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嘛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百四十三章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嘛

    王陵最大的一个优点,那就是放权,他只是个指挥官一个想要的结果,然后就让下面的人自己去发挥,这一点,不管是在陆军海军海军方面的人,都对王陵佩服的五体投地,任何人对王陵忠心耿耿,这也算是有其中的原因。

    “大帅,那对他们发出访问的事情?”琅威理想了片刻后问道。

    王陵扭头看向了边上的张庆后道“去个司徒雷发个消息,就说……就说……?”说了半天,王陵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当前他也不知道究竟琅威理要牺牲那两艘舰船。

    “你一会回去商量好了直接去找司徒雷,然后让他那边到时候发出消息就是了。

    马六甲总督府,胡浪阁难得的平静下来,以前,因为王陵的海军在维修,他在害怕,而如今,真的当这海军完全休整完毕的时候,那种内心的害怕,居然消失不见了,这让他自己都感觉到有些想不明白。

    咚咚咚……脚步声的沉重冲外面传来,胡浪阁关上了自己的文件看向了来人,这是主管外务的副手毕林尔。

    毕林尔的到来,胡浪阁十分疑惑,毕竟毕林尔主管外务,几乎不怎么道这里来,而现在。

    “总督阁下,刚接到清国公使馆消息,福建水师威远号、伏波号舰船将会在三天后对我们进行友好访问。”

    什么?胡浪阁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毕林尔吃惊问道“你说什么,友好访问?”

    毕林尔认真点头道“是的,他们说,为了增强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同时也是为了让我们更加友好发展,因此派出舰队,对我们进行友好访问。”

    没有这个简单,胡浪阁接过电文看了片刻后道“来人。”

    一个侍卫走了进来看向胡浪阁,胡浪阁直接开口对侍卫道“立即叫海军司令朗格。陆军司令西斯来总督府,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过来。”

    而一边的毕林尔见总督发出这样的命令,也疑惑的问道“那总督阁下,现在我们该如何回复?”

    “暂时等等。”胡浪阁蠕动了下嘴唇后道。

    片刻时间,西斯和朗格已经来到了胡浪阁旁边。

    胡浪阁没有多话,而是直接将福建水师即将访问的消息递给了朗格。

    朗格接过来看了一下后道“我们和他们海军,从来就没有任何瓜葛,怎么会突然之间说跟我们进行友好访问呢?”

    一边的西斯想了片刻后道“威远和伏波两艘舰船,这可是对方的巡洋舰,会不会,是他们来刺探我们海军情况的?”

    西斯一句话,让胡浪阁内心也在往这边移动。

    王陵狼子野心的想要南下的时间已经很久,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动作,那是因为他的海军还没有完全的休整完毕,而如今,这舰船才整编,这混蛋就装模做样的居然利用清国的文书来说进行访问自己。

    这他么的简直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拿着鸡毛当令箭。来访问是假的,来对朗格的海军进行刺探才是真的。

    “这么说来,对方是来刺探我们海军消息的。”胡浪阁沉思了片刻后道。

    一边的副官听到这里后道“总督阁下,很有可能,我们的舰船当前实力并不是很弱,他们肯定是要探听我们的虚实,因此我们一定要拿出最大的战斗力来,震慑这刺探消息的王陵海军,让其不敢轻易决定对我们进攻。”

    副将的分析,让胡浪阁直接明白过来,他看向了一边的外务主官毕林尔道“告诉他们吧,我们欢迎他们的到来。”

    其实内心上,胡浪阁并不希望福建水师南下访问自己,他内心是想要拒绝,但是一想到王陵那人不要脸,他不敢。

    如果拒绝,王陵恐怕直接就给自己扣押一个帽子,看不起大清国,然后用这样的理由来额对付自己,到时候自己哭都没有地方哭去,因此,拒绝是不能拒绝,那么,也只能是接受他们过来访问。

    正如副官说的,如果对方真的是来访问的还好说,如果不是,那就用强大的海军力量,对他们进行一场威慑,让他们知道,帝国海军,并不是那么弱小。

    来吧,让你见识见识,以前你遇到的海军,不过是二流而已,让你真正的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古老的海军,什么才是真正的海军,这次,我要打破你不可战败的神话。

    等到众人出去,胡浪阁捏紧自己的拳头,看向了东方后冷冷想到。

    啪……

    王陵将茶杯放在了边上的椅子上后淡淡问道身边的李亚荣道:“海军出发了嘛?”

    李亚荣嗯了一声后道“已经出发了,今日早上出发的。”

    听说海军已经出发,王陵淡淡的点头后随即闭上眼睛道:“这次,两艘舰船上的官兵,不管生死,抚恤金方面,一定要多,一定要厚,不能亏待了这些为华夏奋斗的人。”

    王陵刚说完,李亚荣心中就感觉到一些的忧伤,为了南下,找了这个借口,却要用几百人来牺牲,这样做,究竟值得不值得。

    “值得嘛,舰船一旦发生爆炸,而且还是在深夜爆炸,那时候官兵几乎都在睡觉,用几百将士的性命,来寻找如此一个借口,这真的值得嘛?”李亚荣有些不满的问道。

    她感觉到王陵有些铁石心肠了,以前的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王陵见李亚荣脸上似乎有些不忍心,他如何不知道李亚荣是责怪自己太过残忍,深吸一口气,王陵直接走到了李亚荣跟前后淡淡的看向了远处后问道“是不是觉得这次我真的十分残忍,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

    李亚荣嗯了一声,他就是有这样的想法。

    王陵见李亚荣点头,并没有进行任何的责备,而是拉着李亚荣走出了将军府,来到了大街上。

    “看到了什么?”王陵开口问道面前的李亚荣,李亚荣左右看了过去,除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之外,她也看不出,这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