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吃哑巴亏的克利夫兰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南下障碍已经清楚,现在海军方面还有一场大的战斗需要战斗,那就是和马六甲胡浪阁的西班牙远东舰队作战。

    西班牙远东舰队的兵力,当前已经增加到了战列舰三艘,巡洋舰五艘,外加上还有一些老古董,加起来的力量,也不在少数。

    要打马六甲,首先就是要消灭对方海军,然后舰队掩护陆军登陆,随后,那就是要做好对方反扑的准备。

    从目前情况来看,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根本不利分兵,只能合在一起,而李亚荣的这个方案,却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看很好,就这么定了,电告琉球程璧光,带领太平洋水师全部家当,离开琉球府,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转移夏威夷,另外,让炮台设计局的人去一趟夏威夷,将哪里设置炮台。至于其他的,就按照你的意思办理就是。”

    “知道了。”李亚荣笑了一下后看向张庆,张庆已经完全明白,因此转身退出了房门。

    华盛顿,总督府,克利夫兰刚放下手中的文书,然而奈斯却已经一脸悲催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道:“总统阁下,刚才天津方面向各国公使馆正式下达文书。”

    文书,什么文书?克利夫兰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奈斯。

    那清国天津方面,会给各国公使下达什么文书,这让他奇怪。

    奈斯沮丧的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克利夫兰后道“总统阁下,天津总督府代表大清国发出公告,夏威夷王国从即日开始,成为大清国友好防御联合对象。

    翁

    克利夫兰感觉到脑袋快炸裂一般,这个公文,那不就是直接在告示各国,这夏威夷可是大清国的,你们别乱来。

    大清国不可怕,可怕的王陵,才七八天的时间,自己的一个舰队就让对方差不多打的全军覆灭,在加上前次和英格兰的战斗,已经让王陵的海军名声大起,谁他么的敢在这个时候去动他的地盘,那就是在找死的行为。除非,自己是不想活了。

    “预料当中的事情,不值得去想,对了,司徒雷这个人找到了嘛?”克利夫兰不会去在意这个预料当中的事情,而是问道奈斯关于司徒雷的情况。

    司徒雷自从当天在签署协议后,就不见了踪迹,虽然说奈斯已经下达特工去寻找,但是却根本没有找到。

    这个人留下,对于自己,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如果他将事情说了出来,到时候自己的名誉将会一下低落,总统位置肯定不保。

    因此,司徒雷必须要除掉,而且还要干净的除掉。

    奈斯正是要汇报这个问题,他看了一下克利夫兰片刻后道“总统阁下,恐怕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对司徒雷下手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此人上天了不成,还是说投靠了谁不成,怎么就杀不了了,克利夫兰疑惑想到。

    奶酥见总统不明白,叹息一声后道“总统阁下,司徒雷已经在王陵情报局的保护下,顺利进入福建,并且进入福州将军府。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上帝啊

    克利夫兰伸出手来在自己的额头上拍打了两巴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司徒雷,居然去找了王陵。

    悲愤啊,司徒雷找谁不好,非得找这个,这王陵本来就是一个小人,他留下司徒雷,那就是为了牵制自己,如果自己要是在担任总统期间对他有什么小动作的话,没准,王陵就会将司徒雷给拉扯出来,公布这次用三千万白银购买舰船的问题。

    进入将军府,那就是值当进入了保护圈,将军府,看起来很平静,但是里面却是高手如云,光是保护王陵外围的特工,都是顶尖的特工,更不要说里面,还有军队巡逻,更是又从民间征调的高手,这些人,那个不是身经百战。层层防御,谁进去,谁就得倒霉。

    “哎”

    沮丧的叹息,克利夫兰看了下身边的奈斯道:“看来,今后我们不得不小心应对了,刺杀司徒雷已经完全失败,从此对于王陵,我们要小心,这家伙,有了司徒雷,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咬了一口,到时候疼是小事情,丢掉了自己的老命那才是最严重的”

    奈斯也是这个意思,他应了一声后随即点头道:“明白了。

    将军府客厅,王陵笑嘻嘻的将昨天才到达将军府的司徒雷迎接进入将军府客厅后道:“司徒雷阁下,早就听老头子说你是一个难得的外交人才,能力不在伍廷芳之下,我对你是仰慕以及啊,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寻常,不亏是人高马大的人啊,外交绝对是一流的存在。”

    王陵早就收到了李鸿章的电文,电文中说这司徒雷是难得的外交官,让王陵不要浪费,而是要跟琅威理一样的运用起来,如果司徒雷能够协助外交,到时候王陵砸外务上面的事情,将会更加如鱼得水。

    王陵已经将这个事情几下,因此今日,他见司徒雷,也是想询问一下司徒雷的意思,能不能跟自己干,不能的话,那自己不勉强。

    司徒雷都让王陵这个动作给搞蒙了,本来他以为自己将会被囚禁,可是如今,王陵却如此对待自己,这让他感觉到有些阴谋,稍微沉思,司徒雷看了下王陵后问道:“王大帅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如果是有的话,请直接说吧。”

    司徒雷如此进入主题的问话,让王陵十分欣赏,他颔首点头道:“是有事情,如今,美利坚那边已经无法在容下你,克利夫兰已经对你下达了追杀令,因此,他们已经背叛了你,否定了这么多年来你的努力,要将你除掉,他们不要你了,但是我十分看重你的才能,希望你出任我闽浙外交副总使的职务,协助一下外务部,开战外务工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外务副总使,听到这话的司徒雷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作为外务上的老人,他如何不明白,这外务副总使者的职务,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