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战舰维修困难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将军府后花园,从军事学院回来后,王陵直接就来到了后花园当中。

    从今天和海军陆军方面的探讨来看,海军方面的主要问题,那就是战舰威胁的问题,而陆军方面,却是药品以及天气炎热的问题。

    马六甲一带属于热带,天气炎热,简直就是火炉一样的存在,这福建,已经算热的,但是和对方比较,那简直没有办法比。

    另外,那边毒蛇猛兽的十分多,而且天气十分不稳定,也许这个时候天气晴朗,但是一个小时后,就是大雨倾盆。

    “亚荣,你大姐现在在什么地方?”王陵低头想了一下陆军方面的问题后,问道了身边的李亚荣。

    当前,自己的大老婆那可是医院的人,有些事情,需要问她,才能得到准确的答案。

    李亚荣知道王陵提的是左夏琳,她想了一下后道“前两天大姐说他去杭州护士学院,进行开业典礼。”

    “让她用最快的时间,回来,你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去一趟船政局。”王陵想了片刻开口道。

    陆军方面得问左夏琳,而海军方面,那就得询问一下裴阴森。

    福州船政局,正在地图室研究军舰的裴阴森听说王陵来了,顿时放下了手中的伙走了出去开口道:“不知道大帅到来,属下有失远迎。”

    王陵赶紧伸出手拦下了裴阴森要对自己敬礼,他笑了一下后道“裴老这是在吓唬我了,我哪里能够承受你的大力,今日来这里,是有些事情要询问一下裴老。”

    听说有事,裴阴森想都没有想直接道:“大帅,书房说话。”

    进入书房,裴阴森亲自给王陵倒上茶水后问道:“大帅有什么询问的,请说。”

    王陵慢慢品了一下茶水后,随即将今日召开军事会议的事情说了出来,特别是海军方面,更是让他重点提到,

    多久恢复战斗力,裴阴森听懂了这个问题,也就是战舰什么时候能够休整完毕。

    裴阴森低头想了片刻后道“大帅,这一点我不敢给你保证,主要是我不主管这方面的工作,我叫来维修船坞的负责人你问问。”

    见王陵点头,裴阴森随即走了出去,大概几分钟后,他就回来,和王陵闲聊的同时,等候负责人的到来。

    大概等了将近十几分钟的时间,负责人就已经来到了王陵身边。

    对于王陵,这负责人简直就是十分兴奋的参见后,随即开始认真听王陵的问题。

    负责人果然是专业的。

    根据他的意思,当前左宗棠号战列舰已经进入尾部工程,大概五天后就能够进行出船坞,而出去后,随后就是卫青号,最后就是其他从太平洋舰队俘虏的战船,如果算上其他几个船坞,最快,也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维修完毕所有的战船,而且这还是二十四个小时,工人直接不休息,进行两班倒的工作。如果按照正常工作,没有半年,这个事情想都别想。

    难了,听到这话的王陵感觉到自己是想的太简单了。

    无奈下,在得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他只能辞别裴阴森,回到了将军府。

    哎……

    重重的一声叹息从书房传来,李亚荣听到这一声叹息,也为自己的相公感觉到难受。

    最快需要三个月,这,根本就等不起,现在是四月分,等三个月,那就是七月份,马六甲最炎热,气候最不稳定的时候。

    也就是最不容易展开战斗的时候,如果要等三个月,那么战斗只能推迟到入冬,这么以来,时间上,值当就推迟了将近七八个月的时间,这对于进攻一方是安全不利的,对手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进行大量的准备。

    “根据你的计划,是要在六月底展开进攻,然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光是维修战船,就需要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七月份。难道我们要退役作战时间?”李亚荣上前问道。

    推迟,王陵叹息一声后回到椅子上后道“如果没有办法的话,我们恐怕只能推迟时间,海军方面战斗力不恢复,这次就无法对马六甲的远东海军进行压制打击。”

    海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王陵有些茫然的闭上眼睛,想要相处一个如何提高效率的办法来,然而想了半天,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着手。

    船政局的船坞就那么几座,自己直接用起重机将军舰调动起来维修,问题就算自己有这个心思,但是也找不到这么高的起重机不是。

    “老大。”正在疑惑当中,张庆从外面一下钻了进来。今日从军事学院离开后,张庆并没有随同王陵一起回来,而是去了军事学院的情报系进行了指导,说是去指导,其实就是让在场的学生,效忠王陵,效忠王陵,还是效忠王陵,张庆,容不得任何一个人对王陵不忠诚,谁要是不忠诚,谁就是他暗杀的对象,哪怕老大说要取老妖婆的脑袋,他也敢直接下手,不会犹豫。

    “耶……老大,你怎么心事重重的,这不像以前的你啊。”张庆直接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端起了早就冰冷的茶水喝了一口问道。

    哎……

    看到张庆那样子,王陵都不知道说什么,而一边的李亚荣却是将当前王陵的烦恼给说了出来。

    张庆听完后并没有理解,而是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让王陵一下抬起头来后看向张庆问道“你他么的笑什么,没大没小的。”

    张庆的确是感觉到好笑,他笑呵呵的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后道“老大,你也是聪明到天的人了,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就如此想不明白呢。”

    我他么能够想明白才有鬼了,三个月,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王陵叹息一声想到。

    张庆见王陵还是有些不明白,他笑了一下后站起来道“老大,我从跟随你的时候,你就告诉我很多事情需要借力打力,这些年来我都在学习,只是我不明白,怎么这次你就忘记了使用这个方法了。”

    啥意思?王陵眨眨眼睛抱起双臂看向张庆问道“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