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老谋深算的俾斯麦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是无奈,也是不得不面对的一关,

    现在王陵,只能奢求,德意志那边,能够在自己南下的时候,不给自己任何的麻烦。

    柏林,德意志皇宫内,自从自己决定建造战列舰后,他也在关注着英格兰的举动。

    他的想法,也是跟王陵差不多,英格兰方面力求在海军上压住自己,这只能是在十艘战列舰的基础上,再次增加才对。

    然而一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接到任何关于英格兰增加了建造量的情况。

    心中的烦闷,让他不得不叫来了俾斯麦进行商议。“阁下,英格兰这些年来对于我们,一直就是对我们进行封锁和压制,以以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定然会在得到我们修建战列舰后增加舰船,可是这次,却恰恰相反,根

    本就没有任何动作,你说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俾斯麦并没有回应威廉二世,不是他不回答,而是他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正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外面的侍卫长却走了进来化解俾斯麦的尴尬:“陛下,内阁大臣求见。”

    内阁大臣,威廉二世愣神一下后示意侍卫长让他进来。

    片刻后,内阁大臣直接进入书房后的同时,更是将手中的一份文件拿出来上手放在桌子上后道“陛下,舰港总督马克传来王陵紧急密电。”

    王陵的?威廉二世低头想了一下接过了电文看了过去。

    片刻后,没有任何表情的威廉二世将电文递给了俾斯麦后道:“王陵想要进攻马六甲,希望我们能够给予支持。”万万不能支持,俾斯麦心中坚决反对后随即道:“陛下,这个万万不能答应,王陵可谓是狼子野心,一旦我们同意他占领马六甲,到时候以他的意思,恐怕会给我们引

    起不必要的麻烦。”

    威廉还是有些犹豫,但是从这份电文上来看,王陵也说的很对,一旦王陵占领马六甲,就会吸引大量英格兰的兵力,到时候帝国的压力也会缓解不少。

    这一点,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可是王陵说的也是对的啊?”威廉二世有些心动的道。

    哎叹息一声的俾斯麦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道“陛下,万万不能同意,我承认,王陵说的是实话,但是,这都是暂时的,我们要从长远角度来考虑,在没有什么特殊的

    情况下,绝对不能答应这一点,一旦答应,王陵占领马六甲,我德意志远东舰队就被他包围,到时候发生什么,就跑不了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听到这话的威廉二世看向了内阁大臣,内阁大臣低头想了下后道:“陛下,舰港总督马克也是这样的意思,坚决反对王陵占领马六甲。

    威廉二世已经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选择,他应了一声后道:“我知道该怎么着了。”

    华盛顿,克利夫兰静静的拿起一颗弹壳站在了窗户边上。这颗弹壳,并不是从马六甲那边运输过来的,如果从马六甲运输过来的话,恐怕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两个多月,自己等不起,也消耗不起,因此他给威利一个最新

    的命令,那就是根据情报人员的叙述,让特工人员复制出来了这个弹壳。

    铜色弹壳,很短小,看起来应该是手枪的子弹,只是现在,情报部那边,还没有研究出来,这颗射出的子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很明白,只要自己能够破解这个弹壳究竟是属于哪里,就完全能够知道,究竟是谁在对自己下手。

    现在,他心中已经确定,这次事情,并不是斗牛士发现自己动手的,而是在这其中,有第三个势力插了进来。

    只是现在,克利夫兰不清楚,这股势力,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是阻挡自己,还是说,他们同样有这样的野心,想要占领哪里。如果是阻止自己,这还好说,毕竟对方不过是想要维持当前的情况,给自己一个警告而已。但是,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这些人是想要对哪里动手,一旦他们下手,自

    己到时候就没有任何的机会。

    心中烦闷,克利夫兰感觉到自己内心十分焦虑,他很想知道,这个让自己脑袋都快炸开的势力,究竟是来自哪里,是德意志,还是英格兰,或者说是他王陵。

    这几个人的利益,是在马六甲获得最多的,自己当前,也不敢确定这个人究竟是谁。

    一切,只能是等候结果,结果。

    可是这结果,是不是也太漫长了一些。

    将手中的弹壳丢在了桌子上克利夫兰看了下坐在沙发上的奈斯后问道“他们分析出来了嘛,这个弹壳究竟源于什么地方?”

    连续的发问,居然让奈斯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他微微摇头十分沮丧道:“总统阁下,当前还没有分析出来。”

    搞什么,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还不出来,难道要让自己一直等候下去嘛。

    自己能够等,但是敌人会给就的时间去等嘛?心中想到这,克利夫兰见到现在着急也没有作用,因此他只能和奈斯进行简单的推断。

    “你认为,这次会是谁在对我们动手?”奈斯低头想了一下后道:“总统阁下,这次事情,那是在马六甲出现的,因此我想来,这应该从哪里获得利益的国家当中来推断,英格兰、德意志、法兰西、甚至是清

    国,都有可能,而这其中,德意志和王陵的嫌疑最大。”

    克利夫兰听奈斯说是德意志和王陵的嫌疑最大,他想了一下后皱眉问道:“你怎么认为,他们两个有最大的嫌疑,而不是英格兰和法兰西呢?”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克利夫兰心中也是在往德意志和王陵哪里想,只是他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如今见到奈斯和自己的想法居然差不多,他很想从这里知道一下奈斯的想法,从而来跟自己的想法进行分析,从而争取,在最快的时间,找出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