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四年我不能白白等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福建水师不要说整个主力舰队,就算是左宗棠号和卫青号,都够这倭国的联合舰队喝一壶的,这摆明就是自己在欺负人,怎么就变成别人欺负自己了。“好了好了,不跟你说这些了,咱们赶紧走,这伊藤博文要是看到了那份内容,估计会突然之间对我们下手,咱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琅威理想了片刻后拉扯着还有

    些不满意的许寿山走了出去。

    首相府,伊藤博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刚才在宴席当中,许寿山居然如此的对待自己,那宴会当中,那么多的高级官员,亲眼见到自己被许寿山给洗刷。这一幕,让他内心十分的烦躁。

    咚咚咚……

    喝酒解闷的伊藤博文抬头看去,井上馨和陆奥宗光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两人是刚才去送福建水师离开的。

    “走了嘛?”伊藤博文有些疑惑的问道。井上馨嗯了一声道:“走了,如今已经离开了京都,咱们绷紧的心,总算是松懈下来了。这两天可是将我吓得不轻啊,那码头上的舰炮,有意无意的对准了我们的炮台

    还有港口,看着都让人害怕。”

    伊藤博文叹息一声,他何尝不是这样,福建水师到达这里后,并没有根据规矩将舰炮遮挡起来,反而是大张旗鼓的转动了火炮,直接的对准了炮台以及港口。

    自己曾经派人去询问许寿山为什么要这么做,然而对方给自己的答案,让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拒绝,清洗舰炮。

    他肯定这是一个借口,这舰炮一般都是要进入船坞清洗的,可是福建水师如此大张旗鼓的清洗,这摆明了就是想要用那火炮来威胁震慑自己而已。

    “走了好,咱们也算是能够松懈下来了。”伊藤博文说完,随即打开了抽屉后将那个墨黑色的盒子取了出来。

    井上馨见到那盒子是许寿山亲手交给伊藤博文的,他疑惑的走了过去问道:”也不知道王陵送来的是什么,居然要亲自让许寿山送来。”

    伊藤博文现在都不明白,他当时在宴会厅就恨不得打开看看究竟是什么,但是最终他忍耐了下来,毕竟当场打开,这并不是一个礼貌的行为。

    现在见井上馨询问,他想了一下后淡淡说道:“要不打开看看?”

    见到两人稍微点头,伊藤博文打开自己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把精美的匕首后将上面的封印打开。

    盒子一打开,上面露出了一个黄色绸缎包裹起来的四四方方的东西。

    什么玩意,要包裹成为这样伊藤博文缓缓地伸出手打开了上面的黄色丝绸。

    似乎是一份文件。伊藤博文拿起来仔细看了下,他好像记得,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东西。

    井上馨见到那熟悉的壳子,当即翁的一下颤巍巍的指着伊藤博文手中的东西结结巴巴道:“首相阁下……这是……这是?”

    陆奥宗光并没有见过那份协议,他见到井上馨如此紧张,一脸懵逼的问道:“井上君,什么东西,让你如此害怕和恐惧。”

    井上馨满脸通红,浑身上下都在冒出冷汗,没有谁比他明白这个是什么东西。

    这包装,是当初,自己和列夫斯基签署原件时候用的外壳。

    “这是……这是,我们和北极熊签署的秘密协议原件。”深吸一口气的井上馨用最快的速度将东西说了出来。

    纳尼?

    陆奥宗光那双眼睛珠子猛的瞪大,他伸出手不顾一切的从伊藤博文手中抢夺那份文件打开看了过去。

    果然,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帝国于北极熊联合秘密消灭王陵瓜分关外秘密协议几个大字。

    “首相……首相阁下。这个……真的是……陆奥宗光真的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现在内心的恐惧,他惊吓的居然将文件都掉落在了地上。

    扑腾一声,伊藤博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悲催的闭上了眼睛后顿时无奈道:“完了。咱们让北极熊给刷了。”

    将军府,王陵此刻正在让文清等人收拾行礼。

    这关外的天气眼看就冷起来了,对于这苦寒的天气,可不是他能够忍受下去的,他决定,先返回福建将军府,在哪里度过冬天过后,等到夏天,在返回这里。

    反正自己是福建将军兼任黑龙江将军,在哪里,那都是一样的。

    “老大,关外土地改革的事情,你不打算亲自监督了嘛?”见到自己的老大正笑眯眯的站在书房看着正在搬运的东西,张庆疑惑的问道。王陵淡定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后道:“土地改革的事情,我已经让依克唐阿和荣禄负责,我相信他们能够处理好,所有我没有必要在这里牵制他们的手脚,这些

    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就好了,我想,等到我回来的时候,这关外的土地,差不多都已经全部规整完毕了。”

    在边上的李亚荣切了一声道:“自己懒就懒吧,还找出这么多的理由。”这个?王陵蠕动了下嘴唇,不错,他是不想在这个事情上花费心思,毕竟这看起来容易,但是到时候肯定要杀不少的人,自己不想见到这血腥的一面,还不如让他们

    两个去面对的好。当然,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考虑。

    如今,倭国已经被自己收拾了,北极熊暂时也会有一定的稳定期间,大概也有将三年到四年的稳定。

    三年到四年,自己总不能就这么傻兮兮的等候下去不是,自己还需要有些事情要处理。

    那南边,听说这段时间有些不稳定,自己必须要过去处理一下,顺便也打开一下进入印度洋的入海口,只有这样,自己往西,才不会受到别人的限制。

    当然,这个事情,王陵还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他只是暂时有这个想法,而要开始执行这个计划,首先,自己还要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这个事情,在这里或者在福建,都能够完成,既然这里已经寒冷下来,那么,就去福建处理,这个关系自己北面稳定的重要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