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南边并不稳定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也不能这么说,现在一切都只是分析而已,王陵的意思,没有多少人能够猜测到,他做事情向来不按照常理出牌。

    “不一定,王陵的用意目前我们并不清楚,因此咱们还是小心为妙,必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井上馨沉思到这开口道。

    山县有朋听到这,当即抬头看着井上馨。

    井上馨这话让他感觉到有些疑惑,但是似乎,也有些明白。见山县有朋不明白,井上馨缓缓吐出一口气道“首相阁下,王陵当前对我们是不是要展开报复,这一点,我们还不能够完全确定,以防不测,当前,我联合舰队。各

    地陆军、以及炮台要立即进入一级戒备状态,一旦开战,我们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调动兵力,而不会遭遇被动。”

    这已经是当前最坏的打算,王陵不打自己还好,打自己,就算是要灭国,那也只能打下去。山县有朋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个方案。但是既然如今井上馨已经提出来,他也只能点头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各地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另外,让川上操六立即着

    手调查,王陵的动静,特别是他在关外的几个兵团,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动。”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井上馨站起来应了一声后随即走出了首相府。

    蠢货,等到井上馨出去,山县有朋在心中咒骂了一声,他咒骂的,当前也就是一个人,伊藤博文。

    如果不是这老头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帝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这一个主意,直接将帝国推到了悬崖边缘,随时都有可能会率先去,万劫不复。

    田庄台,经过几天行军,王陵总算是来到了这里。

    曾经的战火硝烟的战场已经消退的无影无踪。站在这码头边上,王陵甚至能够看到远处,当初为了防御清军铁良所部而建设的战壕。

    如今,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那战壕左右,已经张满了青草,从这里看过去,也只能见到一丝的痕迹,还能够知道,哪里,曾经是热火朝天的战场。

    远处的海面,一缕煤烟出现在张庆的视线当中,他慌忙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后对正在看着远处山坡战壕的王陵道“老大,秋津州来了。”

    秋津州原本是倭国的巡洋舰,但是却在上次海战当中给当了俘虏,如今,他编制是属于北洋水师,而且还是当着主力战舰在使用。

    这次回福建,本来应该是福建水师将其护送回去,然而此刻,福建水师还在从倭国返回的路上,因此王陵只能调动北洋水师战船,护送自己返回。

    王陵回头看着那艘悬挂着龙旗的战舰,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这舰船,看起来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那舰首,依旧还是用的倭国的菊花微章。“不伦不类的,回去告诉丁汝昌,将那个菊花微章给我取下来,换上咱们的大金龙头,实在太难看了。”王陵抽了一下嘴角,他本来留下这个就是洗刷倭国的,如今既

    然大家都和平了,而且自己还需要利用一下倭国,所以,这些没有用的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在弄了。

    “明白。”张庆应了一声,赶紧的往前打出信号,让舰船过来。

    秋津州毕竟是四千多吨的大舰船,这田庄台不过是一个小码头,舰船根本无法过来,因此它停靠在距离码头将近一公里的地方后,从上面就放下了两艘救生船下来。

    十来分钟后,现任秋津州管带。原本广丙鱼雷巡洋舰管带程璧光就从来到岸上后敬礼道:“大帅。”

    对于程璧光,王陵不想去做过多的评论,他笑了一下后道:“来得是刚刚合适,我们也是才到这里不久,走吧。”王陵带的行礼并没有多少,因此两个船只足够用了。等到全部进入舰船后,王陵来到了舰桥,看着远处的陆地叹息一声。他知道,这次自己离开这里,估计又要等到

    半年后,才会再次返回。

    一去如旧,返回如新,王陵知道,当自己再次回来的时候,这里,肯定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大帅,是直接去福州,还是说要在什么地方停留?”程璧光接到的命令就是来这里接王陵,但是他却不知道路线究竟是怎么去走。

    王陵低头想了一下后道:“先去天津。”

    去天津?边上的张庆张了张嘴巴,他似乎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老大,怎么要去天津一趟。王陵是有自己的考虑,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当前还不完全成熟,自己该不该在现在动手,他有些拿捏不准,因此,去天津,也是去跟李鸿章商议一下,这个计划,

    究竟,该不该执行。一旦执行,那就必须要拿下。

    “去天津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跟老头子商议一下。”见到张庆有些疑惑,王陵笑了一下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大,你别神神秘秘的,透露一下,这次咱们是有什么样的大行动啊?”

    见到张庆和李亚荣如此的好奇,王陵左右看了下,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人,他直接坐在了甲板上道:“你觉得咱们南边稳定了嘛?”

    南边稳定没有?这可是将张庆难道了。他想了片刻后道:“老大,如果从我们闽浙来看,咱们是稳定的,但是要是从全局来看,从我们华夏当前的情况来看,并不稳定,我们南边,英格兰舰队虎视眈眈,安

    南南部的法兰西,甚至是德意志都蠢蠢欲动,这些来看,咱们南边,其实并不稳定,两广,西南各地,现在都是处于一种危险当中。”长见识了,见张庆这么一说,王陵十分欣慰的点头道:“你说的很不错,咱们当前,并没有多少的稳定,所有说,咱们这次回去,就是要将南边的一些事情给处理了,

    到时候咱们在回来好好的收拾收拾他北极熊一次。”啥意思,听到这话的张庆翁的一下,他怎么感觉到,老大这次的做法,是真的有些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