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从新定位海军目标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一点胜算都没有,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你们的意思是说,如果这次没有蒋超英的潜艇协助的话,我们根本无法取得战斗,原因呢?”心中惊骇,但是王陵还是要询问一下这里面的情况。

    许寿山深吸一口气后道:“大帅,两个方面,第一,那是因为英格兰的战斗力的确非同小可。”  几天来,许寿山和琅威理都在认真研究着他们的战斗队列,不得不说,当初维尔的舰队部署,完全就是追符合的,居然在处于下风的情况下,还将自己压着打,首当其中的就打福建水师旗舰,而且他们的掩护撤离以及进攻,都进退有序,好几次,福建水师都想攻击受伤的军舰,但是最终对让对方拦截下来,而且远东舰队的命中,也的

    确是有些太高。

    仔细的听着,王陵已经明白过来,这英格兰舰队的海军,不亏是老海军,这么多年下来了,居然跟上时代,那阵列也在进行修改。

    “这个事情我没有办法解决,只能是靠你们今后加强训练才能够解决,第二个问题呢?”王陵问道。

    第二个问题,琅威理是最有说服力的,他蠕动了下嘴唇后无奈道:“大帅,我军军舰落后。”

    落后?的确是落后,左宗棠号下水已经快六年了,六年的时间,英格兰方面,早就已经制定出来了对付左宗棠号的舰炮出来。左宗棠号虽然有一万多吨,但是防御实在不怎么样,这次就挨了太子号两炮,自己的甲板就被活脱脱的撕开,那海水往里面灌,挡都挡不住,最后不得不往右侧灌水

    才稳定了平衡。而且福建水师自从左宗棠号两艘舰船下水后,后面虽然加入了几艘巡洋舰,但是也就是小吨位,过后,一直就不曾有任何舰船加入福建水师,因此琅威理认为,福建

    水师这次没有潜艇协助,全军覆灭,这舰船老旧,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舰船老旧,王陵这才想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事情,当初,自己建造福建水师的目的,那完全就是为了对付倭国的,并没有将英格兰算在其中,如今,倭国已经完全废

    掉了,福建水师对付倭国搓搓有余,但是对付英格兰方面,那就有些困难。甚至不堪一击。

    “你们需要那方面的军舰?”王陵想了片刻后问道。

    许寿山直接道:“大帅,火力猛,装甲厚,速度还挺快的那种最好。”

    琅威理听到这也赶紧点头道:“是的大帅,战场上,我们需要的是高航速,就算是装甲弱一点都可以,但是火力和航速一定要达到,不然被人家揪住打就坏了。”

    明白了,听到这话的王陵一下就听出了许寿山和琅威理想要说什么。需要的是什么。

    战列巡洋舰,这种就是符合两人的意思,有战列舰的装甲和火力,同时也有巡洋舰的航速。

    “铁甲舰呢?”王陵低头想了下后问道。有更好,谁会嫌弃自己军舰多怎么的,许寿山和朗威直接不开口的,但是王陵已经明白了两人的意思,当即他低头想了一下后道:“我知道了,好好训练吧,军舰上的

    问题,我会和裴阴森等人联系。”

    丢下这话,王陵直接带上张庆和李亚荣回到了自己的将军府。

    “刚才你们听了他们的话语,有什么建议?”

    张庆早就有了自己的间接。福建水师当时建造左宗棠号究竟是为了什么,他明白,如今,倭国这个敌人暂时已经不存在,那福建水师的作用,是不是也应该稍微调整一下,不在是以倭国和北极

    熊为作战目标,而是以英格兰为作战目标。张庆的意思很明确,北面的战斗,有北洋水师在,只要将北洋水师发展起来,到时候对付太平洋舰队残部以及对付倭国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福建水师,就没有必

    要在,将重要作战目标放在了北极熊和倭国上,而是要选择一个最大的作战目标,然后慢慢的去发展。

    而当前,南边最大的威胁就是英格兰,而今后,矛盾肯定要爆炸,到时候就是决战的时候。

    “老大,以北制北,以南制南。以北为零,以难为整。”张庆仔细沉思了片刻后直接开口说道。

    王陵猛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张庆,张庆这话,可算是说的最对的时候了。

    一边的李亚荣也惊讶片刻后说道:“没有想到张庆突然之间开窍了啊。”

    张庆呵呵笑了下后道:“老大教的好。”

    王陵挥动了下手臂,刚才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步,如今,既然张庆已经提出来,这个方针,那是可以执行的。

    不过这个方案,自己还不能决定,自己还需要跟老头子商议一下,毕竟这不是小事情,而是今后,数十年,自己的海军的正题方针。

    “亚荣,给你爷爷发电,让他秘密来福建一趟,就说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王陵想到这后开口道。

    “明白。”李亚荣应了一声后退出了书房。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笑眯眯的将自己刚才书写的一副字给盖上自己的大印后正要准备好好欣赏一番,然而张佩纶从外面的进入,让他一下就有些疑惑的看着。

    “岳父大人,亚荣传来密电。”

    亚荣?李鸿章皱眉一下后问道:“说了什么?”

    张佩纶看了下电文后道“亚荣说,王陵亚让你秘密拿下去福建一趟,商议一个决定华夏今后海军命运的事情来。”

    这小子又要搞那样?听到这话的李鸿章皱眉的沉思了片刻。

    他现在,提到王陵就有些感觉到浑身的难受。这小子到处捅幺蛾子,虽然说后面都还是化险为夷,但是自己老骨头了,可是真的经受不起这方面的惊吓?

    “透露具体是什么没有?”李鸿章低头想了下后再次问道。

    张佩纶蠕动了下嘴唇片刻后淡定道“岳父,似乎好像是关于海军今后发展方针的事情。”海军?李鸿章愣神一下,随即也就知道说的是水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