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他要干什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尼古拉看了下面前的两位大臣后淡定道:“我们如何让王陵相信。”

    这个?外务大臣和国防大臣刚才的笑容一下就如同僵尸一样的僵硬。

    那王陵可不是一般的人,如何让他相信,这个问题,那可不是一个容易的问题。

    “陛下,这个,能不能召开一次紧急会议商讨一下。”外务大臣蠕动了下嘴唇,他可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让王陵相信。

    尼古拉嗯了一声道“嗯,召开一下紧急内阁会议,但是务必要保密,不准有任何泄露,所有记录,全部不允许出现。”

    “明白。”外务大臣应了一声,随即和国防大臣退出了书房。

    黑龙江将军府,距离视察的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将近快十天的时间。十天,呼兰府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阿济格贝勒直接被下令处决,随同贝勒狼狈为奸的三十二人直接被枪杀在城门,并且将人头悬挂三天。而同时,贝勒所有的

    土地,当前已经全部收缴放入到呼兰府当中,准备后用。

    书房,天气已经在渐渐转凉,王陵此刻认真的看着这次李亚荣送过来的军队冬季军服。

    军服依旧是淡绿色,但是却要厚重很多,里面装填的,都是棉花,另外,每个军服还配备了一件棉袄冬大衣还有一件白色的披风。

    之所以配搭披风,那是李亚荣考虑到,关外冬天,一旦夏雪,到处都是白色,如果是战斗期间,淡绿色的军服,容易暴露。至于军帽,关外部队的军服,李亚荣并没有采取闽浙地区的大盖帽,而是使用的一种软帽,帽子里面装填棉花,并且还有一定护耳。平日,这护耳就会两边往上,上

    面有扣子放置,一旦要用的时候,就放下保护耳朵不会受到寒冷冬天的攻击。“不错,这次的射击很好,就这么办,立即将这份订单送到闽浙,让他们务必在两个月内,准备贰二十四万套军服出来,毕竟在等一个月的时间,天气可就是完全寒冷

    了,我们不能让士兵们有任何一点不温暖。”王陵将手中的军服仔细抚摸了两下,下达了最后的肯定。

    “老大。”刚下达完毕命令,张庆的叫喊声就从外面传来,听到声音的王陵和李亚荣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张庆拿起一份电文急吼吼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了,是不是查出来什么了?”王陵等到张庆进来后问道。

    张庆将手中的电文递给王陵后道“老大,模式可那边并没有查探出来什么消息。”

    “那你激动什么?”听说没有任何消息,而见张庆刚才那如此急促的表情,王陵有些不满的问道。

    张庆赶紧解释道:“老大,虽然说我们没有查出究竟电文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从模式可方面传来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消息。”

    奇怪的消息。张庆见到王陵疑惑,赶紧简单的说出了情况:“老大,模式可传来消息,尼古拉在昨日黄昏突然召集内阁开会,所有内阁成员都到达了现场,但是很奇怪,这次会议,

    除了内阁之外,任何人都没有加入到里面,我们的人,根本就无法靠近,也无法打听。”

    他么的,王陵咒骂了一声后道:“这他么的奇怪了,这尼古拉这次究竟是在搞什么,王八羔子的,我这么多年了,还第一次让人给整的居然没有任何目标感。”

    一边的李亚荣见到王陵又要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她知道,一旦自己夫君要是想一个问题,那恐怕又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够反应过来。

    当即,她岔开了话题道:“对了,荣禄和依克唐阿还有两个巡抚已经到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召开会议。”

    到了?王陵果然被这个消息给岔开。

    他低头沉思了下后指着张庆问道“这次土地改革的事情你就不要参加了,给我盯死他模式可,看看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知道。”张庆应了一声,让开了道路。

    而王陵这才指了下李亚荣道:“事情有些急促,我们没有多少的时间去等待,这就去见见他们。”

    客厅,作为吉林将军的荣禄,此刻正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军服坐在了椅子上,而在他边上,同样是一身淡绿色军服的依克唐阿,也是严肃的坐在椅子上。

    “老唐,大帅叫我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啊。居然连巡抚方面都叫来了?”荣禄有些疑惑的问道正在喝茶解闷的依克唐阿。依克唐阿也十分疑惑,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在协助着铁路建设方面的人员,对整个盛京将军辖区所要经过的路线进行协助迁移,可是大帅突然命令,让自己赶到将军

    府。

    “我不知道啊,我还想要问你的呢?”依克唐阿摊开双手问道。

    算了,见到依克唐阿这么一说,荣禄只能无奈的摊开双手后道:“看来只能一会问问大帅了。”

    “大帅道。”四个人正在喝茶当中,外面的侍卫文清突然叫了一声。

    听到声音,四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往外面看去。

    他们就见到王陵正在李亚荣的陪同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帅,夫人。”荣禄和依克唐阿率先打招呼。

    王陵看了下两人后微微抬头道:“不用多礼了,大家坐下,不用约束。”

    平易近人的话,让四个人刚才的约束感觉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荣禄本来就是曾经做过对不起王陵的事情,他虽然坐在椅子上,但是依旧还是不同的用眼神示意依克唐阿询问。

    依克唐阿哪里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毕竟王天风的死,那荣禄,多多少少,都是跟他有关系。

    当即,他咳嗽了一声后看着已经坐在椅子上的王陵问道:“大帅,不知道大帅这次紧急召见我们来,是为了何事?”

    啪……轻微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王陵淡淡笑了一下后道“大事,一个事关我关外上百年稳定的大事。”什么大事,居然会影响如此深渊,四个人,几乎同时迷惑的看着王陵,都不知道,他指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