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水滴玉佩

作品:《侯府弃女

    有汝南郡侯府撑腰,周氏宗亲确实不敢窥探她家的产业了。

    但赶走了狗,却招来了狼,自从与杨子贡定下婚期后,周笑笑就病倒了。

    从夜不能寐,再到后来精神萎顿,咳血不止,人人都说她一个商贾之女,这是福分浅,受不住郡候夫人这个身份,定了婚事,阳寿却被折了。

    但杨子贡那段时间,却待她极好,亲自将人接回郡候府照顾,不离不弃,真是叫周笑笑,直到咽气的那一刻,还对他充满了感激。

    可不知为何,周笑笑虽然停止了呼吸,但她的意识却没有马上消散。

    就在她浑身无法动弹,正在那缅怀自己这短暂的一生,所有经历的时候。

    却不料杨子贡搂着自己的表妹,在她的病榻前得意洋洋,说区区商贾女,也妄图成为郡候夫人简直可笑,周家产业他这个未婚夫只能笑纳的话,真是险些没把周笑笑,硬生生气的再活过来一回。

    或许是因为临死前,一口怨气难消,周笑笑竟然一缕魂魄未散,终日游荡在郡候府内。

    最后她也算弄明白了,她之所以会突然患病,根本就是杨子贡给她下了慢性毒药,一点点将她给耗死的。

    只因为郡候府看似光鲜亮丽,实则远离帝都,又算不得大宗族,早就凋落衰败,都快入不敷出了。所以杨子贡在知道她急于成婚后,这才携聘礼上门,所图的就是周家的产业。

    冲天而起的怨气,叫周笑笑要消散的残魂,又从新凝聚,她日日在郡侯府鬼哭狼嚎,折腾着这群,挥霍着她周家产业,肆意享乐的卑鄙无耻之徒。

    可是杨家到底是世袭功勋之后,祖上福泽庇护,自有祥瑞之气缭绕整个侯府。

    周笑笑除了三更半夜出来哭上两声,偶尔一闪而过的现身吓吓人,却被福泽之气阻拦,不能手刃了杨子贡这个害死她的真凶。

    如此一耗,就是整整五年过去了,周笑笑到底是一缕冤魂,在福泽之气的镇压下,越来越虚弱。

    也亏得周家的老祖宗,相传她是位羽化成仙的高人,传下来一枚甘露水滴状的玉佩,据传佩戴能保平安,自有神秘的力量蕴含其中。

    而周笑笑身死后,这玉佩不知为何,竟然嵌入了她的右手掌上。

    这水滴玉佩也确实玄妙,散发出阵阵清澈的水雾,缭绕在她周身,抵消了大半侯府福泽之气,周笑笑这才能苟延残喘多年,魂魄没有被侵蚀掉。

    但是周笑笑深知,再呆在侯府内,她早晚要魂飞魄散,那她的仇岂非没法亲手去报了。

    所以周笑笑退而求其次,就想冲出侯府上空的福泽之气,等虚弱的魂魄,从新凝结的更强大之时,她再从新回来报仇。

    可当周笑笑,足足撞了四十九次,总算破了郡候府的福泽之气,从里面冲出来后。

    哪成想被烈日一照,她就像融化的雪水般,迅速灰飞烟灭起来。

    最后只有水滴玉佩聚集起的白雾,裹着她快消散的残魂,在空中飞啸而过,坠落进月湾村内。

    等到周笑笑的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她就已经困在苏含笑的体内了。

    只有对方入夜睡觉,或者意识昏迷的时候,她才能趁机支配这具身体,出来活动活动。

    虽说稀里糊涂,被困在苏含笑的身体里,但到底她残魂未散,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但叫周笑笑无法忍受的是,日日像看大戏似得,瞧着苏含笑被打骂欺负,对方受伤,她也得跟着痛彻心扉,感同心受。

    周笑笑真想找这丫头,好好的谈谈心,可苏含笑胆子太小。

    她之前只是通过心灵感应,问了句这是哪,苏含笑就活活吓晕过去了,所以一晃被困在这副身体里半月有余了,周笑笑都没敢再找对方说过话。

    想到眼下的处境,周笑笑无语的摇摇头,但随即还是站起身,向着村外密林走去。

    “虽说苏含笑你这丫头,又窝囊,又胆小,但咱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说什么也得管你的死活不是。你娘沈氏这都进山一天了,若等到天黑还没出来,遇到野兽就不妙了,你这丫头心也是大,一点都不知道着急。趁着你虚弱昏迷,我得赶紧把沈氏寻回来,这个娘待我不错,我可不能看着她有事。”

    一晃进山转了半天,眼瞧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却还不见沈氏的身影,周笑笑这心里,也开始着急了。

    “听说这附近有个皇家围场,因为寻常百姓不能随意进入,所以里面长着很多年份好的草药。我记得今早沈氏,说去采药时,那神情就是带着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如今看来她不会进了那围场吧。别看沈氏性子柔弱,对女儿这份爱护之心,还真是叫人动容。反倒是苏含笑你,还老埋怨你娘被赶出侯府,害的你也变成了弃女,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你有娘疼,一晃我都多少年没机会,在喊出一声娘了。”

    周笑笑自顾自的感叹完,脚下也不犹豫,凭着苏含笑的记忆,向着那处围场就赶了过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等到周笑笑真赶到围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月亮都高悬空中了。

    听着林间不时传来的动物叫声,周笑笑拍拍胸口,强自镇定的说道:

    “不怕不怕,周笑笑你可是连鬼都做过的人,这林子入夜后是阴森森的,但也没什么好怕的。赶紧找人要紧,你要保持冷静,千万别自乱阵脚。”

    可是周笑笑话音才落,身旁密林就是一阵晃动,更有巨大的哼哼声传来。

    周笑笑做鬼时,确实练就的不怕黑夜,但她现在就是个血肉之躯,这可不代表她不怕野兽啊。

    浑身汗毛都倒竖起来的周笑笑,赶紧扭头向密林张望过去,当看见几个绿油油忽闪忽闪眨动着的眼睛,透过杂草树枝若陷若现的时候,她屏住呼吸,赶紧一步步的往旁边的树林里躲去。

    拉开一段距离后,周笑笑知道这是遇到野兽了,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稍微感觉安全些后,周笑笑刚想靠在一堆巨石旁休息下,一会好接着在跑远点,可哪成想手往石头上一扶,那石头上的凸起处,竟然陷了下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巨石忽然开了个大口子,周笑笑本就靠在石头上,站立不稳之下,惊呼一声直接跌进了巨石后的密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