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河东击战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心中悲痛到了极点,他的重机枪,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堆废铁。

    也怪自己太得瑟,忘记了法军的炮火会再一次的射击,居然没有移动重机枪,这下到好了,好好的重机枪,现在成为了零件,他都不知道,今后这机枪能不能在修好。

    “尼玛的,告诉郝大通,给我覆盖他的炮兵阵地。我要替我心爱的机关枪报仇。”眼睛都快掉泪的王陵大声的叫到。

    张德志听到王陵的话,当即就弯腰跑了出去,随后来到伸长了脖子看着对面法军在炮击自己兄弟的郝大通说道:“旅座有令,覆盖敌人炮兵阵地,摧毁它。”

    等这话已经很久的郝大通当即就开始大声吼道:“目标,法军炮兵阵地。标尺,113、风速2、十发急速射,间隔十秒。”

    哐当一声,郝大通的命令刚刚说完,炮兵已经将炮弹装填进入了炮膛。

    轰十来门火炮,开始对法军的炮兵,展开毁灭性的打击。

    克虏伯不是法军那种威力不大的火炮,他装填的可是烈性火药,因此第一轮炮击,法军的炮兵,已经是炸的七七,在加上是十轮齐射,等炮兵停止射击的时候,法军炮兵阵地,不要说人了,就是一门完整的火炮都找不到。

    “他们居然有火炮?”波里看了一下自己的炮兵阵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让对方摧毁,顿时指了一下远处已经停止下来的怒吼后问道自己身边的副官。

    副官也没有明白这个问题,刚才炮火响起的时候,他就有些吃惊,因为他听起来,那是德意志制造的火炮,他不明白,德意志的火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参谋长,我们的炮兵阵地已经被摧毁,步兵已经失去掩护,还进攻嘛?”副官看了一下面前的波里后问道。

    进攻,如何不进攻。河内还没有抵达,自己在北宁的损失就无法上报,因此,无论如何,这河东,自己一定要打下来,不然,自己无法交代。

    “打。”波里冷哼了一声,随即开口说道。

    啪王陵扣动了手中的扳机,将一个法军少尉给打死在了地上。

    尼玛,车轮战是不是?见到后面的法军又展开了攻击,王陵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远处将近一千来人的法军。

    “旅座,这样打下去,我们要吃亏啊?”王天风从左边的阵地上跑了过来后大声的说道。

    王陵如何不知道这个问题,从摧毁掉敌人的炮兵后,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法军根本就没有撤退的意思,往往是这一波被打了下去,下一波就紧跟着上来。

    更让王陵来气的是,法军陆军射击太准确,自己的不少人,刚露头就让人家给打死,根据自己的推算现在,自己的人已经折损了快五百人了。

    听到王天风这么说,王陵低头想了一下,随即再次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后顿时说道:“立即让阮琦和陈志华准备,一会见到我军旗帜晃动,立即杀出去。”

    王天风听到王陵的话,当即应答了一声,随即转身跑了出去。

    啪法军越来越近,距离阵地都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

    “张德志,晃动旗帜,全军压制,给安南士兵掩护。”

    一直拿起旗帜的张德志当即晃动已经被打的破烂不堪的黄龙旗。

    杀

    如同雷鸣一样的声音,从清军阵地左侧和右侧,无数的安南士兵,开始往法军中冲了过去。

    啪第一旅的枪声一下子密集起来,他们需要给安南人拖延朱一部分的法军的射击。

    总算,在牺牲了将近两百多安南士兵的尸体后,安南军队一下子冲入到了法军阵列,开始和法军展开肉搏。

    “传令炮兵,立即对法军后面部队进行拦截,不能让他们过来。

    轰轰轰已经停止了很久的炮兵再一次的开始怒吼。

    无视的炮弹,落入到法军中,不少法军,栽倒在了地上。

    该死的,他们居然隐藏的这么好,见到自己前线进攻的士兵和安南士兵纠缠在一起,波里当即将手中的望远镜砸在了地上后说道:“第二旅,立即韩凯救援。

    没有办法,自己八百多人被围困,如果不解救,到时候损失的人马会更多。

    法军第二旅接到命令,开始端起手中的步枪冲了上去。

    谁也不敢开枪,现在两军纠缠在一起,一旦开枪,容易伤到自己人。

    “拿老子的砍刀来。”见到法军冲出来将近两千多人,王陵当即提起大声吆喝了一声。

    张德志赶紧将大砍刀递给了王陵,随即又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把斧头。

    “兄弟们,跟老子上,今个不是他撤,就是我死。”吆喝完毕这句话,王陵顿时跳出战壕,开始往法军冲上来的地方奔跑。

    杀两千多第一旅的士兵,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冲了上去,随即和法军纠缠在一起。

    拼杀技术,法军远远不能和清军相比,就算是安南军,也无法和清军着对比,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王陵硬是将法军给打了出去。

    河东清军阵地,日头已经接近了黄昏,王陵站站了战壕面前,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仔细的看着对面法军的情况,从下午战斗结束后,法军在没有展开任何的攻击,双方一下子归于宁静。

    在一次的将自己的望远镜移动到了不远处今天下午厮杀的战场,哪里趟着的,有法军,也安南士兵,同样也有身穿绿色军服的自己人。

    “旅座,这次我们损失有点大,将近七百人。”

    七百人,听到这话的王陵叹息了一口气,顿时的坐在了地上后指了一下对面法军的尸体后书都:“他们死了多少?”

    “将近两千人吧?”王天风看了一下,顿时抬起头后说道。

    “打仗,那有不死人的,其实我们已经算是一场胜利了,从进入安南以来,我们连续的战斗,在河内消灭了法军一个团,随后我们进入北宁,在哪里也消灭了敌人将近一个两千人,而在这里,也是消灭了两千多,算起来,我们三千多人,损失了七百多人,却换来了对方几千人的伤亡,这已经是不错的战果。”王陵不想自己的士兵出现悲痛,只能安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