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胡浪阁拒绝和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西斯其实在心中已经担心这个问题很久。

    王陵进攻马六甲,一直来就得不到任何的证实,只是听英格兰方面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了自己,而总督以及本土就先入为主的认为,王陵是要进攻马六甲。

    马六甲何等重要,英格兰等过如何会让这个关键的利益轻易损失掉。

    这段时间来,英格兰的态度已经是十分明确,根本不插手,如果真触碰到他们的利益,他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边,这说明什么,英格兰已经默认了王陵。

    既然是默认,那这里面肯定是因为英格兰方面明确知道,王陵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那么,能够让王陵看中的地方,除了马六甲之外,会是哪里。

    定然是香蕉种植地,这个地方,每年能带来多少收益,简直是不敢去想象。

    “总督阁下,王陵真的是要进攻马六甲嘛?西斯沉思了好久后一字字的问道面前的胡浪阁。

    胡浪阁猛的扭头看向西斯片刻后皱眉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西斯见胡浪阁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耐心的将自己的思路给说了一次。

    胡浪阁听完,那脸色都有些微微发出惨白的神色。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好像,真的没有真正的去关注这方面的问题。

    心中原本平静的心,让西斯一下给挑逗起来,胡浪阁在也无法平静,而是带着内心万分的疑惑,回到了总督府沉思着西斯的问题。

    越想,他总感觉到西斯说的是正确的,王陵不会傻到,敢跟好几个国家同时交恶的地步,除非他真认为他的海军天下无敌。

    但是王陵,明显,就没有这个实力。他还真没有狂妄到了这个地方。

    “来人,去叫西斯来一趟。”回到总督府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胡浪阁觉得,有必要,让西斯往那边增援一个师的兵力过去。

    西斯很快就就来到了总督府。等琅威理说明了情况后,西斯低头沉思片刻后道:“总督阁下,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只能看王陵后面的路在说,如果他真的是要进攻香蕉种植地,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海军的优势,迅速在他们登陆两天内,从南部登陆。”

    这……

    胡浪阁沉思了片刻后来到地图跟前片刻西斯后道“来得及嘛?”

    来得及,西斯认真点头后道“来得及。”

    见胡浪阁还是有疑惑,西斯再次开口道“总督阁下,毕竟这只是我们的分析,没有任何依据,当前也只能以静制动。”

    也只能如此了,听到这话的胡浪阁嗯了一声后随即示意西斯出去。

    西斯刚离开,副官随即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后将一份文件递给了胡浪阁后道:“总督阁下,距离清国方面的最后通牒只有五个小时了。”

    五个小时,胡浪阁眯起眼睛想了片刻后道“五个小时后,给他们最后决定。”

    福州,将军府。

    炎热的夏季让王陵在黄昏也不想回到后院当中,他希望在这凉亭下过日子,毕竟靠近河塘,自己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冰凉的气息。

    作战计划已经完全确定,如今,王陵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想要的结果以及他们的计划已经完全了解,下面的人如何去发挥,那就是他们的问题,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必要去插手。

    茶杯中的茶水已经喝完,坐在旁边的李亚荣刚给王陵倒上茶水,王陵蠕动了下嘴唇后问道“还有多少时间?”

    多少时间?李亚荣想了一下后后举起自己军服中的怀表看了一下后道“一个小时后,就是最后通牒时间。”

    快了。王陵缓缓闭上眼睛,今天,那就是最终决定,自己是不是动手的时候了。

    焦虑的等候,大概也就是一个小时十五分钟的时间,透过路边的灯光,王陵见到外面的走廊已经走了过来几个人。

    这两个人穿着十分怪异,前面的那个,穿着长袍,布鞋,走路似乎并没有什么声音,而在后面,却是一个身穿西服的人,人高马大的。走路雄赳赳的,皮鞋更是将木制的长廊踏出咚咚声来。

    李亚荣回头看去,看了下两人后道“恐怕来消息了。”

    王陵放下茶杯站起来走了两步后看了过去,伍廷芳手中抱起一份文件,从那严肃的脸色来看,应答是得到了马六甲方面的结果。

    “什么事?”王陵率先开口。

    伍廷芳几步来到王陵跟前递上文件后道“大帅,胡浪阁已经完全拒绝我们的提议。”

    拒绝。王陵将文件打开后道:“我怕的是他接受呢。”

    自己不担心拒绝,担心的是他接受,一旦接受,自己可真的就不能独自的管理哪里,到时候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屁的作用,而如今,对方居然拒绝了自己,这正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

    “好。”王陵一声好,让一边的伍廷芳脸都绿了。

    这外交没有办理好,他感觉到对不起王陵,而如今却听到王陵说了一声好,他搞不明白,这是王陵在挖苦自己,还是在夸自己。

    王陵可没有在意伍廷芳,他笑了一下将文书递给了李亚荣后道“我担心的就是他接受了我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如今好了,拒绝,这好,我借口就有了。”

    说道这,王陵指了一下面前的伍廷芳后道“伍老你也来了,正好,你们三个都是耍笔杆子出生的人,这种宣战书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三个人来写了。”

    王陵想了片刻后道:“嗯,一定要写的十分悲切,要说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我们这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将我们受到了欺负的事情全部说清楚,不能让对方认为咱们是欺负他,而是他们欺负我们,我们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反击。”

    不要脸,听到这话的李亚荣心中嘟嚷了一声后伸出手后道:“伍老,司徒雷,我们去客厅商议。”

    这种事情,李亚荣知道王陵都不会参加,因此直接就没有叫他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