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绝世美男

作品:《侯府弃女

    跌进洞中,虽然周笑笑被摔的七荤八素,但她到底昔日是大云朝,第一女皇商。

    阅历丰富,性格也干练稳重,从地上忍着痛爬起来后,她脑袋可没摔糊涂,知道自己必然是掉进什么密道机关里了。

    想到深洞外面,那密林里的野兽,或许一会寻着活人味,就会找过来的,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身板,都不一定够人家塞牙缝的。

    周笑笑是想救沈氏,但她更清楚先保全好自己,量力而行,方能搭救别人的道理。

    所以她在密道两旁的墙壁上,好一番摸索,寻到机关将石门给闭合上,确保就算有野兽追来,也伤不到她后,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深洞里面走去。

    正所谓狡兔三窝,这建在荒野山林间的密道,未必只有一个出口。

    周笑笑就琢磨着,巨石这里的出口外面,有野兽晃悠,那她试着找找看,若能寻到别的出口,从另一侧离开,不但能避开野兽,还能继续寻找沈氏的下落了。

    可是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越往密道里走,周笑笑就觉得越热。

    到了后来,她不但汗流浃背,就连扶着的石壁,她都感觉到颇为的烫手了。

    当漆黑的密道前方,竟然有微弱的光晕亮起时,反正密道外面有野兽,不探索就得干耗着。

    周笑笑往前继续走的胆气还是有的,而当她总算走到密道尽头的时候,别的出口到没瞧见,所看见的,却是一个坐在岩浆上的男子。

    不过仔细再一瞧,那看似翻滚的岩浆,原来是被一块如青玉般剔透的巨石包裹其中,这竟然是一块罕见的熔岩石。

    并且不得不说,坐在岩浆之上的男人生的极美。

    那妖冶却又透着贵气的神韵,简直连作为女子的周笑笑,都感慨不已,世上竟然有这般如谪仙似得男人。

    用面若冠玉,绝世无双,来形如这男子的卓越俊逸,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就在周笑笑,边擦汗,边忍着热,满眼痴迷的盯着那男人猛瞧,就快流口水的时候。

    那坐在千年熔岩石上的男子,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了。

    “看够了就滚出去,趁我还不想大开杀戒前,从我眼前立刻消失。”

    这深洞周遭,因为男子坐下的那块熔岩石,变得格外干燥闷热。

    可这妖冶男子一开口,那冰冷肃杀的声音,就像严冬腊月的霜雪似得,竟然叫周笑笑通体感到冰凉,甚至忍不住还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冰寒至极的冷酷,如鹰扬虎视般的双眸。

    周笑笑也算瞧出来了,这个不怒自威的男人,也就生的好看些,却不是个好相处的主儿,十足十一个危险人物。

    可是刚刚在丛林里,夺命而逃时,周笑笑就算没有回头,可她却始终听到,一阵阵哼哼声,显然那些野兽就算没来追她,也必然还在林子周围转悠呢。

    这妖冶男子是可怕,但周笑笑觉得她还能装装可怜,博取下同情,保住一条小命。

    可密道外丛林里的野兽,那可是不通人语的畜生,真贸然出去有个闪失,她死的未免也太冤了。

    所以周笑笑拼命挤出点眼泪,立刻可怜巴巴的望向那男子,努力扮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说道:

    “这位公子,瞧您气度不凡,仪表堂堂,定是位心怀侠义之人。而且您只身坐在滚滚岩浆之上,却面不改色,可见你必然武功高强,内力强悍啊。反观我就是个躲避野兽,无意间躲进来避难的小女子罢了。我对您一来构不成威胁,二来我就站在这里,绝对不会打扰到你。公子你就当发发善心,全当收留个小猫小狗还不成,就让我站这待会吧,等过一两个时辰,外面的野兽彻底走了,我马上就离开。”

    任由周笑笑好话说尽,可在瞧那男子,冷眼看了她一下后,惜字如金的说道:

    “想死就留,想活就走。”

    面对油盐不进的妖冶男子,周笑笑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郁闷的将笑容一敛,她就赌气的小声哼了一下,不咸不淡的嘟囔道:

    “长得在俊,生性凉薄,没有怜悯心,照样讨人厌。妖孽脸别以为本姑娘真害怕你,我瞧得出来你不是受了重伤,就是身患隐疾吧,坐在千年熔岩石上,你浑身还往外冒寒气呢。我若猜的不错,你就是看着凶,其实你根本离不开那块石头,否则没杀了我之前,你自己就得性命不保。”

    周笑笑出身商贾世家,这做生意的不但要有八面玲珑的手腕,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不能少的。

    这一双眼睛,不知练就的何其毒辣的周笑笑,若说之前那番话,只是种试探。

    可当她瞧见,那妖冶男子,微微一皱的俊美时,她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知道自己果真猜对了,对方看着杀机凛凛,实则就是个纸老虎,连那块破石头都离不开,还想伤她性命,简直是开玩笑。

    至于那男子,在瞧见周笑笑冲着他,露出小狐狸似得奸笑时,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还将致命的弱点暴露了,本来就够冷若冰霜的脸,更加阴沉了三分。

    这个女人简直可恶,从来没人敢如此试探戏耍他,很好,这张笑到极度欠揍的脸,他算是记下了!

    一见男子似乎真被激怒了,周笑笑赶紧摆摆手,很识趣的说道:

    “你身穿华服锦缎,必然非富即贵,不过你身份有多不凡,我可不想知道,也不想被卷入什么危险里。所以我现在就退回密道入口处,妖孽脸你要相信,我真的是误闯进来的,咱们就当没见过可好,我又没将你怎样,你可不能记仇啊。”

    望着话一讲完,大摇大摆就要离开的周笑笑,妖冶男子都快被气出内伤了。

    妖孽脸!

    这个该死的小妮子,谁给她的权利,竟然敢给他乱取外号。

    乱叫也就算了,还起个这么难听的名字,简直不可原谅!

    若非不能乱动,他非逮住这个,笑起来和个小狐狸似得妮子,好好收拾她一顿不可。

    本来以为这只小狐狸,总算走了,他终于能安安静静的驱散寒毒了。

    可是哪成想,下一刻男子就听到,得意洋洋离开的小狐狸,她那备受惊吓的尖叫声从密道里传了出来。

    想都没想,妖冶男身形一闪,眼中升起寒芒,快如闪电般的向着漆黑的密道里直奔而去。

    至于说周笑笑,一边慌不择路的向着闷热的深洞,又折返而回,一边紧张的不住往密道入口处看去。

    结果下一刻,她就一头撞进个精健宽厚的怀抱里,就在她因为身板单薄,就要被撞飞的时候。

    “真是麻烦”

    一个颇为不满的男子抱怨声,低沉传来,但下一刻她的手腕还是被握住了,那人微微往回这么一用力,她就再次跌回了对方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