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他没有资格选择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曾国荃也不是傻人,他一眼就看出这场战斗最主要的点在哪里,就是王陵能不能守卫住河内,一直到援军的抵达。

    如果胜利,那么这场已经打了好几年的战斗,就有可能从此结束,而且胜利的一方,一定是大清国,而不是法军。

    在说,楚军虽然已经分裂出去,但是依旧还是属于湘军的序列,不跟淮军一样,那就是淮军,湘军根本就调动不了的军队,因此不管是公还是私。

    他都会让前线的湘军苏元春不惜一切代价的,让整个湘军到时候不惜一切代价的往南推进。

    曾国荃在,现在还没有谁敢不听他的话,就算是湘军现在的大佬刘坤一,那也得老实点,更不要说两广总督张之洞等人。

    书信很快书写完毕,曾国荃当即就将书信递给进来的侍卫。

    “立即将文书用最快的速度,送到广西苏元春所部。”曾国荃将手中的东西递给面前的侍卫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侍卫接过文书,看了一下后,转身走了出去。

    等侍卫刚出去,曾国荃深吸一口气,如果这次战斗结束,王陵要是还在的话,那么他就是头功,将会受到更大的赏赐。

    舰港。安南国曾经水师驻扎地点,如今,舰港的安南国旗已经换成了法兰西国旗,但是,这法兰西的国旗,究竟能够在舰港飘动多久,十分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个问题。

    虽然春风十足,但是飘扬在上空的法军国旗,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劲头,一动不动的拉拢着。

    轰一发炮弹的声音响起,正在司令部的孤拔听到火炮声,顿时无奈的叹息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窗户面前。

    推开窗户,孤拔就见到远处港口方向传来浓厚的烟雾。

    该死的清国人。孤拔看了一下冲天而起的煤烟后在心中骂了一声。

    他明白,这炮弹一定是在港口外面的清军军舰打过来的。

    自从北海湾战斗结束后,自己的舰队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以及出海的能力,只能躲在港口,利用着为数不多的炮台来保存着军舰,可是,这一手,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清军军舰也不进攻,而是不时的就用炮弹射击,不让自己出去。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孤拔曾经想过,那就是大军进入广西后,才能够有所转变,但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的舰队,能不能支持到波里也进入广西。

    咚咚咚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听到这个声音的孤拔扭头看了一下,想自己的参谋长利士比从外面紧急的走了过来,而在他的手中,还有一份似乎是电报的东西。

    “司令,大事不好。”利士比来到孤拔面前就大声说道。

    怎么了,难道说清军已经开始攻打了不成,孤拔心中咯噔一声的想到。

    “司令,我们的人截获了清军福建到上海转天津的电报,河内让清军给占领了。”利士比瞪大了眼睛后说道。

    假消息,这一定是假消息,听到这话的孤拔微微摇头,他绝对不会去相信这是真的。

    河内城高墙厚,而且还有一个团的兵力驻扎在哪里,清军怎么可能会攻入到河内,而且,在北面,波里也的三万多人就在哪里,如果真的河内出现了问题,他也会给自己传来消息,可是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因此,孤拔听到利士比这么紧张,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清国有句话,叫兵不厌诈,这不过是在恐吓我们而已,不用紧张。”

    说道这里,孤拔给利士比倒上了一杯红酒,让他压压惊。

    利士比也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依旧是有些不放心,准备一会出去派人去河内看看。

    一杯红酒还没有喝完。外面就走进来了一个士兵,这士兵来到孤拔面前后大声说道:“司令官。河内被清军攻陷,贝尔团长以及五十多名官兵被阮福明杀死。”

    噗,这应该不是有假了,听到这话的孤拔当即从椅子上接过了书信看了一下,上面说的太清楚了,一股清军被福建水师投放到了北宁,随后攻击了河内,在安南皇帝阮福明的帮助下,拿下了河内,而且还杀害了自己的属下。

    “该死。”大骂一声的孤拔将书信捏成了一团。

    “传警卫团长。”孤拔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孤拔清楚,河内被占领以为着什么,一旦让清军占据了河内,那么在北面的波里也大军就会陷入到弹尽粮绝甚至是腹背受敌的状态,这个时候,自己要不惜一切的反攻河内,只有拿下河内,才能够挽救这个局面。

    利士比同样知道这个道理,当即他就放下酒杯,随后转身跑了出去,开始让警卫团团长来这。

    已经三天了,自从在河内离开后,王陵戴上两万多安南军队,再一次的来到了自己当初登陆的位置。

    北宁依旧是那个北宁,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在是法军的天下,而是属于安南百姓,属于王陵的。

    来到北宁后,王陵立即将自己的指挥部设置在了似乎是一个地主的家庭中后,就开始对整个两万大军进行布防。

    安南的两万人,已经往前推动了五公里,根据王陵探查现场的地形来看能够阻挡法军的,只有是在五公里外的一个叫燕子口的地方能够进行。

    燕子口说白了就是两边都是山,而中间有一条官道,这官道,也不是什么官道,比大清国的稍微好一些,但是这里,确实从北面过来的唯一一条快道路。

    如果波里也要想快速的抽出兵力过来,那么就必须要走这条路。

    王陵知道,波里也,出了这条路,他绝对没有任何的选择。

    “旅座,你为什么将射击点摆放在了哪里,那明显就是一个险要的地方,难道法军会往哪里来。”司令部内,周开看了一一下燕子口的地形图后,对面前的王陵说道。

    这个问题,是第一旅几个团长的问题,同时也是安南两个统领的问题,他们都有些不明白,王陵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