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还是有大行动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外务总副使,是王陵自己设立的一个官衔,那是统领着整个闽浙、关外三个将军府下去的一切外务第二把手,第一把手就是现在的伍廷芳。这相当于外务副大臣。

    “你你让我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难道就不怕我会乱来。”司徒雷惊讶的问道。

    王陵哈哈一笑后道“你会嘛?”

    这个,当然不会,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除了跟随王陵外,自己还能够去跟从谁。只是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遭受对方的暗杀,如果因为这个事情出错,那恐怕。

    王陵见司徒雷十分疑惑,知道他心中是害怕,因此他想了下后道“你放心吧,我已经给你想好了,你加入我大清国,我就不相信,谁敢对你动手。”

    大清国现在已经不在是当年的那么软弱,很多人想加入,都没有这个资格,而如今,王陵居然邀请自己,自己还能够有什么好说的,当即他站起来后道“好,我答应你,给你暂时管理。”

    有了司徒雷这话,王陵也就十分放心了,他指了下司徒雷后道“你去跟伍廷芳一起工作吧,希望能够见到你们两个发扬我们文明人的素质。”

    文明人。司徒雷内心苦笑了一下,如果王陵都算是文明人的话,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文明,只是他现在已经是王陵的属下,也不能在说什么,而是应了一声后退出了客厅。

    “让他担任副总使,你就那么放心?”等到司徒雷出去后,李亚荣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王陵看了下已经远去的背影,再次看了下面前的李亚荣后端起茶水道:司徒雷的本事是有的,既然他没有了退路,那我们何不给他一条道路去走,而且,他加入我大清国,那就是我大清国的一份子,有能力,为何不用,当然,如果今后他要做出什么对不起华夏的事情,我会让他后悔一辈子来到这里。”

    喝完了茶水,王陵眯起眼睛微微闭上片刻后问道“对了,运输船已经到了嘛?”

    李亚荣嗯了一声:“到了,昨天就到了,估计今天就会返回,而太平洋舰队已经出发。将会很快到达夏威夷,进行驻扎部署。”

    夏威夷,港口外,五六艘打捞船正在不停的工作,将已经沉没在港口的扬威号和两艘运输船只进行打捞,而港口外,停泊在海面的十几艘运输船正停泊在海面,他们此刻,靠着军舰,只不过三十米的距离,而此刻,无数的踏板,已经搭建在了上面,从夏威夷方面招募过来的工人,正在来回的将煤炭从运输船转移到军舰当中。

    卫青号战列舰上,已经经过了简单修补的舰船虽然还没有恢复以前的战斗力,但是那恐怖的战列舰主炮,依旧威武的立在了甲板上。

    舰桥上,琅威理看着从昨天下午开始忙碌的海面片刻后回头问道了身边的大副道:“还要多久才能够完成装运。”

    副官想了下后道:“估计还有两个小时,各舰舰船将会完煤炭装运。”

    两个小时,琅威理想了片刻后道“加快速度,在今天下午三点前,我们要离开这里。”

    琅威理刚说完,许寿山已经从里面走了进来后道“怎么这个着急?”

    琅威理见许寿山出来,随即将一份电文递给了许寿山后道“大帅命令,煤炭装运完毕后,立即带除第一旅外,其余舰船第一兵团,全部返回马尾,另外,北洋水师这次也不返回威海卫。而是暂时进入马尾。”

    啊

    许寿山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琅威理,他一把将电文抓起来看了下后皱眉道“北洋水师不返回威海卫,是不是有什么重要行动?”

    琅威理也不敢肯定,但是他想了一下后道:“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要对西班牙准备进攻了,不然的话,北洋水师在这里装运煤炭后,可以直接返回威海卫,而大帅的命令却是让北洋水师不返回,而是回到马尾,这说明,大帅那边已经清理了障碍,剩下来的时间,也就是对马六甲展开行动了。”

    “好。”许寿山笑呵呵的将电文放在一边后道:“我就是喜欢这种日子,不用看谁的脸色,看不惯就打谁,想起十年前,对方都已经逼到我们的军港一个多月,我们却不能动手,在想想现在的日子,这才是海军。”

    琅威理笑了一下,他明白许寿山的心情,当年,法兰西舰队停靠在了军港一个多月的时间,福建水师硬是没有动手,想想那种日子的确是憋屈,而也就是那个时候,那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兵的大帅居然力缆狂澜,胖打了一顿孤拔,让孤拔最后活活的气死在了舰港,而如今,在大帅统领下,三个主力舰队已经成为规模,虽然说不敢横扫世界,但是当前,在亚洲,谁敢出来争锋,就算他远东舰队,现在也得当孙子,不敢大要打扮的进入大帅的疆域。

    “这都是大帅指挥有方啊。”

    那是,许寿山笑呵呵的看了一下面前的琅威理后道“如果当初,不是大帅将你捆绑过来,也许就没有你的今天了。”

    琅威理呵呵一笑,他怎么来的福建水师,水师只要是当时一起走到现在的,都是明白的,自己是被捆绑过来的,当时自己十分怨恨,但是如今,哪里来的怨恨,自己的能力得到了最大的发挥,也得到了王陵的器重。

    不过,有喜有悲,英格兰方面,现在对自己是恨的入骨,说自己出卖了祖宗,这话听起来是有些不舒服,不过现在,自己是华夏人,又不是他英格兰人,这想一下,自己也要好受一点。

    淡淡的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已经在慢慢打捞起来的扬威号和两艘运输船,琅威理一口气后道“他们都是好样的啊,当初如果不是他们的牺牲,恐怕也没有今天的结果,这个事情,回去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上报一下大帅,看看9能不能,让人记住他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