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朝廷大佬齐心合力的警告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干什么了?张佩纶一脸疑惑的接过电文。

    他虽然接电文,但是并没有看上面的内容,现在听到李鸿章这么一说,他当基快速的在上面看了一下。

    “出生牛崽子不怕虎啊。”张佩纶看了一下上面的电文,顿时也咽下了一口唾沫后说道。

    “这王陵是谁给他的勇气,带领三千多人就敢进攻河内,他难道就不怕陷入到法军重兵包围中。张佩纶说完,顿时问道面前的李鸿章。

    李鸿章再次看了一下地图后笑了一下说道:“他知道了,不然左宗棠也不会给老夫这份电文。”李鸿章说完,见到自己的女婿还不知道,顿时指了一下电文说道:“文中说道。希望不要为了彼此恩怨。努力援救。”

    援救,如何援救,听到这话的张佩纶一脸疑惑。他不懂。

    李鸿章见到自己的女婿不懂,当即指了一下地图后说道:“河内如果被王陵占领,凉山地区的法军定然会反身攻击,这个时候,我镇南关一带大军,就可以趁机反攻,吃掉一部分法军人马,随后在谈判上争取到利益。”

    “岳父,你的意思是,王陵进攻河内,完全就是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置之死地是对的,这后生,那就的看广西军的,如果广西军不配合,到时候磨叽,别说一个王陵,就是十个王陵,也会被吃掉。”

    李鸿章说道这里,随后坐在椅子上后考虑了一下后,猛的站起来后看了一下张佩纶后说道:

    “传令广西所属人马,一旦法军撤离,势必全力往河内攻击,违令者,斩。”

    嘶听到李鸿章这话,张佩纶心中迟疑了一下,随后依旧是去传达了命令,不过,在传达完毕命令后,他再一次的返回了书房。

    他心中有一个疑惑。

    湘军和淮军向来就不和,谁都希望对手能够折损人马,这其中,湘军目前的人马,以左宗棠的战斗力最厉害,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陵的军队,又是左宗棠的支柱,他不明白,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王陵自生自灭,从而让楚军从此一蹶不振,到时候能够顺利的让淮军收编。

    “岳父,我有一个事情不明白,还往岳父教会。”张佩纶进入到书房后开口问道。

    李鸿章正在看地图,见到张佩纶进来,李鸿章笑了一下后站起来说道:“你是问我为什么会下令到时候权利援救吧。”

    嗯,张佩纶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

    李鸿章微微笑了一下后指了一下面前的张佩纶后说道:“用王陵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王陵这话是在当初攻打炮台的时候说的,而且这句话,在现在福建军中,都有流传,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我们和左宗棠的矛盾,始终是内部的矛盾。这个矛盾,什么时候我们都有机会去化解,但是,和法军不一样,法军是想窥视我大西南,这一点来看,这是我们大清国和法兰西的矛盾,相比之下,我和他左宗棠的矛盾算的了什么,任何事情,都要有轻重。以前,我们和楚军那是主要矛盾,但是现在开始,我们的主要矛盾不是楚军,而是法军,现在不管是楚军也好,湘军也好,八旗也好,目的都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打赢这场战斗,彻底瓦解法军窥视我大西南的危害。”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里的张佩纶已经彻底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当即他抬起头后说道:“如此说来,岳父是希望王陵能够活下来并且成功的抵御住法军的反扑。

    当然了,李鸿章看了一下面前的张佩纶,随即点了点头后顿时开口说道:“我写封信,你派人送给礼部尚书曾国荃大人,让他给前线湘军下个命令,希望能够同仇敌忾,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

    曾国荃二月初才调任礼部尚书,其实以他的才能,担任兵部尚书都搓搓有余,但是朝廷担心这个曾铁桶闹事,不给他掌管兵权,而是让他去担任最他么没有用处的礼部工作,专门主持一定的朝廷礼仪,但是,这并不能说他没有权利,他的威严,在湘军中,哪可是说一不二的人,他活一天,李鸿章都不敢撕开面子给他闹翻,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曾国荃就是最好的例子。

    张佩纶明白李鸿章的意思,当即也就点了点头,随后开始将蜡烛挑明,让李鸿章好书写。

    北京城。礼部尚书衙门。今日早朝会刚过,身为礼部尚书的曾国荃就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待着,用他曾经的话来说,就是跟自己的哥哥一样,混吃等死。

    自己的哥哥自从当年解散湘军大部分后,从此就被禁锢在了北京城,一直到死,几乎都没有出北京城一样,而自己,也是这样的命运,在这北京城被慈禧看住,等死而已。

    啪喝完茶水的曾国荃正要去好好的睡一觉,突然他就见到一个侍郎走了进来后说道:“大人,直隶总督李鸿章紧急书信。”

    他给我文书干嘛,不是那么想吃掉老子的湘军嘛。听到这话的曾国荃低头沉思一下,随后接过书信后示意侍郎下去。

    等侍郎下去后,曾国荃当即打开了书信,开始观看上面的内容。

    王陵统领三千兵马已经进入河内,请大帅务必警告前线湘军,一旦法军撤离,务必全力往河内开进,解救楚军王陵所部。

    李鸿章就是高明,他知道楚军也是湘军的一部分,因此一旦曾国荃看到这个文书,一定会下达命令的。

    曾国荃在怎么说,吃的粮食都比李鸿章多,当即他仔细沉思一下,随后从自己的抽屉里面打开地图看了一下后,当即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

    他清楚的很,这一次,如果能够真的实现,那么对法军的陆地上的溃败形式,就能够完全扭转,到时候,这法军,只能规规矩矩的投降。

    “来人。”想明白的曾国荃当即叫了一声后,随即开始铺开纸张,书写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