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疑惑的两助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李鸿章接过电文一字一字的看了过去,猛的,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后看着杨士骧道:“王陵如此精明的一个人,这次居然让尼古拉那小子给暗算了。”

    一句话,让杨士骧当即感觉到这里面的情况不对,他眯起眼睛看着李鸿章问道:“大人的意思是?”李鸿章深吸一口气道:“暂且不说这个内容是不是真实的,就算是真实,当前,都不能对倭国动手,一旦对倭国动手,我关外暂时的平静,又会再一次的被打破,而关外的建设,也会受到影响,这一点,正是他尼古拉想要看到的,如此以来,尼古拉就有充足的时间,将远东铁路修建起来,到时候我,我关外当前所占的优势,就会再一

    次打破。”好阴险。听到这话的杨士骧倒吸一口气后道:“那我们的赶紧通知王陵,这家伙是属牛的存在,如果不说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恐怕他马上就能够将军舰开到倭国那

    边去,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嗯,以我的名义,立即给他发电,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给阐述清楚,绝对不能让他在这个时候动手。”李鸿章说完,随即将电文放在了一边,至于想去休息的事情,

    暂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就不明白,王陵如此精明,怎么会在这个事情说让尼古拉一个小毛贼个算计了。

    黑龙江将军府,午睡好的王陵慢吞吞的来到了书房当中,一进入书房,他就见到张庆正坐在椅子上,而一边,李亚荣却正在给自己泡着茶水。

    “老大,你来了,我等你有一会了。”见到王陵进来,张庆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笑道。、

    王陵眯起眼睛看了下张庆后问道:“从来没有见到你这么积极过,说吧,有什么事?”

    张庆赶紧的从自己的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王陵后道:“老大,老头子已经传来电文了”

    王陵并没有去接电文,而是端起了刚哈泡制好的茶水后道:“说吧,老头子的建议是什么?”

    “不管情报是否准确,不得对倭国动手。”

    什么意思?让人家给耍了,还不让动手,听到这话的王陵眯起眼睛后看着张庆,他对于这里面的意思,不是很明白。

    张庆见王陵不明白,将手中的电文再次递出后道:“老大,你看清楚就明白了。”

    王陵接过了电文看了过去后:“姜还是老的辣啊,我还真的差点就上当了。”

    王陵已经了解完毕这其中的原因了,李鸿章可谓是分析独特,将这里面的后果一下子就列举了出来。

    张庆见到自己的老大说出如此一句话来后问道:“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办,难道这个事情就算了嘛。”算了?王陵猛的看向了张庆淡定的问道“你见过我什么时候吃了亏算了的,他尼古拉居然在这个事情上给我挖坑,那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敬我一尺,我回他一仗

    ,他给我下绊子,老子就要给他挖个大坑,非得气死他不可。”

    王陵说完,淡定的看了一下张庆后道:“给老头子回电,这口气我忍不下,不动手,但是去转转是不是可以。”

    天津总督府,李鸿章呵呵一笑的将刚才杨士骧手中送来的电文看了一次后露出得意的笑容。

    杨士骧根本就没有明白,这电文中出去转转的意思是什么、他疑惑的问道“大人,王陵这是什么意思?”李鸿章看了下杨士骧片刻后道“还看不出来嘛,这次他吃了哑巴亏,心中的怒气是发泄不出来,因此想要找会场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也许他会利用这次的事情

    ,给倭国一个警告。”

    警告,杨士骧似乎并没有明白。李鸿章微微摇头道:“是警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警告,虽然说目前我还不知道他究竟是会用什么样的办法,但是这个办法,我们是绝对想不出来的,我敢保证,这个

    办法要是出来,不但他倭国的伊藤博文会吓的三天睡不着觉,甚至远在模式可的尼古拉,恐怕又得吐好几口鲜血不可。”

    为什么会这么说?杨士骧都不明白,中堂为何会说出这般话来。

    李鸿章见到杨士骧还是不明白,他随即笑了一下道“不明白啊,那你看看,福建水师又返回的消息嘛,似乎他们还在北上吧?”

    好像,好像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毕竟威海卫那边根本就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这只能说明,福建水师,并没有南下,而是还是在往威海卫行军。

    怪了,这家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杨士骧自认为聪明,但是在这个事情上,他还真的有些不明白,这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疑惑的,可不是他杨士骧一个,就算一直在王陵身边的张庆,此刻都脑袋都如同棒槌一样的有些短路。根据老大的意思,既然说这次是尼古拉的阴谋,那么福建水师北上,就不会在有任何的用处,可是老大,并没有给自己任何的消息,让福建水师南下,反而是让北洋

    水师提督丁汝昌做好迎接福建水师进入的电文。

    这让他很迷茫,已经没有必要在上来的福建水师,再次上来,有什么作用。

    不明所以,脑袋都会快想破的张庆,只能是求助于李亚荣,毕竟他很明白,自己的嫂子那个脑袋,可不是盖的,也许她是能够知道这个消息。

    让张庆十分失望的是,这一次,李亚荣都是处于疑惑当中的。

    “你别问我,我还想知道呢,他这次的行为很怪异,我根本就没有看懂,现在我都还在想这个事情呢?”李亚荣有些不满的对面前的张庆道。张庆低头想了一下,一个事情他搞不明白,弄不清楚老大的意图,他就无法睡觉,因此他笑眯眯的对李亚荣道:“嫂子,要不咱们去问问吧,反正老大现在也没有什么

    事情不是,也许咱们这一问,他还能够告诉我们不是。”试一试吧,李亚荣也正想解开这心中的疑惑,因此微微点头道:“好,咱们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