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谁偷袭了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克林威力都不知道说什么,他总感觉到,长顺说的话,实在是有些让人感觉到恐慌。

    “总督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长顺老脸一黑道“什么意思,我闽浙总督府已经对你们下达了文件,而你们也转发了九龙总督府,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突然偷袭我福建水师,并且对我福建水师

    造成重创。”

    别吓人啊。克林威力咽下了一口唾沫。他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些能力的人,他咬了下嘴唇后道“总督阁下,这个事情可不能开玩笑。”

    谁他么的给你开玩笑了,长顺冷哼一声道:“你们看怎么办吧。”说完这话,长顺冷冷的没有说任何话,直接走了出去。

    等到长顺出去,克林威力这才打开文件看了下去。

    砰,将文书看完后,克林威力直接将文件砸在了地上后怒气冲冲的对身边的侍卫叫嚷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立即询问九龙总督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乱了,整个闽浙已经全部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大街小巷说的事情,那都只有一个,远东舰队,偷袭福建水师,福建水师被迫反击。  事情越来越严重,无数的百姓,开始围堵了英格兰公使馆,作为曾经威风八面的克林威力,此刻却只能胆战心惊的站在窗户面前,看着不远处,被楚军挡在了外面愤

    怒的百姓。

    啪……窗户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克林威力赶紧回头看了过去。一块很大的砖头,就停留在了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

    上帝啊,上面究竟是要干什么啊。克林威力心中悲愤的想到。九龙总督府,总督揆恨不得此刻自杀,现在,在他手中,是两份文件,一份是闽浙公使馆发送过来的文书,而另外一份,那又是死里逃生,率领着远东舰队残部回来

    ,维尔送达过来的战斗结果汇报书。

    两个文件,根本就是不同的版本,揆一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信任谁的。

    “你告诉我,我该信任谁?”脸色铁青的揆一看着面前的维尔到。

    维尔此刻还包扎着绷带,他看了下面前的揆一的眼神,看出了他不信任的眼神,但是这个事情,还用去想嘛。

    如果真的是福建水师说的那样,是王陵说的那样,自己是发动的偷袭,自己会损失这个惨嘛。四艘舰船沉没,这其中还有太子号。

    这说出去谁信啊,偷袭还他么的被人家打沉了四艘舰船。

    “总督阁下,如果是我偷袭,我会损失这个惨嘛,这王陵是倒打一耙,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维尔赶紧解释。

    真的假的?揆一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维尔。但是似乎,他还是相信了维尔的话。

    正待仔细询问一下情况。一个侍卫再次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一份电文递给了揆一。

    揆一接过电文看了过后,顿时叹息一声道:“就算是你说的是对的,现在我们也处于被动了。”

    什么意思?维尔看着面前的揆一,似乎有些不明白,揆一想要说什么。见维尔不明白,揆一直接将电文递给了维尔道:“王陵居然集中了各大报社,召开了发布会,说我们卑鄙偷袭,造成福建水师被打的惨不忍睹,如今各国公使馆,对于

    我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感觉到愤怒,而闽浙地区百姓,已经围了公使馆。”

    什么?维尔听到这话,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世界上还有公道嘛,简直就是颠倒黑白啊,自己的远东舰队被打的元气大伤,而福建水师不过是几艘巡洋舰沉没。主力舰一艘都没有事情,可是如今,这福建水师

    还有脸说他们损失惨重,惨不忍睹,

    真他么的臭不要脸的。维尔在心中不停咒骂。

    揆一叹息一声后看着面前的维尔道:“我们已经无法隐瞒了,只能立即上报,让上面的人决定,这次事情我们究竟该要如何去处理。”雾都,今日的天气很好,起码太阳早早的就出现在了空中。作为首相的普里姆罗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种温和的阳光了,因此他将窗帘拉开后,就露出笑容,静静

    的欣赏着这难得的时光。

    敲门的声音让普里姆罗回头看了过去,这一看,海军大臣丘吉尔正满脸冒汗的冲外面冲了进来,而紧随其后进来的,却又是外交大臣。

    “首相阁下,出大事了。”一向沉稳的丘吉尔此刻如同被炸了魂的鬼一样发出哀嚎。

    这一声哀嚎,将普里姆罗都吓了一跳,他都搞不明白,如此好的天气,能够出现什么事情。

    “首相,出事了。”外务大臣走到普里姆罗跟前后递上了一份文件。

    普里姆罗拿起文件看完后,顿时砰的一巴掌将文件打在了地上后冷冷的看着丘吉尔问道:“你怎么解释。”解释什么啊,自己也都是才知道这个消息,丘吉尔感觉到自己内心十分的委屈,但是他还是将电文递给了普里姆罗道:“首相阁下,我也是才受到,在远东,我远东舰

    队和王陵的福建水师发生了摩擦的事情。”

    摩擦,有这个大的摩擦嘛,打沉福建水师军舰,难道不知道,当前,帝国需要王陵,需要他远东的利益怎么的。王八蛋,也不知道远东方面是在干什么。“那你告诉我,摩擦是多大,居然打沉对方三艘巡洋舰,重创左宗棠号舰船,你们海军是要干什么,现在你看看,王陵已经兴师问罪来,说我们卑鄙偷袭他们福建水师

    ,让我们给一个交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普里姆罗恨不得撕了他丘吉尔,这丘吉尔一个战争分子,他怀疑,这次事情,就是他丘吉尔搞出来的事情。什么?要点脸行不行啊。什么叫偷袭他,分明就是他先开火的,而且这受到重创的,也不是他福建水师啊,他好歹主力舰一艘都没有沉没,可是帝国,太子号以及三艘巡洋舰沉没啊。主力损失了一半了,这究竟,谁他么的才是受害者。丘吉尔在心中悲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