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忽悠似乎不成功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马克想要站起来看,但是见王陵都没有起来,他也不好意思。而王陵见到马克那种想看的心思,笑了一下后站起来走到了桌子跟前后道:“马克,作为多年的好兄弟,我也不想隐瞒你,今天我叫你来,是想给你商议一个重要的事

    情,当然同时,我也是为了今后我和你们的关系能够更加的长远,不在受到英格兰的限制。”先下手为强,让马克来,就是要跟他说自己要占领马六甲的,马克和自己的关系本来就好,但是这是因为利益而已,在王陵看来,马克毕竟是德意志的总督,他所做

    的事情,要从德意志的利益出发。

    马克见王陵说的如此严重,他走了过来,这次发现,这居然是一份地图,而且还是斗牛士的殖民地。

    心中疑惑,马克眯起眼睛片刻后问道“你想干什么?”

    王陵深吸一口气后将手指了一下马六甲后道:“我要占领这里?”

    不可能,听到这话的马克当即摇头,他敢保证,帝国是绝对不会让王陵去占领这的。毕竟这里与其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还不如掌握在一头猪身上,当前,斗牛士战斗力不强,那就一头猪的存在,而王陵,那可是一个凶狠的人,这一点,自己都能够

    看的十分清楚,更不要说是帝国了。因此这柏林那边,是绝对不会放王陵占领这里的,一旦让王陵占领这里,到时候德国要想有什么到达这里,那就有麻烦。

    如果说是和平时候还好,一旦到了和王陵有矛盾的时候,这就有些麻烦。“王,以朋友的身份,我赞同你进攻马六甲,但是,作为德意志帝国的舰港总督,我是强烈反对你们占领这里的,不过,我依旧还是会将你的意思转达给帝国,至于帝

    国方面如何做出决定,那就不是我考虑的。”马克看了下王陵的眼光后,十分诚恳的道。对于马克的话,王陵并没有感觉到吃惊,他知道这次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低头想了一下后道:“我占领这里,定然是为了大家好,一旦我占领这里,英格兰方面,定然会调动兵力增强远东的力量,如此以来,我也是为了你们本土减少了压力,另外,我拿下这里,就如同你们拿下了马六甲,今后通行,完全就是免费的,不收取任何费

    用的。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代为转达。”说道这,王陵地低头再次想了片刻后再次道:“当前,贵国虽然说海军方面已经发展起来,但是要以一个舰队对抗英格兰本土舰队,还是是有一定的问题,而你们也是知道,法兰西和德意志较好,一旦到时候开战,你们要面对的将会是两个强大的海军,我这也是从你们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吸引一部分的兵力,到时候东西两边一起动手

    ,我牵制远东法兰西以及英格兰南亚、九龙以及太平洋各地兵力,而你们只要欧洲战局就是。”忽悠,王陵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马克,当然,他清楚,马克是绝对不会给自己任何的答案,他只是希望,马克能将这些消息传达到柏林,让柏林那群人以及威廉二

    世想一下。他不相信,这次自己占领马六甲,那统统都是从德意志的角度来看的,自己占领马六甲,那到时候肯定获得利益的就是他德意志,英格兰绝对不会就这么坐视不管的

    ,定然会调动兵力。”马克陷入了沉思当中,他一直在哪里沉思好久后这才开口道:“王,作为多年的老朋友,我还不知道你的打算,不过,虽然我知道,但是我不会告诉上面的,我会将你

    的意见给传达上去,我还是那句话,以我个人来看,你进攻马六甲是正确的,但是以我德意志方面的话来看,我反对,但是我反对没有用,上面有用。”

    王陵当然,对于马克能够以自己名义给柏林上传这个消息,他已经十分感激,因此笑了一下后,王陵直接让张庆收拾东西后开始陪同马克吃饭。

    深夜,马克已经去了德意志公使馆住下,而福州将军府内,王陵依旧在自己的书房当中,背起左手的同时,更是不时的将右手的笔不时的在上面书写什么。

    从外面进来的李亚荣见到王陵在哪里绘画,随即走了过去看了下,这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王陵在绘制各国从马六甲方向获得的利益。

    “还在分析这个?”李亚荣低头想了下问道。

    王陵看了下面前的李亚荣片刻后道:“嗯,没有办法,我必须要在进攻前,尽量满足各国的利益,将他们的损害减低到了最小才能受到最小的阻力。”李亚荣听到这,也不在阻挡着王陵,一直在等王陵做完这一切后,她这才走了过来后问道:“马克今天的说法我总是感觉到十分矛盾,你说他会将这个消息传达给柏林

    嘛?”矛盾,根本就不矛盾,王陵笑了一下后道:“没有什么矛盾的,马克虽然是和我结交多年的朋友,但是这次事情,首当其冲的,他是德意志的舰港总督,要为德意志谋取利益,这一点,他能够在今天直接就反对我进攻,我很看中,如果今天他不说,而是给我说出什么支持的话来,估计我还会和这个人断交,另外,他今日对我占领马六

    甲,你也听到了,完全就是以朋友的身份在支持。”

    李亚荣听到这,低头想了下后试探性的问道:“这么说来,他会将我们的意见传达,甚至有可能会发电柏林,反对我们进攻马六甲嘛?”

    这个?王陵想了一下后看向了窗户片刻后道:“这个只有他自己清楚了,不过以我这么多年来对他的了解,他是定然会上报的,不过,我们不用去阻挡他,怎么做,那就是他

    自己的事情。”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德意志同意?”李亚荣沉思了下,有些无奈开口。王陵咬了下嘴唇后道:“那就只能看他们,听不听我们忽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