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法舰撤退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45号鱼雷艇怎么能够躲避如此近距离的炮击,当时就被一发炮弹给击中,随后发生爆炸。然而,45号在爆炸之前,依旧还是将鱼雷释放了出来,扬武号,还没有赶到战场,就已经受到两枚鱼雷的攻击,只能无奈的开往浅滩搁浅,而同时,张成因为害怕,并没有转移到其余军舰继续指挥,而是慌乱的逃窜回了福州。

    “徐大哥,别打窝尔达了,在打就报废了。”振威号甲板,王陵的心都在滴血,虽然说窝尔达号是一艘木制巡洋舰,但是好歹也是一艘船啊,而且那军舰,比任何一艘福建水师的船都要号,自己还要准备抢劫过来,好好的修补一番使用,可是看许寿山的意思,不将这玩意打的粉碎,恐怕是不会放过。

    “你什么意思?”许寿山听到王陵说出这话,顿时疑惑的问道。

    “大哥啊,不能打了啊,那是一艘好船,到时候我们可以修补一下自己使用,打凯旋号,打凯旋号,现在孤拔已经去哪里了,你在打窝尔达有什么用。”王陵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话,许寿山看了一下,谁说不是,现在凯旋号已经升起了指挥旗。

    “传令,集中攻击凯旋号。”许寿山没有丝毫犹豫,根据王陵的指示,将炮弹再次打响了一边的凯旋号。

    乱了,整个场面已经全部乱了。

    后来赶来参加战斗的水师各舰,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只能借助炮火引发出来的光芒,见到谁就打谁。已经形成了一场剧烈的混战。

    而炮台方向上,因为海面已经发生战斗,各炮台也开始将炮弹打到法**舰上面。

    而最先参加战斗的,就是周开率领的炮台。

    这里有三门后膛炮,射程远。法**舰的几艘,一下被炮台瞄准,被打得直接挂上了白旗。

    其实法**舰如果有准备的话,不会被打的这么惨,起码他们还有反驳的机会,但是,王陵来了一个阴招,让孤拔中计打了第一炮,因此到开战五分钟后,下游的法**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而是被福建水师参加战斗的水师舰船和炮台一顿怂。

    凯旋号上孤拔就算在有本事也无力回天了。窝尔达号报废、野猫号在福建水师流氓打法的攻击下,已经被打沉。蝮蛇号因为左右突围无望,已经悬挂上了白旗子。而德斯丹号已经被搁浅,现在在自己这里的,不过只有杜居士路因号、费勒斯号,益士弼号还有就是凯旋号和46号鱼雷艇而已。

    不能在打了,再打就全军覆灭了,见到福建水师已经全部往四周围了上来,孤拔深吸一口气下令让凯旋号和杜居士路因号掩护大家撤退。

    “王陵,他们跑了,我们追不追。”扬武号甲板上,许寿山见到敌人已经在开始突围,顿时问道坐在一边甲板上的王陵。

    追个屁啊,看看现在,大家各有损伤。还那什么追啊,穷寇莫追这个道理懂不懂,要是追下去,孤拔要是发飙,估计福建水师就一个都活不了。

    现在的福建水师。损失也不好,刚才王陵看了一下,扬武号搁浅、伏波号、飞云、艺新号被击沉,福星号福胜号被沉没,现在还能够动弹的,也只有振威号建胜号以及济安号,而且都是带伤的。

    “不追了,我们已经没有实力去追击了,赶紧下令让大家打捞落水官兵,另外立即通知福州船政局工人,赶紧加紧维修军舰,法**舰吃了亏,肯定会来展开报复,我们要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然后才能够报复好这里。”王陵始终还是担心船政局的安全。

    这个地方一定要保留下来,他是今后建造军舰的种子,而且,他记得,朝廷得知福建水师和法国水师开战的事情后,就会调动现在在西安的左宗棠过来坐镇,只要这个老头来了,那一切都好办了,他可是支持船政的一个大员,就算是现在直隶总督李鸿章,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许寿山一听王陵不在赞同追击,当即也就下达援救落水官兵的命令,当然,法国水兵,也一视同仁的给捞了起来,然后运输到岸上。

    而后,受伤相对少点的振威号开始将受伤严重的几艘军舰开始往造船厂拖。

    造船厂的工人,在听到海面爆发战争的时候,就已经自发的来到码头,他们都是淳朴人,知知道战斗一旦结束,到时候一定有受伤的军舰会来维修,因此都在这里等候消息。

    两点左右,受到重伤的永保号率先被振威号拖到船厂,而等候的工人,开始一拥而上,拿起手中的家伙,就开始对这艘军舰展开维修。

    总算是成功了,岸边,王陵独自一人的坐在一颗石头上,看着不远处造船厂照亮的如同白昼一样的灯光后松懈了一口气在心中想到。

    这两天来,他一直睡不着,吃不香,始终是担心自己不能够挽回华夏的一个疼,可是现在看起来,自己已经成功了,法国舰队暂时被打退。福州船政局还保留完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虽然现在,福建水师也差不多被打残,但是好歹比后世打的全军覆灭的结果好的多了。

    “你在这里?”一个声音传来,王陵扭头看了一下,过来的人,是许寿山以及陈英还有叶深几个人。

    “王陵,你可是真是牛逼啊,老哥我当时还不相信你的炮弹有多么的牛逼,可是一直到老徐开炮的时候,那阵式,差点没有把我的小心肝给吓出来。”陈英笑眯眯过来拍打了一下面前的王陵后说道。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几个人,除了自己和许寿山之外,他们似乎都带有了伤口,特别是建胜号管带林森林,脑袋被包裹的如同粽子一样。他是在战斗中,让炮弹的弹片给打出了一个口子。而且是在脸上,估计今后破相是难免不了的了。

    “别说这些了,对了,今天晚上的事情,要告诉大家,一定要咬死说是法军先动手的。不然我们大家要倒霉。”

    王陵见到大家点头,当即再次说道:“现在张成私自逃离指挥,等候他的一定是被逮捕然后问罪,福建水师,肯定要选择一个人出来统领。

    “你来呗,我们都推荐你。”陈英和叶深当即开口说道。

    别,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晃动了自己的手臂。他不是不想接任,而是现在还不到时机。毕竟自己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炮兵班长,不要说到时候朝廷不认可,就算是目前在福州的几个大佬,也不会同意。

    陈英等人见到王陵有些不同意,顿时面色有些失落。

    “你们别失落了,我不担任,但是可以给你们提建议的嘛,你们去想一个人来,担任福建水师管带。”王陵看出了大伙的心思,顿时笑了一下后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