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谁跟我抢我打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井上馨真的快要崩溃。

    王陵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发起了,前面的还算是人话,给帝国建造,但是后面,那说的有些就不要脸了。

    王陵在这上面,提到了三点,第一点,要将帝国最美的富士山用万万白银卖给王陵。

    他大爷,这可是帝国的神山,如果要是卖给了王陵,帝国的脸可是真的没有了。

    这是第一,第二,皇室要将皇室成员送一个到福州,作为人质,第三点,王陵要求就是今后的战利品,他要占一半。

    不要脸啊,这简直就是畜生才会想出来的事情。

    “不能答应,绝对不能答应,这对于帝国来说,是绝对不能答应的。”山县有朋蠕动了下嘴唇,将已经皱巴巴的电文给捡起来再次看了一下后肯定道。

    井上馨深吸一口气,他在心中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绝对不能答应,可是,帝国现在不答应,能行嘛?

    “首相阁下,恐怕我们这次不答应都不行了。”井上馨开口道。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山县有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井上馨后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井上馨叹息一声后坐在沙发上。“首相阁下,当前,我们只能答应王陵,不说王陵这次给予我们的价十分公道,而且还会给我们免费建造几艘巡洋舰,一旦这些军舰到达我们手中,到时候帝国,对付太平洋舰队将会更加容易。只要我们打败了北极熊,从他们哪里获得大量的赔款。占领远东,如此以来,我帝国接受太平洋舰队,增强帝国海军力量,而那时候,我军可

    以从北东两个方向对王陵发起进攻,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暂时的而已。”

    暂时的?山县有朋低头沉思了下后道:“这个如果没有天皇的同意,咱们恐怕。”

    井上馨当然明白,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情,如果天皇不同意,其他都是白塔,不过他想了一下后道:“首相阁下,我觉得天皇应该是会答应的。”

    这个?

    山县有朋蠕动了下嘴唇后道:“这就不知道了。”

    福州,将军府,张庆一脸疑惑的坐在了椅子上,而他的目光,正看着正在喝茶的王陵。

    喝完茶水的王陵抬起头看了下张庆,在发现张庆那疑惑的眼神后问道:“你有什么就直接问,别憋着。”

    张庆的确是有疑惑。这次,给倭国建造军舰收八折就算了,还要给他们免费建造,而倭国给予自己的汇报,不过就是出卖一个富士山还有一个皇室成员而已,这算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

    的好处嘛。”“老大,我就是不明白,这次买卖,咱们是不是亏了,你看看,咱们这次整的是什么,花费那么多钱,免费送给他们军舰,可是咱们得到了什么,就一个富士山,那到

    处都是雪,拿来干什么,种白菜都没有地方。”

    切……王陵冷哼一声后淡淡站起来道:“你的眼光还是有待提升,悄悄你那个出息,你真以为我们是亏的,不过你说的很对,暂时看起来,咱们的确是亏的,不过从长远角度

    来看,咱们可是赚大了。”

    朗格意思?张庆眯起眼睛看着王陵。王陵笑了一下后道:“你看不出来,倭国一直来就没有放弃对付我们,这一次,他们将目标看向了北极熊,那是因为我们东拉西扯的才拉扯过去的,他们战胜了北极熊

    ,到时候肯定会对我们动手,而这期间,肯定会花费一定时间,我可不希望他们做好准备,所有就留下了一手,到时候用富士山动一下手脚而已。”

    张庆若有所思片刻后道:“老大,你要富士山,是在哪里埋藏了一个定时炸弹吧。到时候你想以那个为借口动手。”

    差不多,而至于要皇室的人过来,其实那家伙来不来都没有多少印象,自己不过是要洗刷一下倭国而已。

    “你觉得你这个,对方会答应嘛?”边上的李亚荣见王陵如此信誓旦旦的,皱眉一下开口问道。

    王陵长长吐了口气后道:“当然会,因此咱们的价格最公道。其他他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得到任何这种满意的答案。”

    公道?

    张庆歪着脑袋,在哪里沉思了很久都没有回味过来,一艘军舰报价多出一百三十万白银,这还叫公道。这是哪里来的公道。

    “报告。”

    正疑惑当中,一个士兵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一份电文递给了张庆道:“报告局长,长青急电。”

    长青,张庆接过了电话看了过去,随即他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王陵后道“老大,长青急电,倭国商业大臣和海军大臣访问了英格兰公使馆。”

    英格兰?

    王陵心中咯噔一声,将电文一字字的看了过去。

    要遭。王陵蠕动了下嘴唇在心中咯噔一声。

    “看来,倭国并不领情啊,居然去见英格兰了.”李亚荣不想洗刷王陵,但是稍微想了一下,她还是将这个并不让王陵高兴的王陵说了出来。

    王陵深吸一口气后眨眨自己的眼睛,好片刻后,他将目光看向了张庆。

    张庆低头想了下后道:“老大,我会立即关注英格兰的情况。”

    王陵嗯了一声,在见到张庆出去后,王陵这才扭头看向了李亚荣后道:“将许寿山和琅威理叫来。”

    要干嘛?李亚荣蠕动了下嘴唇,但是她并没有询问什么,而是嗯了一声转身退出了书房。

    该死的,这是我的买卖,谁跟我抢,我他么就跟谁急。

    我可不管你是谁,这次的买卖,只能我做,如果你英格兰要插手,我不会顾忌咱们以前深厚的友谊。

    到自己嘴巴里面的肉,怎么能够让他人给他么的抢夺了过去。

    奶奶的,最好知道咱们的厉害,打开了窗户,王陵冷冷的看向了西边方向很久,这才捏紧自己的拳头发出了咆哮。这事,不算完。他心中清楚,这次,只能让自己来建造他们的战列舰,其他人,都不合适,毕竟自己,不好动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