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土改不容易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见四个人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深吸一口气道:“全段时间,我去呼兰府去了一趟,但是这次的出行,我很不满意,咱们关外土地很多,但是百姓并没有多少,照理来说,这应该是每个百姓的土地都是足够的,可是让没有想到的是,三分之二的土地,都集中在贵族、商人以及地主手中,百姓手中就算有土地,也只不过是一些

    十分贫瘠的土地。这让我触目惊心。”说道这,王陵深吸一口气后道“百姓利益大于天,我们这些人,能够过上如此安逸的生活,那都是百姓一粒米一粒米给我们堆积起来的,不过想到这段时间,我们对

    百姓究竟付出了什么,我实在是感觉到有些脸红。”

    依克唐阿始终当初就是盛京将军,对于关外的情况,他比荣禄都还要清楚一些。大帅说的,那都是实话,关外两百多年的封闭,百姓的确是没有多少,但是土地,也还算十分肥沃,只是,这些土地,的确大部分都没有在百姓手中。这也就造成了

    ,关外现在的胡子,那是东边一堆,西边一队的,都是被逼得实在是生活不下去了,这才上山占据了山头,当了土匪。对于这个事情,朝廷不是没有围剿过,可是这边刚灭掉,那边就燃起来了,最后,各地只能听之任之,只要这些胡子不骚扰县城什么的大城市,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

    眼。

    “大帅,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大帅,我们究竟该怎么做呢?”依克唐阿低头沉思了片刻问道。

    王陵淡淡的看了下依克唐阿后道:“你是盛京将军,对于这关外的情况,也是最了解的一个,我就想知道一个问题,这么多的胡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依克唐阿没有任何隐瞒,而是无奈道:“大帅,其实大部分原因你都清楚了,这其中,就是因为百姓没有土地。”

    关键的问题,没有了土地,王陵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道“既然没有土地,那么我们就让百姓拥有土地,只要百姓拥有了土地,他们才会生活的幸福,也才能够安心的生活,不会上山去当土匪。

    ”

    拥有土地?这是什么意思?荣禄和依克唐阿眯起眼睛对望了一眼,两人似乎都有些不明白,王陵究竟是要说什么。

    “大帅,你的意思是?”依克唐阿想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敢确定,只能试探性的问道。王陵蠕动了一下嘴唇道:“关外百姓稳定,关系到今后我们对付北极熊是否后方稳定,而后方稳定,在于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当前,要想解决这关外百姓的稳定问题,那就是要确保他们的能够吃饱饭,穿好衣服,因此,土地,是断然不可缺少的:所以,经过我综合的考虑,要在整个关外,进行一次大洗牌,将所有的土地,全部收缴

    过来,然后以每家每户人口来进行再次划分。”

    嘶……依克唐阿倒吸一口凉气的看着王陵道:“大帅,不可啊,这关外土地,大部分都集中在了地主手中,而且这边的地主,大部分都是旗人,甚至还有一些人和朝廷多多少

    少都是有一定关系的,如果我们收缴土地,这群人势必后坚决抵抗。甚至有可能闹到京城去,到时候恐怕,会对大帅不利。”

    依克唐阿赶紧说出自己的建议。他并不反对王陵实行这个土地再次分配,可是一想到这个阻力,他内心也感觉到有些困难。王陵微微摇头道“不要惧怕任何势力,我只能告诉你,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你什么权贵,也不是你手中拥有了多少兵马,这最可怕的,是百姓,百姓能够让你丰

    衣足食,同样,也能够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大帅,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这样以来的话,那现在拥有土地的人,也是吃亏的一方,毕竟一些地主,那完全就是依靠他们的钱财购买的,而并非去抢劫,如果我们将其强制收缴,也会让这些人彻底寒心不是,因此,如果真的要进行的话,属下以为,我们还是想一个两全其美的管办法才是。”荣禄听到这里后,也赶紧站起来,说出自

    己的建议。

    王陵抬起头看了下荣禄。他颔首点头,算是承认了荣禄的说法,毕竟这个事情,不能一棒子打死,有些现在土地的拥有者,并不是通过不法手段获得的,而是经过他们辛苦的努力后,购买过

    来的东西。“这个问题的确是要考虑一下,这样吧,暂时你们都不要回去了,这两天我们都好好的商量一下这个问题,等到得到了合适的解决办法后,我们随即开始,将这个问题

    在两个月内,全部自完成。”

    “是。”两人赶紧站起来,敬礼后认真道。

    模式可,昏暗的灯光照耀着这个并不是很大的书房。

    已经换上了睡衣的尼古拉,正点燃一根香烟,静静地站在窗户面前,看着远处的宫殿发呆。

    外务大臣的建议,如何让倭国和王陵矛盾加深的问题,现在已经讨论了出来。众多的议员都认为,这是一个让帝国不需要任何武力,就能够得到最大利益的办法。

    然而,虽然说已经确定了这个问题,但是紧随其后的,却是一个让尼古拉感觉到十分头疼的问题出现。

    如何让王陵相信,这依旧还是当前的重点,

    就算是,现在倭国真的是在跟自己商议对付着王陵,但是王陵为什么会相信自己,难道就凭自己的话而已嘛,这显然不可能的事情。

    烦闷,尼古拉有些颓废的叹息一声,回到了椅子上坐下,闭上眼睛寻思着这个问题。

    侍卫从外面走到了尼古拉跟前,他恭敬弯腰道:”陛下,外务大臣说是有紧急事情禀报。”

    紧急事情?尼古拉皱眉一下,他看了一下时间,此刻已经是差不多深夜的十一点了,这个时候,他还真不知道,外务大臣有什么要跟自己说的。“陛下,他说是关于远东的问题。”见尼古拉犹豫不决,侍卫再次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