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老将冯子才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见到几个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当即笑了一下后指了一下面前地图的凉山地区后看了一下面前的几个人后说道:“目前波里也的主力都集中在了凉山地区,虽然说目前,从凉山有几条道路通往河内,但是波里也不会去选择其他的路,原因是,这其余的路,都没有这里宽敞。波里也在得到河内失守后,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往河内赶,而最快的道路,也就是这里,因此,他们定然会经过这里,另外,波里也对于我军,还是有一种轻视的情况,他断然不会相信,我们会在北宁来设伏,因此绝对会大摇大摆的进入我们的埋伏圈。”

    王陵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明白了过来,当即,周开以及几个人都点了点头,对王陵的计划佩服的五体投地。

    广西,镇南关清军大帐。已经年近七十的冯子才身穿铠甲,眼睛冷峻的看着面前的地图,自从法军焚烧关口后,冯子才就调动大军进入镇南关,并且往南推动到了安南境内,但是,因为实力太悬殊,他也没有对法军发动任何的攻击,双方都在前面平安无事。

    然而,两天前从广东发来的电文,让他一下子不在平静。

    两广总督府发来信函,福建水师已经护送三千多人袭击河内,一旦见到法军后撤,就要自己发动攻击。

    自己在接到这份信函的时候,内心是十分的不平静的,不平静就在于,冯子才根本就不敢相信,那个将领居然敢在提出这个大胆的方案,袭击河内,这似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不说自己,就算是总督府,也是让自己迅速的去调查河内的情况,看来,他们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个计划。

    接到信函后,他就已经派出人马暗中进入安南,刺探法军情况的同时,也让人突破法军的封锁线,进入河内打探消息,但是让他十分憋屈的是,自己的人马,根本就没有冲出去,就在凉山就给拦截了回来,而且,法军那边似乎也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爹爹,你休息一下吧。”冯子才的三儿子冯相化来到冯子才身边有些担心的说道。

    冯子才看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这次出征的时候,他将老三和老五带在了身边,是铁心了要以身殉国的决心来防守镇南关的,而老三在自己身边,老五冯相荣,目前在苏元春哪里担任参将。

    “如何睡得着,潘鼎新逃离海村后,大军军心不稳,现在好不容易,军队稳定下来,可是总督府却让我们探查一下河内的情况,可是这河内,我们根本过不去,也不知道,那边究竟现在已经是什么情况了。”

    冯相荣听到自己的老爹说这话,顿时也叹息了一口气,但是他心中,估计这是上面的一种心理战术,毕竟这个时候,谁敢进入法军占领的腹地,这不是在找死,又是在做什么,他坚决的不信。

    “爹爹不用在多想了,法军目前没有任何的动静,如果河内出现了问题,他们早就已经有所动作,我看,这不过是上面的一种计划而已。”

    计划,听到这话的冯子才深吸一口气,他估计,福建一定是派兵去了的,不然的话,苏元春也不会告诉自己,曾大帅来书信,一旦法军有变,立即往河内推进的消息。

    这说明什么,说明那边的确有兵马,只是不知道,目前是成功,还是失败了而已。

    “报,将军。定边军统领王德榜在外求见。”冯子才的思路被一个侍卫打断,听到这话的冯子才当即从看了一下外面,的确,他能够见到外面,王德榜站在哪里,而且在他的旁边,似乎还有一个安南人装扮的人。

    “让他进来。”冯子才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说道。

    “末将王德榜参见大人。”王德榜进入大帐后,拱手对面前的冯子才说道。

    王德榜现在已经消瘦了很多,而且也黑了很多,自从来到广西后,他所率领的部队,就开始进入到了最严峻的战备状态。因此,他也并没有在福建的时候那么轻松。

    “你来这里是?”冯子才看了一下面前的王德榜后问道。

    王德榜听到冯子才问话,顿时指了一下旁边的那个安南人说道:“大人,这是新编第一旅福州副将王陵从河内派出的人马,他有紧急书信交给你。”

    哦,王陵这个名字冯子才知道,指挥大军,恶战远东舰队。将其远东舰队打的溃不成军的人,就是他,因此听到王德榜这么说,冯子才当即伸出了手,从那人手中接过书信。

    打开书信翻看了两下,冯子才顿时一下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后大声叫到:“斥候。”

    “在。”外面跑进来了一个相对机灵的清军,这个清军进来后单膝跪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冯子才。

    “立即派出人马,侦查凉山情况,一旦发现法军有异动,立即汇报。”冯子才说完,快速从自己的桌子上扔出一块令牌。

    斥候接到令牌,当即跑了出去。

    等斥候出去,王德榜以及老三都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冯子才,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调动斥候侈刺探凉山情况。

    “王陵书信中说,他已经拿下河内。希望我军能抓住时机,对法军展开进攻,随后南下,协同他消灭法军一个旅或者是一个师的兵力在河内附近。”

    成功了,听到这话的王德榜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就知道,王陵一定可以。

    “爹爹,会不会有假啊。”冯相荣有些不敢相信这书信中的内容。

    毕竟谁也没有知道王陵的笔记。

    王德榜听到冯子才的老三这么一说,当即从桌子上拿起文书后看了一下后说道:“大人,这是王陵的笔记,整个福建军中,只有王陵一个人,才会使用这种洋人的笔。而且他的字迹十分的潦草,末将曾经看过。”

    那就确定了,听到这话的冯子才当即点了点头,随后示意各军立即做好准备,一旦探马传来消息,立即往南推进,对凉山发起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