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最后的晚餐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百四十四章最后的晚餐

    李亚荣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她有些不明白王陵让自己看什么。

    王陵笑了一下后随意的坐在一个台阶上后道:“看看他们幸福嘛?”

    幸福?李亚荣仔细看了过去,街道上的人来来往往,每一个人脸上,并没有什么苦涩的表情,一个个脸上都带上了笑容,而不少的孩子正笑呵呵的在街道上你追我赶的、笑嘻嘻的,而一些老人却坐在一边看着那笑小孩。

    “幸福,不会遭受到任何战争的危害,但是你知道嘛,十年前,这里的百姓一个个都是惊恐万分,为什么,外人打进来了,他们害怕,害怕自己会死掉,害怕自己一切会被抢夺,这福州城,当初那么多人,惊恐度日,惶惶不可终日。有钱的人往内地撤离,没有钱的人却自能等死。那种场面,我亲生经历过。”王陵看向远处的小孩道。

    稍微回头,王陵看向了李亚荣后道“你觉得我残忍,让几百人的性命来找一个对对方开战的借口,可是我没有办法,如果不趁现在这个世界局势是弱肉强食的时代,为华夏构建一条坚固的防线,那么今后,一旦世界是和平主导世界,我们就会遭受到很多的威胁,为了华夏百姓能够不在遭受这样的威胁,不在遭受外人攻击,我只能如此冷漠。”

    这个?

    李亚荣没有想到王陵是因为这样才会变得如此冷漠。

    “用几百人或者几万人的性命,来让数十万,数千万的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我认为值得,哪怕就算是要我王陵的性命,或者是要上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如果能够让华夏百姓不在遭受苦难,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去我的性命。”

    “别说了。”李亚荣双眼有些红润,自己的相公在为华夏谋求强大,可是自己却对于他的计划不理解,这让她感觉到内心十分难受。

    “好了,回去吧,这个事情,你知道就行了,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外围现在在渐渐的稳固,但是内部,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要走。”

    什么?李亚荣皱眉的看着面前的王陵,她有些不清楚,这内部指的是什么。

    稍微沉思,她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朝廷?”

    哎……

    王陵叹息一声后道“和朝廷,早晚都会开战的,到时候,就是你死我活的一场决战,我不想那一天到来,但是看当前的情况,恐怕这一战,在五年内,在所难免。”

    这?李亚荣不明白王陵为何有这样的推断,但是她没有想去询问,现在,自己该要做的,就是协助自己的相公,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呜呜呜……

    马六甲外港口,威远号巡洋舰舰桥上,舰长梁云静静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对身边的大副笑道“还真的是看得起我们啊,三艘巡洋舰,五艘巡洋舰出来欢迎。”

    大副笑了一下后道“不过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而已,他们估计还认为,我们这次是来刺探情报的。”

    梁云笑了一下后道“不过这次他们是真的太高看自己了,对于他们,还需要刺探什么情况嘛,不过既然对方要如此高看自己,我们也不能让人家小看,告诉大家,打好精神,进入港口。

    呜呜呜……

    威远号和伏波号几乎同时发出汽笛声,在西班牙远东舰队的带领下,进入马六甲军港。

    总督府,从总督府的顶楼,能够清楚的看到港口的情况,此刻,胡浪阁正举起望远镜,静静的看着停泊在了三号码头上的威远号和伏波号。

    咚咚咚……脚步声从后面传来,胡浪阁回头看了过去后,随即方向望远镜后道“他们都到了吧?”

    副官应了一声道“都已经到了,朗格司令亲自在港口迎接,并且将会在今天晚上举行欢晚会,明天中午,根据我们的安排,他们的海军将会参观我们陆军的演习。”

    既然要恐吓,那就要来一场大的,也就是让来侦查情况的王陵海军,要知道海军的强大,同时也要让他们知道,咱们陆军的强大。

    胡浪阁十分满意这样的安排,他笑了一下后道“我这次就看看,他王陵拿什么来进攻”

    已经是深夜了,整个码头已经恢复了平静当中。

    威远号司令台内,除了值班的士兵外,其余的官兵早就已经入睡。

    司令台内,梁云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而在他对面,却是做着自己的大副。

    而在这桌子上,却是摆放了一桌子的好菜还有两瓶好酒水。

    梁云伸出手将酒壶中的酒给大副倒上后品了一口后道“后悔嘛?”

    两个舰长和大副,是唯一知道这次访问真正目的是什么的人。

    那就是,自己炸沉威远号和伏波号,将一切责任推到他胡浪阁方面。

    大副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完后道“我没有后悔,人总是有死的时候,只是看我们死的有没有价值而已,老死,估计除了自己的家人,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这一次,我们是在为华夏而死,为整个华夏的安危而死,这种死,有意义,说句不好听也是自私的话,起码今后的历史上,能够写下我的名字,让万代敬仰,这就已经够了。”

    梁云没有想到自己的副官有这样高的觉悟,他深吸一口气后道“能够跟你这样的人结交,而且还结伴而行,这一辈子,我也算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上走一趟。

    说道这,梁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根据离开时候琅威理司令的交代,为了以防万一,舰队到的当天晚上,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就要炸沉战船,以免夜长梦多。让对方起疑心。

    如今,距离行动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不到了,梁云也只能和自己的大副喝喝小酒,等候着时间的到来。

    啪……

    将一副酒水和饭菜吃完后,梁云笑呵呵的站起来后道“这他么的,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