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没有煤炭跑个屁啊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第九百二十二章没有煤炭跑个屁啊

    普里姆罗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他也只能答应这个协议。毕竟远东和欧洲相比,自己,选择欧洲。

    夏威夷,这里的天气,相对来说要比福建暖和的多,此刻,夏威夷港口,一艘艘的舰船正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了码头外面。

    没有办法,扬威号以及两艘运输船直接堵住港口,大型军舰根本上不来,这两日,第一兵团的兵力,都是完全靠小船以及鱼雷巡洋舰运输上来的。而战列舰和巡洋舰,根本就进不来。

    码头,琅威理静静的看着已经坐沉在了不远处的震威号片刻后,又将目光看向了远处只是剩下了桅杆的扬威号。

    “看来,我们是要将他们打捞上来了,不然我们无法进入港口?”看了许久,琅威理对身边许寿山和丁汝昌道。

    丁汝昌和许寿山相视而笑后道“是应该打捞,不然我们舰船无法进入港口。

    正说话旗舰,身穿着红顶子衣服的李浩已经走了过来将电文递给了琅威理道“几位军门,只是大帅给你们传达过来的密电。”

    密电,琅威理接过来看了下后道“大帅命令,留下美利坚太平洋舰队两艘鱼雷巡洋舰和全部鱼雷艇给夏威夷王国组建海军,其余舰船,全部拖回福建,等维修完毕后,让我两大水师全部瓜分。

    “可惜了那逃跑的几艘舰船,不然我们可是要壮大好大一节啊。”许寿山对于那几艘舰船的流失,还是有些心疼。

    一边的丁汝昌见到许寿山如此的悲催,他哈哈大笑一声后道:“放心吧,琅威理说的没有错,他们会回来的。”

    怎么可能,好好不容易跑了,怎么会回来呢,许寿山一脸疑惑。

    琅威理看了一下平静的海面片刻道:“茫茫大海,他们能够跑哪里去,有那么多的煤炭让他们造嘛,不想被饿死,那就规规矩矩的回来。”

    丢下这话,琅威理看了下沉没在港口的舰船片刻后道“将这边情况再次告诉大帅,请求派遣打捞船队,不然我大型战舰无法进入。”

    一边的李浩应了声后随即开始去传达琅威理的消息。

    辽阔的太平洋海面,海风吹拂当中,一支舰队正缓缓的往东面用十五节的航速行驶。

    这支舰队,正是从夏威夷海战当中逃跑出来的舰队,此刻,舰队在阿拉斯加战列舰川路的带领下,准备返回天平有总部。

    川路一脸悲催的坐在了椅子上,他的脑袋在作战当中,被弹片给划开了一个口子,此刻虽然伤口已经进行爆炸,但是那殷红的血迹,还是渗透了白色的纱布。

    哐当,司令塔的铁门被打开,副官从外面十分沮丧的走了过来道“舰长,我们的燃煤不多了?”

    不多了?川路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了副官片刻问道:“还有多少?能不能坚持返回总部?”

    返回总部,痴人说梦呢,副官想了一下后伸出手指道:“顶天能够坚持一天。”

    翁的一下,听到这话的川路差点没有一个跟头摔倒在了地上。

    一天的燃煤,从这里返回太平洋舰队,那需要的时间哪里才只有一天。

    一天后,自己该怎么办,是在海上自生自灭,还是说怎么处理,川路低头在不停的寻思。

    一边的副官见川路如此的难受,他想了下后道“司令官阁下,当前有两条路,第一,继续东进,一天后大家漂浮在海面上,生死有命,第二,只有返回夏威夷,跟清国舰队投降,一保全全舰官兵性命。”

    有的选择嘛,川路深吸一口气后无奈开口道“传令,右转舵,目标,夏威夷。”

    笑话,这太平洋一带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到一个人,到时候没有了煤炭,几千官兵就得漂浮在海面上,粮食吃完了,大不了可以打鱼,但是这个淡水,自己去哪里弄,难道让大家晒成鱼干不成。

    为了全体官兵的性命,自己背负这个投降的骂名又如何,自己是为全体官兵才牺牲的。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川路在心中不停的沉思为自己开脱。

    夏威夷港口外,作为舰队指挥官,琅威理许寿山丁汝昌三人并不在陆地,而是在舰船上。

    福建将军府已经在今日早晨传来消息,福州船政局方面已经开始抽调打捞的舰船过来,最多还等十几天的时间,就能够完全到达。

    此刻,才过中午,琅威理等人正在司令塔内吃法,而突然之间,港口突然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听到声音的三人赶紧放下手中的饭碗往外面跑了过去。

    几人刚来到舰桥,大副已经疾步而来道“刚才巡逻舰船汇报,东南方向,发现大量煤烟,,应该是大型舰队。”

    大型舰队,琅威理看了下面前的丁汝昌片刻后道“应该是他们回来了,不过以防不测,我们还是过去看看。”

    “全舰起锚。”许寿山应了一声扭头大声叫喊道。

    海面,川路已经看到了希望,那巍峨的陆地,就是他活下去的希望,从海面决定返回后,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燃煤能够支持指到达这里,不然茫茫大海,鬼知道会在什么地方停下来,如今,看着远处巍峨的陆地,他内心的紧张总算是平稳下来。

    而此刻,就算是舰船没有了燃煤,他也不惧怕,那驻扎在港口的清军舰队是完全能够发现自己的,大不了到时候他们将自己拖回去。

    “西北方,发现清军主力舰队。”桅杆上猛的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紧随其后整个舰船的警报已经再次响起。

    “关了,将警报给我关掉,干什么,咱们不是来打仗的,都他么的给我滚船舱去。”川路见到士兵听到警报声居然冲了出来,脸色铁青的对身边的副官大声叫嚷。

    这个时候,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一旦掀开炮衣,那就以为着要开战,以当前清军舰船的威猛,自己本来就受伤的舰船,哪里能够和他们对抗。

    对抗,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