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得了便宜还卖乖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什么?这雷人的一句话,让这个刚从德意志调动过来的少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是真的不敢相信啊,帝国堂堂一个舰港总督,居然被清国福州将军给吓得大冷天的流出

    了冷汗,这要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不相信不行,马克还真的是让王陵给吓的。

    作为和王陵接触最早的德意志人,他和王陵打交道开始,就一直跟王陵有太多的瓜葛。

    但是,不管那一次,只要王陵让他去福建,他就没有一次不亏本的,每次都是要折损自己好几万的银子,这给王陵带去的啤酒,红酒,他都不知道,已经有了多少。而且王陵这个人,还特他么的识货,一般的酒水,根本就不如他的眼睛,每次自己拿去的,几乎都是自己平常都舍不得喝的,就好像,自己买来的东西,就是专门给

    他准备的一样。

    “娘的,我就知道你回来绝对没有好事情?”办公室内,马克将自己桌子上的电文再次看了两下后,悲愤的捏紧拳头将电文砸在了桌子上。

    这段时间来,他还以为王陵总算是放过了自己,可是谁想到,自己才嘚瑟几天,王陵那边就传来密电,说有要事去商议。

    自己上一次去福建,王陵也是说有紧急的事情给自己商议,结果呢,所谓的紧急事情,就是给王陵的儿子过三岁生日,可是好好的压榨了自己好大一笔啊。

    这次又是,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去还是不该去。

    “你想压榨我就直接说啊,干嘛要来这些花哨的东西呢。”马克悲愤有些无奈的说完后随即对外叫到:“来人啊。”

    一个士兵从外面走了进来敬礼后问道:“总督阁下有什么吩咐?”

    马克看了下自己跟前的士兵片刻咬牙启齿的道:“去酒窖,搬运五箱红酒以及十箱啤酒上来给我运输到码头去。另外给我购买一张去福建的船票。”士兵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那酒窖中的酒水,可都是这些年来总督没有舍得喝的,就算是喝,那也是十分重大的节日才会拿出来,自己在这里当兵也是有好几年了,也

    就才品尝过一瓶啤酒而已,而如今,总督一下就要搬运出来这么多,这让他有些不明白,是什么重要得就节日。

    “总督阁下,有什么重要的聚会嘛?”士兵疑惑问道。

    聚会你大爷啊,马克听到这话心都在流血,他颤巍巍的抽了下自己的嘴角后道“别问了,去准备就是了。”

    算你狠,站在窗户跟前的马克见到那一箱箱的酒水搬运在了车上,顿时悲愤的在心中叫骂了一声。

    他知道,自己现在,除了叫骂王陵混蛋之外,似乎就没有任何能力,能够把王陵怎么样。

    福州将军府,张庆笑眯眯的跑到了王陵的书房笑道“老大,马克来了。”这老小子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啊,自己不过是四天前给他的消息,而他今天就来了,可见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友谊还是很好,想到这的王陵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问道:“

    到哪里了?”

    “已经进城了,还有几条街就会到达将军府。”张庆笑道。

    王陵满意的点头道:“走吧,去迎接一下我们的老朋友。将军府大门,老远的王陵就见到了马克的马车已经过来,他笑呵呵等马克从马车上下来后,这才看了下后面跟随的两个马车后上去伸出自己的手道:“马克,见外啦,

    怎么带东西来呢,真的是,你个人来就好了嘛,没有必要的,我们关系这个好。”

    呸

    马克在心中吐了一口唾沫,他对于王陵这种臭不要脸的虚伪很是反感,对于这种臭不要脸的行为,自己已经是见多了、

    最恨的就是王陵这种假虚伪。

    “王,这么久没有见了,我这也不是太想你了嘛,这不,我刚得到了一点好的啤酒,给你带来了两箱,你尝尝看。”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马克内心却在滴血。

    自己不过是说的客气话而已,可是王陵还真的就往后面的马车走了过去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委婉一下,而是直接打开了一个箱子取出了里面的啤酒打开。

    “味道淡了,一般吧。”王陵喝了一口后似笑非笑的道。

    尼玛,马克恨不得冲上去抽死王陵,这可是自己花费好大的金钱才搞到的东西,王陵居然说这个居然是一般,一般。

    “王,这个可是花费我“马克话还没有说完,王陵直接打断后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放屁,不能够用金钱,当然了,你他么那一次给我身上花钱过的,马克心中一阵郁闷的跟随着王陵来到了客厅当中。

    对于将军府,马克也已经很熟悉,他刚坐下后,就赶紧的打开了桌子上的茶杯。

    对于王陵的抠门,没有谁比他了解,他得看看,这次王陵是不是还是跟以前这样,让自己喝白开水。

    总算是有一次茶叶了,看到里面的一点茶叶,马克心中好歹是有些安慰,起码他觉得,自己花费了这么多钱送给王陵的东西,好歹换回了一点价值。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茶叶,不过是一文钱一斤的茶叶末而已,王陵专门用来招待外来人员的,而他自己,虽然喝茶,但是也会喝一两银子一斤的茶,而不是这

    种。

    “王,这次你紧急的叫我过来,恐怕不单单的就是让我来喝茶的吧?”马克疑惑问道。他好歹是一个总督我,王陵这么远的找自己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他虽然十分反感王陵每次让自己来都会敲诈自己,但是对于王陵,他却恨不起来,毕竟这家伙

    ,叫自己来就是有大事,而且还是能够让自己发财的事情。

    王陵笑了一下后道:“你还真的说对了,这次我叫你来还真的是有事情?”什么事情?马克心中沉思了半响也没有明白王陵是想要说什么,正在疑惑,他却见到,张庆已经从外面报过来了一份文件后,铺设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