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福建水师全部加入战斗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许寿山被王陵捅了两下,这才缓过神来看着面前的王陵后结结巴巴的问道:“那是你改装的炮弹?”

    见到王陵点头,许寿山眨眨眼睛:我的亲娘啊,那还是炮弹嘛?一炮下去让人家舰炮都哑巴了。”咽下一口唾沫的许寿山胆战心惊的说道。

    这算的了什么,要是有后世的导弹,恐怕现在孤拔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哪里还容得他一艘小小的巡洋舰在这里嚣张。

    “许大哥,别发呆了,还要你指挥呢?”王陵虽然有指挥的权利,但是刚上战场,这学习的东西,早就被忘得一干二净,而福建水师的旗语,他更加是一窍不通,因此只能让许寿山来指挥战斗,毕竟现在虽然沃尔达号被打掉了主炮,但是他的副跑,还有旁边依旧在升火的三艘巡洋舰,还在炮击。

    许寿山被王陵这么一说,一下反应过来,开始给信号兵给其余两艘军舰传达命令,集中新炮弹,优先打击敌人舰炮。

    轰轰轰接到信号的三艘军舰,开始不顾一切的将炮弹倾斜到法**舰上,就连已经燃起大火的伏波号,也在奋力的用最快的速度,将炮弹打出去。

    冲天火光,以及如同惊雷一样的爆炸,早已经惊醒了在旗舰扬武号上的水师水师提督张成。

    张成听到炮火声,当即就跑到了甲板,等他到甲板的时候,窝尔达正在对准伏波号展开炮击。

    被偷袭了,这是张成的第一反应。

    “大人,法**舰趁凌晨突然袭击我伏波号。先抵达到甲板的水师副管带梁梓芳见到张成过来,当即拱手说道。

    都打起来了,还跟他客气什么玩意,热血冲天的张成猛的扣好自己的衣服:“升火起锚,支援战斗。

    呜呜呜旗舰发出旗语,在港口的其余水师军舰,开始在旗舰的号召下,升火。煤烟开始滚滚上升。夹带着机器的轰鸣,开始解开绳索,往远处的战场而去。

    而就在同时,法国位于下游的军舰已经全部开始开始移动,准备援救现在已经被包围起来的旗舰以及凯旋号。

    凯旋号是一艘装甲巡洋舰,吨位比窝尔达号要多两倍多,而且火炮也不少。

    王陵不知道孤拔是那根神经不对头,不将凯旋号设置为旗舰,反而是将指挥部设置在一艘一千多吨的木制巡洋舰上。

    不过王陵也喜欢这样的接过,法国旗舰是脆皮,打起来容易,而凯旋号威力大,力量猛,以现在自己手中的实力,还啃不动这个东西,因此所有的火炮,现在都在往窝尔达号上招呼。

    三艘军舰,发射的都是王陵改装的炮弹,每一发的威力,不要说是现在的福建水师,就算是法**舰,似乎都没有这种威力。

    不过三轮齐射,窝尔达号就已经彻底趴窝,蒸汽机室早就炸掉。只能是等着下沉,要么被俘虏的命运。

    而旁边的凯旋号,见到旗舰被打爬下,顿时凭借自己的肉装,不要命的开到旗舰的前面,为旗舰抵挡着一部分水师射击过来的炮弹。

    窝尔搭号甲板,孤拔现在脸色比死还难看,刚才,自己还占据了上风,可是不知道他振威号上面发射了个什么东西,一炮下来,就将自己主炮炮手全部炸死不说,还将哪里炸开一个大坑,自己的主炮,承受不了,居然一下子掉了下去,这可是让孤拔恨不得跳海的心思都有。

    主炮被打掉,他当即就预感到后果不堪设想,果然,不到片刻,铺天盖地的炮弹不要命一样的就往自己身上招呼,连续打掉了自己三门副跑以及机关炮,而且舰船多出受伤,锅炉受到打击,眼看,是走不了了。

    自己要不是副官将自己拼命的拉扯到了旁边的指挥塔,估计现在,自己已经是下面尸体中的一员。

    “将军阁下,弃舰吧。”副官见到窝尔达号居然在开始倾斜,顿时咽下一口唾沫后说道。

    法国人太浪漫,打顺风仗的时候十分牛逼,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态,但是一旦到了被打怂货怂的时候,他们的心就不会那么高傲。

    撤离?听到这话的孤拔看向面前的副官。

    “将军阁下。窝尔达号锅炉被毁掉,已经没有救了,你还是撤到凯旋号上在说吧。”副官不说是自己要撤离,而是将要撤离的理由推给了孤拔。

    孤拔正在犹豫不决,猛的一声爆炸,孤拔猛的抬起头一看,尼玛,前面的一门副跑直接被抬上了天,然后又落在了侧弦甲板上,砸下来好大一个洞。

    “撤。”脸色苍白的孤拔见到这么一幕,顿时颤抖的下达了撤退命令。

    早就已经等这计划多时的官兵,开始不顾一切的往旁边的凯旋号撤退。

    扬武号指挥塔,张成正一脸正色的看着远处的战场,他虽然脸上一脸整齐,但是自己的双腿,已经将他出卖。

    现在他的双腿,正在不停的颤抖,就在刚才,他见到,伏波号被敌人击中了船仓,引燃了弹药,冲天的火光当即就将伏波号炸成两截,现在,伏波号的后面部分,已经沉没,只有前面的舰首,还在勉强的支撑。

    “大人,伏波号沉没。飞云号受到敌人炮舰野猫号、蝮蛇号攻击。”梁梓芳看了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正站在指挥塔勉强的张成说道。

    飞云号有一千多吨,上面有七门火炮,但是现在遭受了敌人两艘炮舰的围攻,已经是体力不支体力不支,张成见到,飞云号已经多出起火,而不远处的济安号,正在快速的赶来增援。

    “左侧,敌人45号鱼雷艇。鱼雷向我军舰攻击。”瞭望台上,瞭望兵撕心裂肺的呐喊,刺激到每一个人的神经。

    “左满舵。”见到张成还在哪里发呆,梁梓芳只能大喊一声。

    来不及了。45号鱼雷艇早就已经迂回到了旗舰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这个地方释放鱼雷,是最佳的射程,就算扬武号已经全速躲避,依旧还是让鱼雷集中了尾部,直接将扬武号撕开一个口子。温热的海水开始倒灌。巨大的冲击力,将张成给震倒在了地上。

    “打掉他。”梁梓芳见到45号鱼雷艇准备再次靠近旗舰释放鱼雷,顿时大声喊道。

    轰轰侧弦的所有火炮,开始往45号鱼雷艇炮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