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兵抵前线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张庆一向就知道分寸,一般不是什么重要事情,绝对不会对自己这么无礼,早就在十米外就下了马匹,而如今,却已经快到自己跟前,也不见得他下马。这让王陵内心当中,多少有些担忧。

    “老大,出大事了。”果然,跳下马匹的张庆一句话让王陵心口的提拉到了嗓子眼。

    人多眼杂,王陵并没有让张庆说下去,而是指了下将军府方向后道“回去说。”

    既然是重要的事情,作为总督的长顺,也没有回自己的总督府,而是跟随王陵一起,直接返回将军府。

    进入客厅,稍微喝了一口茶后,王陵直接开口问道“什么情况?”

    张庆将自己衣兜当中的递给王陵后道“老大,老头子发现消息,朝廷和英格兰正在做什么交易,根据你大姑爷的意思来。他们讨论的内容,应该是和老大有关系,但是他们无法查探出来是什么?”

    大姑爷?王陵愣神片刻,这才明白张庆说的这个大姑爷指的是张佩纶,因此他仔细想了一下后道“这个事情你去给我查一下,看看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在交易,用最快的速度给我查出来,我不希望南下期间出现什么乱子。”

    “好。”张庆应了一声,随即退出客厅。

    等张庆离开,李亚荣上前给王陵和长顺倒上茶水后淡淡问道“他们会商议什么?”

    长顺品了一口茶水后想了片刻后道:“估计,他们是在想联合对方大帅吧,毕竟这次大帅可是将他们得罪的死死的,切不说一打英格兰远东舰队,二让他们退出马六甲联合防御协议,单单就是这个私自用朝廷的名义开战,这就是造反的大罪。因此我想,他们应该是感受到了威胁,准备联合起来对我们展开行动而已。只是当前,我们还不知道,他们会运用什么样的方式。”

    王陵的分析和长顺有些想通,不过他现在担心的是,对方联合是没有关系,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如果是现在动手,自己就有压力,就无法全部集中兵力南下,而如果是今后,那无所谓,自己完全能够应对。而自己担心的还有另外一点,那就是关外,毕竟哪里当前正在大规模的发展,要是朝廷从蒙古方向东京,然后从山海关两边夹击,到时恐怕就会大事不妙。

    心中的担忧,在加上这里都是自己人,王陵没有任何疑惑的说了出来。

    李亚荣和长顺在心中沉思了片刻后,长顺随即开口道“大帅,以防不测,可以让关外三个将军府辖区兵力外松内紧,一旦发生变故,对朝廷只是击退,而不进攻,不将事情闹大为妙,以免当前南下遭受影响。”

    长顺的建议十分独到,王陵没有不同意的任何理由,当即他就让李亚荣立即给暂时带领管理关外三个将军府下去的关外总督杨士骧发电。

    而做完这一切后,王陵就和长顺来到了地图跟前,再次推延着南下的进攻步骤。

    马六甲,总督府,胡浪阁才吃过早餐,此刻正坐在总督府的椅子上休息。

    才不过喝了一杯咖啡的时间,正要准备揉动下自己有些发酸的双眼,然而总督府那关闭的办公大门却已经被自己的副官推开。

    大踏步过来的副官,直接来到跟前后将手中的一份电文递给了胡浪阁道:“总督阁下,福建水师主力已经会同王陵第一兵团和第一军南下,恐怕不日将会到达我们这里。”

    这么快?

    胡浪阁有些不敢相信,昨日才过三天,而今天王陵就已经动手,这说明,王陵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立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没有丝毫的犹豫,胡浪阁直接下达了命令。

    海面上,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庞大的舰队,将整个运输船队围在了中间的同时,正在用十五节的航速南下。

    运输船航速普遍不是很高,为了照顾运输船,琅威理只能用这样的航速,当然,也是为了进一步的确定打击的目标在什么地方。

    此刻,卫青号司令台内,胡浪阁经济来源地的地图已经全面铺开。而许寿山和丁汝昌已经围绕在了旁边,不听的用手指指点点。

    “根据张庆情报局传来的消息,胡浪阁主要防御的地点是在马六甲,因此在这里,不过是只有两个军的兵力,而海军,朗格已经下令完全抽调回去布防马六甲,因此这边当前并没有海军存在,只有两艘鱼雷艇,我们当前,海面的战斗不会爆发,但是对我们的威胁,还是存在。”琅威理琅指了一下三号区域后道。

    边上的丁汝昌道“三号区域,是最适合登陆的地点,但是这里却有胡浪阁修建的五处炮台,这些炮台最大口径是260毫米,对我们很大。如果我们从四号区域登陆,哪里却是暗礁不断,不利我舰船航行,掩护。”

    许寿山听到这后道:“四号区域完全不可能,这个时候不涨潮,我们的舰队根本就无法过去,因此我提议还是从三号区域进攻,用我们当前射程最大的战列舰,一个个拔掉他们的炮台,然后在用巡洋舰抵进港口,掩护陆军登陆。”

    琅威理沉思片刻后伸出手捏紧拳头道:“那就这么办。

    清晨,才不过七点左右,胡浪阁比喻成为远东经济来源地的西炮台,佩尔揉动着自己的眼睛打着哈气,抱着自己的不轻,一步步的攀爬上了岗楼,他此刻要去换岗。

    迷迷糊糊的,来到了岗楼后,和对方交接完毕,佩尔拿起望远镜看了下远处的海面后,随即丢下望远镜抱起自己的步枪眯起眼睛休息。

    昨晚,他出去喝了花酒,根本就没有睡好。

    大概眯了将近半个小时,担心被查岗的佩尔再次苏醒过来后将枪支放在了一边后举起望远镜往远处的海面看去。

    刚才他记得,天空当中似乎还是万里无云的存在,而现在,远处的天际,却出现了一丝乌云。

    “看来,又是要有一场大雨到来了。”佩尔并没有在意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