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管家也是一个狠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百四十九章管家也是一个狠人

    心中烦闷,让奕欣不由得用手不同揉动着自己的太阳穴来缓解一下现在自己内心的疲劳以及无助。

    如此大的事情,自己的四嫂却交给了自己,这里面用意,不用说他都知道。

    四嫂始终还是不想让自己好过,自己这次不管如何决定,一旦获得了成功,到时候胜利的光环就是自己四嫂的,而一旦今后事情暴露,自己不过是四嫂的一个棋子,到时候顶缸的人,断然还是自己。

    不管如何,自己都是被自己的四嫂算计的死死的,根本就无法动弹。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算计着人,奕欣悲愤的叹息想到。

    吱嘎一声,听到房门被推开,奕欣赶紧的将文书准备放进抽屉,然而见到进来的是自己的管家,他也就放心下来。

    对自己的管家,自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这次,对方来联系自己,也是管家在暗中进行。

    “王爷,还不休息嘛,这天都已经晚了?”

    休息?奕欣叹息一声后道“本王也想休息,可是如今,我根本睡不着啊。”说道这,他见自己的管家不明白,随即也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管家是明白了,现在自己的王爷,不知道究竟该何去何从,答应训练新军,那么今后西南的利益,就会全部交给了对方,而不答应,帝国当前却又受到王陵的潜在威胁,不管选择那一条路,到时候遭受损失的还是朝廷。

    这的确是不好选择,而另外一条,那就是当前这个决策,是让王爷来决定,而上面的用意,也不过是在用王爷来做好替罪羔羊而已。

    三个都是对王爷有损害,王爷不能这么容易的下定决心,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你觉得,我该如何去选择?”奕欣看向了面前的管家后问道。

    管家是自己的朋友,同时,也算得上自己的谋士,对于管家的建议,奕欣一般都会认真的听取。

    管家见奕欣认真的问自己,随即拱手道“王爷,国策的事情,奴才不敢轻易断言,不过既然王爷让奴才说,奴才也只能说出自己的建议。”

    “你说,无罪。”奕欣稍微抬手道。

    管家这才深吸一口气后道:“王爷,其实对方想要给我们训练三十万新军,不过是想借助我们的手消灭王陵而已,毕竟王陵这段时间来,给他们造成了麻烦,他们又不敢跟王陵撕破脸,所有才来找上我们而已,至于西南的利益,答应是一回事,今后执行不执行,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话怎么讲?奕欣皱眉的看向了身边的管家想到。

    管家见到奕欣不明白,笑了一下后道:“王爷,西南利益,特别是藏地的利益,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大清国的一部分,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也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插手,当前,他们手想要伸进来,而且还是用给我们训练的方式,这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本来我们绝对不能答应,但是,当前,咱们完全可以答应,但是必须要提出一点,那就是王陵消灭后,在提这个事情。”

    哈哈

    奕欣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管家的意思,这个西南的利益,会给你,但是会在王陵剿灭后,如果王陵不消灭,这个事情免谈,而朝廷到时候消灭了王陵,自己答应不答应,那就得问问自己朝廷的军队答应不答应。

    “你可是让我豁然开朗啊,这么以来,到时候我们就算死不承认,那有如何,真要跟我们开战,咱们能够灭了王陵,难道还会惧怕他们不成。”

    管家应了一声后道“王爷,正是这个意思,一旦我们消灭王陵,立即让前线将领随即西进入西南布防,不准任何人进入,那时候,他们就算想要,也得看看朝廷答应不答应。

    好算计,听到这话的奕欣哈哈大笑起来后道“如此以来,咱们这就是借刀杀人的同时,也维护了我大清国的利益,而没有任何损失。”

    完全是这样,管家狠狠点头算是承认了自己的想法。

    有思路了,奕欣微微闭上了眼睛后看向了身边的管家道“你知道该如何去处理了吧,不过要告诉他们,必须训练四十万新军,不然一切免谈。”

    “奴才明白。”管家嘻嘻笑了一下,转身退出了书房。

    福州,将军府,才吃过早饭,王陵准备去一趟作战室内再次推断一下陆军以及海军给自己的作战计划,然而还不曾等到自己出门,张庆已经从院落外走了进来。

    见到张庆,王陵似乎感觉到事情不对的看了下身边的几个将领后道“你们先去研究一下,我随后就来。”

    几个将领应了一声后随即开始往作战室走去,而王陵却是站在了门口等候张庆。

    “老大,京城有动静。”

    京城?王陵蠕动了下嘴唇。

    前段时间,张庆就给自己汇报过,英格兰方面公使馆走动总理衙门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这让张庆感觉到自己不对劲,当时自己不曾注意,但是自这英格兰方面在放弃马六甲方面后,王陵这次让张庆注意一下这边的情况,如今看来,应该是张庆查到了什么消息,不然张庆如何会在这个时候来告诉自己京城动静。

    见左右没有人,王陵让张庆进入书房后这才问道“什么情况?”

    张庆深吸一口气后道“老大,昨日,六王突然去了褚秀宫,和哪位老佛爷谈论了将近三个小时,中途,甚至让所有人离开褚秀宫,具体谈论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从我们内线汇报情况来看,六王在出门后,一直心事重重,似乎是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不能决断一样。”

    六爷奕欣,是王陵最钦佩的人,虽然说有时候他做了一定的措施,但是那是为了他的朝廷和他家的江山在着想,所有对于这个人,王陵恨不起来。稍微沉思了片刻,王陵指了下张庆后道“迅速搞清楚情况,他们究竟是在搞什么,另外,查一查英格兰方面,我估计,这次事情,和他们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