,还是被气得,一口鲜血从嘴里又喷了出来。

    边躲避着两头野猪的围攻,他边不甘的说道:

    “既然你狡黠如狐,猜到我不能离开那块熔岩石,至于原因你怎么就猜不到了。那我告诉你,离开那块石头后,我寒毒发作,浑身冻到僵硬,武功连一成都使不出来。”

    无比郁闷的说完这话,妖冶男子敦促的又说道:

    “所以趁着这两头野猪,全都集中进攻我的时候,你赶紧走,我未必能帮你再拖上多久,到时你就等着给我陪葬吧。”

    周笑笑闻言,露出了然之色,不过下一刻她可没慌不择路的逃走,反倒撇撇嘴小声嘟囔道:

    “我是猜到你在运功疗伤,但我哪知道你中毒这么严重啊,不过看在你舍命救我的份上,区区寒毒罢了,我这人最是知恩图报,当然也不能见死不救了。”

    周笑笑话一说完,只见她隐晦的背转过身去,低头看向右手心里,甘露水滴的印记,挥手间缭绕的水雾,在她掌心弥漫开的同时,一个玉质的护心镜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相传周家先祖,是位手眼通天,最后羽化成仙的高人,而她更是建下一个宝库,为的是担心后代子孙,若突逢家门变故,好凭借这笔稀世财富,扭转乾坤,而甘露水滴玉佩,就是开启这个宝库的钥匙。

    后代家主纷纷效仿,在家门鼎盛时,都秘密将收罗的珍贵宝物,运进宝库里存放,为周氏后人未雨绸缪。

    这个秘密只有历代家主知晓,周笑笑也是在她娘病逝,接掌玉佩时,才知道的这段秘辛。

    可是随着周家第九代家主,意外暴毙身亡,宝藏的下落就此变成谜团,谁也再难寻得踪影,只有这水滴玉佩,到是传了下来。

    不过周笑笑却发现,自从这水滴的印记,出现在她掌心之中后,她似乎就与那传说中的宝库,形成了某种玄妙的联系。

    只要她心念一动,各种奇珍异宝,就像罗列在她面前似得,功效用处也全都一目了然的呈现出来,并且她还能将这些宝物,随心所欲的拿出来。

    之前苏含笑得的可是重风寒,若非她暗中取了丹药,给对方服用下去。

    其实就凭沈氏日日上山挖的那点草药,苏含笑恐怕早就熬不住病死了。

    而如今护心镜一被取出,周笑笑就立刻向着妖冶男子丢了过去:

    “这是比熔岩石更好的赤阳玉做成的护心镜,你戴在身上,说不定就能压制寒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