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偷梁换柱的克利夫兰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百二十七章偷梁换柱的克利夫兰

    王陵心中清楚,这刺老对于自己的生命是十分看重的,绝对不会不管这两万多人,另外,克利夫兰也需要担任他的总统。

    李亚荣和张庆见王陵如此自信,也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而是淡淡的点头,他们都拭目以待,看看后面是什么情况。

    总统府,看着上面的文书,克利夫兰已经有一天时间没有吃下任何饭菜。

    昨日奈斯的那一番话,让他冷静下来后,也流下了一场悲痛的泪水。他没有想到,自己为了国家开辟西进的道路,却没有想到被王陵在中途腰斩,现在让对方给完全打败,军舰被俘虏,士兵被俘虏,太平洋舰队主力,当前已经完全让王陵给扣押,还要逼迫自己,用两万白银给贩卖了。

    这不叫卖,这叫送,是送。

    “总统阁下,该做决定了,这几天国会已经越来越叫嚷的厉害,我们必须要尽快决定,平息这个事情。”奈斯低头沉思了片刻后道。

    克利夫兰看了下面前的奈斯,他知道奈斯是为自己着想,可是这文件,签署下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毕竟那些人不会放过自己用两万白银给将军舰贩卖。

    “难啊,他们不会放过这两万白银的。”克利夫兰叹息一声道。

    奈斯看了下面前的克利夫兰片刻后道“总统阁下,当前,我们也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化解这场危机了。”

    什么办法?克利夫兰看着面前的奈斯。

    奈斯坐在沙发上片刻道“偷梁换柱。”

    偷梁换柱?克利夫兰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奈斯。

    奈斯也是昨日才想到的,当前,两万白银将舰船卖了,这是定然不行的,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也就是一个,在文书上不写两万白银,而是三千万白银。至于这后面的钱,那就只能是让克利夫兰自己拿钱来垫给国库,不然的话,这个事情就无法解决。

    三千万?

    克利夫兰皱眉看向奈斯,这可是三千万啊,不是三万。

    “奈斯深吸一口气见克利夫兰十分犹豫,开口道:“总统,难道你保全了自己的总统位置,还找不回来这三千万嘛?”

    克利夫兰愣神一下,低头陷入了沉思当中。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笑呵呵的看着刚才司徒雷送来的文书后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容,一边的张佩纶十分疑惑的问道“岳父,什么事情让你感觉到如此好笑?”

    李鸿章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面前的张佩纶道“看看吧,这克利夫兰居然也会偷梁换柱了,既然让我们在协议上书写的是三千万白银。”

    三千万?张佩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李鸿章。

    李鸿章笑了一下后道:“还不明白嘛,这人三千万,是他自己去想办法,毕竟他需要一个交代,不然他们国会,怎么可能会放过他,成全他吧,告诉王陵,这三千万就别打人家主意了。”

    福建,王陵看着李鸿章传达过来的电文是一脸的不高兴,这周围的人说自己是势利眼也就算了,可是老头子都说自己势利眼。

    什么叫三千万别打人家主意了,自己是那种臭不要脸的人嘛,是什么钱都要的人嘛。

    “哼,太小看我了,我根本就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啊。”王陵叹息一声拍打着电文。

    这一句话,估计现在在场的李亚荣和张庆是没有谁相信,连李鸿章都不相信的,有什么值得信任的。

    “老大,平心而论,你真没有打三千万的主意。”张庆笑了下问道。

    这个?王陵咬了下后无奈道“是想过,可是这钱咱们不能要,毕竟有得钱,是不能要的,要了烫手,去告诉老头子吧,这签署协议的事情,我不参与,也不管,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前些年,他签署那么多不平等的条约,可算是臭到了茅坑,如今,就让他好好的去清洗一下,希望人们能够重新认识,毕竟当年,他也是没有办法,不签,朝廷还是会去签署。”

    张庆嗯了一声后将王陵的意思记下后走了出去将消息传达出去。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接到了王陵的文书后就没有做任何的耽搁,而是通知司徒雷来签署这份文件。

    司徒雷是最明白这个事情的人,因此一大早的,他就来到了总督府的客厅当中。

    本来就是一份协议,所有就没有什么重视,整个客厅当中,不过是只有李鸿章还有一份文件而已。

    “司徒雷公使,签署了这份文件,咱们就算两清了。”李鸿章笑眯眯的指了下上面的公文。

    哎

    司徒雷叹息一声,他今天知道,自己只是来签署协议而已,没有任何的发言权,而且,昨晚这个事情后,自己还是规规矩矩的申请调离这里,从此在也不要在这个地方受苦,这他么的,也实在是太难混了。

    好在,这些年,自己在这边,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财产,也算是不亏。

    哼

    冷哼一声的司徒雷拿起钢笔刷刷的签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名字一书写完毕,他内心就在滴血,强大的舰队就两万白银就卖了,这要是说出去,还让国家的脸面摆放在了什么地方。

    “总督阁下,在下告辞了。”看着已经交换的文本,司徒雷拿起来抱在手中后就要起身离开。

    李鸿章见司徒雷要走,赶紧开口道“司徒雷公使阁下,你就这么走了嘛,不跟老夫聊聊天什么的。”

    聊你妹的聊,老子现在心情不好的很,司徒雷没有想到现在李鸿章还来洗刷自己,他深吸一口气后忍下了自己心中的愤怒平静道“我们有什么可以聊的嘛?”

    “当然有。”李鸿章笑呵呵的站起来拿起拐杖走到了司徒雷跟前看了片刻后道“如果是关系到阁下性命的问题,我想你还是有兴趣跟老夫我谈一谈的。”

    什么?性命。谁要自己的性命,司徒雷咽下一口唾沫后一脸紧张的看着面前的李鸿章道“总督阁下。你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