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不撤后果自负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艾菲尔德揉动了下自己的双眼,似乎是感觉到这司令塔当中看不清楚任何的情况。他随即和副官走了出去来到了舰桥,从这里看过去,远处,的确是庞大的舰队,只是现在,距离太远,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对方究竟是属于谁,但是,不管属于谁,在

    往前不远,那就是帝国的海域了。

    “那他么的是谁啊?”艾菲尔德放下望远镜问道身边的副官。

    副官结结巴巴的,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庞大的舰队,究竟是是谁。

    见到副官没有任何回应,艾菲尔德只能叹息一声后道:“帝国海域容不得任何侵犯,立即进入战斗戒备,炮弹上膛。”

    咕咕咕……战斗警报拉响,正在船舱当中休息的士兵迅速跑了出来,拉扯开了遮挡的炮衣,开始调整巨炮,瞄准远处的海面。

    庞大的舰队似乎还看不到任何的情况,也看不到任何的标志,艾菲尔德的内心在不停的跳动,这种折磨,让他十分难受。

    “发现福建水师,大型战舰两艘,巡洋舰六艘,鱼雷巡洋舰六艘。”正在心慌意乱的时候,桅杆上的瞭望兵已经迅速报出了数据。

    噗……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的艾菲尔德扭头问道副官:“他们不是在福建嘛,怎么跑这里来了、”

    鬼知道,副官也正在想这个问题。

    那福建水师,巡逻海域根本就不是这,这里,可是广州水师的巡逻状态。

    “报告,对方打来旗语,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他们的领域,让我们立即撤离。”副官还没有想完,信号兵已经传来消息。什么?要点脸行不,这里本来就是划分给帝国的,就算不是,但是这些年来,帝国在这里巡逻,他清国都没有说什么。现在好了,对方居然说这里是他们的地界了,

    这他么的。

    “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海域,让他们立即离开。”艾菲尔德十分硬气的叫嚷道。

    左宗棠号铁甲舰上,许寿山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后道:“琅威理,他们好像不听我们的告诫,让我们离开啊。”

    站在边上的琅威理再次看了过去片刻后扭头道:“这次,我们的任务,并不是要挑拨起来战争,而是要逼迫他们放弃对倭国建造军舰。”

    许寿山当然明白,几天前,大帅召集自己和琅威理前往将军府,当时,大帅分析,这英格兰为了能牵制自己,有可能会对倭国建造军舰,因此大帅下达命令,一旦英格兰方面要是同意

    对倭国进行建造军舰,那么福建水师就立即南下,以演习的名义,在他英格兰九龙一带进行威慑,让其取消对于倭国的建造。

    “要继续前进嘛?”许寿山回到了现实当中,开口问道。

    琅威理并不曾说话,而是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副官,副官见到琅威理的表情,当即仰头大声对桅杆上信号兵大声叫喊道:“前进五。”

    整个舰队航速一下再次提速。庞大的舰队,开始往橡皮树号方向扑了过去。

    我草,这是什么情况,艾菲尔德本来以为,一旦自己发出信号,对方见到自己的英格兰远东舰队,好歹也是能给一个面子,就算是不立即离开,也会减速。

    可是现在,这哪里是有减速的意思,完全是再一次的加速前进。

    “舰长,现在怎么办啊,他们根本就不听我们的啊?”副官皱眉问道艾菲尔德。

    现在艾菲尔德心中也有些惊慌了。

    帝国多少年来,用一艘舰船就能够吓破好多国家的舰船,就算是法兰西方面,也会给自己这种面子。

    可是,王陵的福建水师,这简直就是不给自己任何面子。

    怎么办?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该怎么办?“舰长,他们打来旗语,让我们立即离开,不然就开火了。并且他们提出,一个小时后,范方圆十五海里,将会他们的演习区域,任何胆敢闯入的舰船,将会遭受到无

    情攻击。”

    “他们太放肆了……太……太放肆了。”艾菲尔德大声咒骂,但是现在,他的语气,可是没有了刚才的刚硬。

    这地界究竟是不是属于九龙,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本不是,这是属于清国的海域,如果自己的海域,那就要往后面倒退二十海里,只是,一直以来,帝国的舰队都是在这里进行巡逻,而广东水师,也根本不会提出

    任何的反对。

    然而如今,福建水师下来,根本就不给自己这个权利了。

    “继续前进。”艾菲尔德蠕动了下嘴唇,他坚信,福建水师就算在怎么厉害,也断然不会对自己开战的。

    嗡嗡嗡……

    船机的转动声一阵阵的传来,副官几步跑到琅威理以及许寿山跟前敬礼完毕后道:“司令,对方根本不听从我们的信号,依旧还是在往我帝国海域航行。”

    “他么的。”琅威理捏紧自己的拳头再次看了过去,那橡皮树号,根本就没有任何停止,甚至转舵的意思都没有。

    “老琅,怎么办,对方不听啊,要不要动手,要知道,这一会可是演习区域。”许寿山皱眉问道。

    琅威理现在才是福建水师司令,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后随即开口道:“传令,所有舰炮,对准橡皮树号。”

    琅威理的想法很直接,那就是,利用强大的舰炮,逼迫他们转舵,华夏的海域,现在可容不得任何人进来,如果没有经过同意,就算是打沉你都活该。

    橡皮树号舰桥,看着正在缓缓转动过来对准自己的舰炮,艾菲尔德不停地咽下了唾沫。

    第一次啊,帝国的舰队,居然让人家给瞄准了。

    多少年,这似乎是多少年前才发生的事情,不对不对,去年就是,在地中海,上次他们就瞄准了自己。

    “舰长,他们舰炮对准我们了,怎么办。”副官还没有说完,信号兵再次惊恐叫到:“舰长阁下,他们只给我们五分钟时间,过期后果自负。”尼玛,威胁我嘛,艾菲尔德皱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