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第一次碰撞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许寿山的命令刚下达不久,

    那中部的两个椭圆形的布罩开始被士兵掀开,布罩一掀开,

    就露出了一个看起来十分怪异的东西来。

    这玩意长将近三十五米左右,椭圆形,前面大,后面在这背上,还有一个凸出的一个大包,包下还有两个如同鱼鳍一样的东西。

    许寿山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概有十几个士兵从那大包中跳进去后,随即吊篮就开始将这几两个东西放了下去。而同时,卫青号也开始将这怪异的东西调了下去。

    “这叫什么潜艇的,有用嘛?”许寿山看着正在缓缓往下沉下去的海龙,扭头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身边的琅威理。

    根据福州船政局那边的说法,这玩意能够在水底下释放鱼雷,

    这东西许寿山可是一直不相信,这全是铁拖拖,恐怕下去就沉底了,还能够释放鱼雷,这是不是太吹嘘了一点。“

    “我怎么知道。”琅威理嘟嚷了一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的厉害,如何能够知道这玩意能够释放鱼雷。

    算了,见琅威理这么一句话,许寿山也不在说什么,而是从副官哪里接过了钢盔戴在脑袋上和琅威理一起看着远处的情况。此刻,远东舰队旗舰太子号舰桥上,维尔已经露出了一丝的冷笑。他不停的对着身边的参谋等人发出命令,调整着战斗队形,以期望能够在一会的战斗当中,将火炮

    优势发挥到最大。

    维尔不停的下达命令,同时也观察着福建水师的动静。仔细的观看,维尔心中也不由得佩服福建水师的指挥官来,居然在这么快的时间,就占据了有利的地形,上风向不说,而且还是使用的一字阵列,将所有侧弦火炮都

    对准了自己。

    “司令官下,看来他们知道我们这是要动手啊?”副官看了过去后道。知道又如何,难道以为懂得一点皮毛,就敢在自己面前动粗了,他福建水师还嫩的很呢,维尔想到这后笑道:“那又如何,他们不过是学习到了一点皮毛而已,就敢在

    这里放肆,简直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打旗语,这是帝国海域,让他们立即离开,不然视同开战。”

    霸气的语气,维尔能够保证,只要自己说出这话,只要稍微有点本事的,那都会离开,毕竟帝国的名气在这里,容不得任何人来挑战。

    不过似乎,他这次的作用根本就不管用了。

    大概过去不到一分钟时间,副官走了过来一脸悲愤道:“司令官下,对方回应,这是他们清国的领域,并且这里是演习地点,请我们迅速离开,以免发生了误会。”

    误会,这地方一直就是帝国在巡逻,还有什么误会,人家都已经欺负到这个点了,居然还敢让自己离开,难道真的以为,远东舰队是吃素的嘛。

    “既然他们不离开,那就只能让他们尝尝我们炮火的滋味了,传令下去,进入射程后,立即开火。”

    左宗棠号舰桥,琅威理静静的站在了舰桥上,看着远处的太子号。轰轰猛的一声轰鸣,从太子号主炮位置,一下喷射出来将近十几米远的烟雾,紧随其后,两颗小黑点居然从空中落了下来,直接落在了距离自己将近八十米的地方

    。

    “他们动手了?”许寿山看着冲天而起的水柱,吆喝道。

    琅威理吐了一口气后道:“开炮。”

    轰轰轰

    左宗棠号主炮率先展开射击,双方在距离六海里的海面,开始交火。

    原本平静的海面,一下如同煮沸一般的开始翻滚起来,海面冲刺着硝烟的味道以及轰鸣。

    第一次交手,双方距离实在是太远,都没有打中。

    远处的海水突然冒起,琅威理盯了片刻后再次叫嚷道:“修正射击,穿甲弹。”

    穿甲弹是在进入对方舰船里面后发生爆炸,这东西可不是原来那种不爆炸的,而是进去就爆炸,要是鱼雷巡洋舰,中一颗炮弹,几乎也就算报废了。

    轰轰轰轰左宗棠号主炮再次发出怒火。

    而同时,扬威号等舰船,也发出轰鸣声。

    他么的。他们真的还手啊,维尔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的福建水师舰船,心中的颤抖可不是一般的吃惊。

    以他的意思,福建水师在得到自己的炮火警告后,定然会离开,可是如今,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对方根本就跟自己打起来了。

    轰

    一发炮弹在距离太子号不到三十米的地方爆炸,那被炸起来的海水,一下就将维尔给浇的透心凉。

    娘啊?看着那不到三十米爆炸的炮弹,维尔心都颤抖了一下。

    这不过是第二次齐射而已,对方就达到了自己不到三十米,作为老海军,他如何不明白,福建水师的训练程度,是达到了什么标准。

    一般来说,只要三次射击,能够抵达对方五十米,那就算是优异了,可是如今,这他么才第二发啊,就距离自己不到三十米。

    下一次,那会是什么情况,维尔胆战心惊的在心中想到。轰一阵火光响起,维尔刚想到这,在他旁边一百米左右的夜叉号巡洋舰已经挨了对方一炮,那炮直接将夜叉号的烟囱诶炸没了,肉眼可见,十几个水兵被直接打下

    了海面。

    “集中火力,先打左宗棠号。”维尔冷冷的指着远处正在游戈的左宗棠号就大声叫嚷道。

    先开火的没有击中对手,反而让后面开火的给打中了自己一艘舰船,这要说出去,帝国的脸就真没有了。

    今天,如果不将福建水师留下几艘战船来,自己这个远东舰队司令,还有什么脸面在在这里,

    虽然说维尔根本不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是他也明白,左宗棠号可是福建水师的旗舰,只要打掉了他,那么这场战斗,气士上,自己就赢了一半。

    轰轰轰所有的炮火都集中到了左宗棠号,一直就相安无事的左宗棠号,一下,就让炮火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