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这钱划算嘛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尼古拉敢保证。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如此大的事情,福建水师就这么轻飘飘的过去就完事了,鬼才相信,还有那个盒子,居然如此重要,需要一个舰队副司令送过去。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捕快去给我查。”见到两个人还跟木头一样的站在哪里,尼古拉气急败坏的吼道。

    外务大臣和情报大臣被这么一怂,慌忙退了出去。

    混蛋,等到两人刚出去,尼古拉猛的一巴掌将手中酒杯砸在了地上。

    他想不通,王陵为什么能够忍受下来这么一口气。

    天子发怒,那后果十分严重,外务大臣和情报大臣出了房门,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后对望了一眼。

    两人心中都明白,如果这次不迅速的将这个事情查出来,到时候自己两人的脑袋都要搬家。

    北极熊的情报力量,其实并不差,特别是两人的小命都遭受到了严重威胁的时候,那办事的效率。更是出奇的快,

    第二天下午十分,情报大臣就得到了密电。

    看着密电上的内容情报大臣脸都有些发绿,浑身都在颤抖。他真的不知道,这份内容,自己该如何去跟尼古拉汇报。

    他么的,王陵这个王八蛋,心中咒骂一声,情报大臣将手中的电文放入衣兜当中,就往外务大臣的府邸而去。

    他来这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并没有经过任何的通报就走了进去。

    见到外务大臣还有心情在哪里喝酒,他上前将衣兜当中的电文砸在了桌子上后道:“你还有心情喝酒了,出大事了。”

    出大事?怎么回事?外务大臣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将桌子上的电文拿了起来。

    这一看,顿时将他满脑袋的究竟都吓得一干二净。

    这电文上的内容,是从倭国传来的,上面明确将了一个事情,那就是盒子里面的东西,不是什么,正是当初列夫斯基签署的那份协议文件。

    糟糕,看到这内容,外务大臣一下站起来后对情报大臣道:“快,立即通报陛下。”

    皇宫书房,尼古拉看着面前的两人如此惊慌的眼神,他淡淡的问道:“怎么了,你们脸如此难看?”

    情报大臣用手捅了下外务大臣,他明白,自己还没有外务大臣受到宠爱,因此他希望,这个事情,让外务大臣来汇报。

    作为好友,外务大臣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他蠕动了下嘴唇后道:“陛下,咱们让王陵算计了。”

    算计?尼古拉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外务大臣片刻后歪着脑袋问道:“什么意思?”外务大臣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尼古拉后有些悲愤的道:“陛下,咱们都让王陵耍了,王陵并没有因为我们给予他的那份秘密协议跟倭国交恶,相反,他将原件原封不动

    的送给了倭国。”

    翁的一下,听到这话的尼古拉有些不敢相信的用疑惑的眼神拿起来了桌子上的电文。

    一字都没有放过,在见到最后那上面的文字后,尼古拉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那血液,直接将洁白的桌子都给染红。

    “陛下。陛下。”见到尼古拉突然之间吐血后双眼无神,这可是将外务大臣和情报大臣给吓了一跳,两人都冲了过来十分担心的呼唤。

    尼古拉是真的被气到了。这几天,天天都在想王陵会跟倭国打起来,可是到最后,不是自己刷了王陵,而是自己被王陵给洗刷了。这份文件,王陵原封不动的交给了倭国,那他么的就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啊,本来倭国对于自己就有些不满,如今王陵这么一干,整个倭国上层,那根本就不会仇恨王

    陵,反过来恨自己了。

    “王陵,我跟你势不两立。”尼古拉愣神片刻,捏紧自己的拳头,根本就不擦拭自己嘴角的血液大声叫嚷道。外务大臣也不知道是脑袋打铁,还是怎么的,他见到尼古拉并没有什么事情,当即再次开口道:“陛下,因为这个事情,伊藤博文内阁已经完全倒台,如今是山县有朋

    组阁。”

    尼玛,尼古拉心中咒骂了一声,两眼一番,直接倒在了地上。

    呜呜呜

    天津码头,尼古拉晕倒在皇宫的事情,王陵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他正站在秋津州舰桥上,静静的看着正在渐渐远去的码头发呆。

    已经是寒冷的季节,这海面更加的寒冷,张庆见到那寒风呼啸,赶紧进入司令台,将王陵的披风拿了过来。

    “老大,冷,披上吧。”

    王陵见是张庆,接过了披风披在身上后根本就没有说话。而李亚荣,因为天寒的原因,早就已经进入了船舱当中。张庆在心中一直有一个问题,在总督府,老大只是让自己去贿赂一下那个宠臣斯科特其,但是并没有说出最高的价位是多少,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一两万就能够打理

    好的事情,因此他见现在王陵无事,只能开口问道“老大,这次贿赂斯科特其,咱们打算用多少钱?”

    王陵听到张庆这么询问,当即他回头看了下后缓缓道“不管多少,都要将这个事情办成功。”有必要嘛?如果对方狮子大开口,要个几百万的白银,难道这笔钱也要出嘛?听到王陵如此认真的口气,张庆万分不理解,他不明白,花费这么多钱,去贿赂一个废

    物,这究竟值得不值得。

    “老大,这样值得嘛?”张庆想到这,皱眉看向了王陵问道。

    值得不值得,王陵深吸一口气抱起双臂看着远处的天空,片刻后,他才认真肯定的道:“值得。”值得?究竟哪里值得了?张庆根本就不明白,这究竟有什么值得的,花费如此多的钱,换回来的不过是暂时关外的平定,如果,将这一笔钱投放在关外的建设上,那

    可是能够做出很多的事情,不管是教育,还是其他,似乎算起来,都要比投入到这个废物身上,要好得多。要是投在这斯科特其身上,张庆觉得,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