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你有什么资格拒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看了一下面前的李亚荣,他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根据自己多年来跟倭国打交道来看,伊藤博文在接到自己福建水师要来访问的时候,相信那张曾经嘚瑟的脸,会让他浑身发绿。

    “还用想么,肯定是吓得他流裤子,谁叫他一肚子坏水。”边上的张庆大咧咧的道。

    这话虽然有些过分了,但是王陵也不否认,这伊藤博文这次做了如此意见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安做贼心虚,是铁定会有一定的恐慌的。

    动静,外务部。

    有些双眼发软的陆奥宗光揉动着双眼,在他的案桌上,摆放了好几天来没有处理的公文。

    哎……

    看着这堆积的公文,陆奥宗光深吸一口气准备休息一下在去忙碌,然而那走道当中的脚步声,让陆奥宗光稍微抬起头看了过去。

    进来的人是自己的助手。

    “大臣阁下,清国公使伍廷芳求见。”

    伍廷芳?他来这里干什么?陆奥宗光心中一脸疑惑。伍廷芳早就已经卸任倭国公使,然而和倭国的战争结束后。王陵鉴于伍廷芳的外交能力,跟李鸿章提出让他来担任驻倭国公使馆公使,李鸿章对于这个提议,根本就

    没有任何的反对,直接下令让伍廷芳来担任倭国公使。不过现在,伍廷芳担任清国公使,已经不会跟原来那样的没有底气,以往,清国方面在倭国是不被他们看中的,甚至有时候要见陆奥宗光,那都需要提前好多天说,

    而且还得看对方的脸色。

    而如今,一切都变了,自从这场辽东的战斗打赢后,倭国就成为了孙子,对于清国方面的人员十分重视。

    这一点,在战争前担任过这里公使的伍廷芳深有体会。

    也许在他眼中,那就是朝廷强大的需要而已。

    自己和他并没有多少交际,他来这里是干什么?陆奥宗光皱眉想到。

    “大臣阁下,要不要拒绝。”助手见陆奥宗光在哪里沉思,上前一步轻声问道。

    啪……

    陆奥宗光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巴掌就打了过去。他很不明白,自己的这些人,是不是都是猪头,这已经不是原来,现在清国的力量,已经不是帝国能够抗衡的,现在你去拒绝清国的公使,这是要有多大的勇气,不

    要说帝国,恐怕就是现在的英格兰方面都不敢有这种嚣张的动作。“八嘎,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帝国的情况嘛,帝国现在已经无法和清国抗衡,在没有足够的能力面前,我们拿什么跟清国拒绝。”咒骂着助手,陆奥宗光眯起眼睛喝到:“

    还不去将他带到大厅。”

    助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嗨了一声后赶紧的走了出去。

    外务部会客厅外,伍廷芳笔直的站在哪里,而在他边上,侍卫见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后随即上前拱手问道:“大人,他们是不是不见我们?”

    不见?

    伍廷芳眯起眼睛看了下侍卫道:“你以为他们现在还敢跟以前那么狂妄,安心等待吧。”

    侍卫有些不明白,但是伍廷芳既然说已经等待,他也不好说什么,而是退后了一步握紧腰刀扎站在了哪里。

    刚站好,那个刚才进去通报的人已经走了出来后道:“公使阁下,请。”

    伍廷芳嗯了一声,不慌不忙的往里面走了进去,刚坐下没有多久,伍廷芳就见到陆奥宗光已经从外面走了出来。

    该有的礼仪,伍廷芳绝对不会丢,他慌忙站起来后道:“外务大臣阁下,打扰了。”陆奥宗光心中虽然不舒服但是依旧还是笑眯眯道“公使大人光临,这是我们的荣幸。”示意伍廷芳坐下,陆奥宗光直接开口问道:“不知道公使阁下今日倒这里,是为

    了何事?”伍廷芳并没有在说其他多余的话,他从侍卫哪里接过了文本后站起来走到陆奥宗光跟前递上后道:“为了加强两国的友好关系,以及两国百姓和平,因此我大清国决定

    ,在五天后,将会派遣福建水师主力舰队访问贵国都城。”

    翁……听到这的陆奥宗光差点没有晕厥到了递上,他作为内阁大臣,当初和北极熊的合作他也是在场的,甚至是支持的,本来万无一失,然而前几天,元山那边传来的消息

    让他赶紧到浑身都不舒服。

    六万兵马集结元山周围的边界上。王陵虽然可恨,但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动手,这让当时的好多人都感觉到一定是事情暴露,引起了王陵的反击,那期间,甚至陆军大臣山县有朋直接已经开口,如果

    这次王陵发动战争,首相以及提出这个注意的人都应该直接切腹自杀。

    这不是开玩笑的,帝国当前的情况已经无法在跟清国抗衡。

    陆军方面也许还有一定的拼搏,但是海军是真的废了,根本就无法跟清国的舰队抗衡,不要说福建水师,就算是北洋水师,现在也是吊打自己。

    “公使阁下,你没有开玩笑吧?”咽下一口唾沫,陆奥宗光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伍廷芳已经从天津那边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他知道这陆奥宗光是啪了,因此他笑了一下后道:“大臣阁下,大清国一言九鼎,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大

    臣阁下,这次来拜访的可是福建水师,而不是北洋水师,福建水师的威名,我相信你应该还能够记得。”记得,他么的做鬼都记得,当年北洋水师访问长崎,就他么的一群混蛋的乱来,让北洋水师水兵在长崎被打了,本来这个事情已经算完了,可是王陵却横插一脚,气

    势汹汹的就带着福建水师过来了,还将长崎抢劫的一个花盆都没有剩下。

    这是自己心中的疼,是海军的疼,同时,也是帝国的不幸。

    每年,长崎都会在被抢劫的那天举办一场纪念会,让哪里的百姓记得当初的惨烈。

    那长崎,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十年前,这,都是福建水师所赐的。“大臣阁下,千万不要在发生长崎那样的事情了。”伍廷芳似乎见到陆奥宗光沉思,笑眯眯的对陆奥宗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