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无法破译的怪异电文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列夫斯基听了有一会,井上馨这些话,无非就是再说王陵如何不好的同时,更是将王陵现在所做的一些事情往对帝国不利的方向在引导。

    这无非是有什么目的而说的一些铺垫而已。

    对于这些话,对于王陵,不用井上馨在这里废话,他都知道,他现在就想知道,井上馨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井上馨见列夫斯基已经有些不耐烦,他明确知道,如果在这么说下去,只能适得其反,当即,他正色的看着面前的列夫斯基后道“总督阁下,我国和贵国的目的一样

    ,都是将王陵视为绊脚石,因此我国希望,能够和贵国联合,消灭王陵。瓜分关外。”

    尼玛,这才是目的啊,列夫斯基眯起眼睛片刻后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神色来。井上馨见列夫斯基面如表情的坐在哪里一定不懂的,他随即再次掏出了巨大的诱惑道:“一旦王陵被消灭,整个黑龙江将军辖区,吉林将军辖区北部,都归贵国所有。

    ”

    这个?

    列夫斯基也是贪婪的人,听到这,他内心已经有了一种激动,不过,他还是没有任何表态,毕竟这个事情,可不是他说了就能够算的,必须要得到陛下的批准。”

    贵国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但是事关重大,我不能做主,还请大臣阁下稍微在我府邸当中安顿下来,等我上报陛下后,在谈论这个事情。”

    井上馨当然也明白列夫斯基是不可能同意的,毕竟就算他有心,那也没有这个胆子,当即他也站起来道“那就多谢总督大人了,不过还请总督大人不要透露。”

    “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在我府邸当中,就没有任何问题,我会安排你暂时在我密室当中,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列夫斯基肯定的道。

    黑龙江将军府,自从下达命令召集两个将军和巡抚来将军府后,王陵暂时已经将巡逻的事情已经放在了一边。

    而此刻,王陵正在仔细观看着呼兰府送来的公文。上面已经明确提到,山秃子已经被全部消灭,人头已经悬挂在城门口,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贝勒该如何处理,知府认为,对方好歹是一个贝勒,要是随便处

    理了,那朝廷那边。

    “屁大的事情也给我上报,难道他是将我当初的话当耳边风了嘛?”王陵眯起眼睛,将手中的文书放在边上不满道。边上的李亚荣见到王陵生气,赶紧开口道“你以为谁都是你的啊,你不惧怕朝廷,但是不代表那些知府不惧怕,在他们眼中,旗人,哪怕他就是一个乞丐,他们都不

    敢去惹,更不要说,是一个贝勒。”

    贝勒?王陵冷笑了一声后道“贝勒,贝勒怎么了,贝勒难道就能够随意的欺压百姓了,贝勒就能够无法无天了,简直就是笑话。”说道这,王陵站起来来到地图面前,将整个关外画了一圈后随即再次道:“其他地方,我不管他们是有什么特殊的权利,但是在我管辖的地方,绝对不允许出现,不管旗人也好,汉人也好,还是其他各族的人也好,我都会一视同仁,绝对不会有任何偏见。谁作恶多端,我就收拾谁,谁欺负百姓,我就收拾谁,不会因为他是什么人,而

    会去畏惧谁。”

    李亚荣听到这里,内心有些震动,她似乎听到,王陵这话说的,那叫一个霸气,为了百姓,不惧怕任何黑恶势力的存在。“告诉他们,那个贝勒没有必要存在了,让他们给我做掉,并且通报他的罪恶,至于其他的人,该处理的就处理,该发配的就发配,无关的人,放他们回家,他家家产,给我一分为五,三分上交财政署,一分上交呼兰府,剩下的,分配给她家的下人还有家人以及受到灾害的百姓,至于胡子,一个不要给我留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罪恶

    滔天的人。”

    该仁慈的时候,自己绝对仁慈,但是该下狠手的时候,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手软。李亚荣在心中得到这个答案后,随即嗯了一声就要走出房门。

    还没有等到他离开,张庆已经从外面跑了进来后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王陵道:“老大,刚才电报局拦截下来一份十分怪异的电文?”

    怪异的电文?王陵皱眉一下后问道:“什么意思?”

    张庆将手中的电文递给王陵后道:“很奇怪的一份电文,我们根本无法破译?”

    我草,还有情报局破译不了的电文,王陵拿起电文看了一下,这上面都是数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查出发源地是什么地方没有?”边上的李亚荣开口问道。

    张庆十分肯定:“查出来了,是远东总督府所在地发出来的。”

    远东总督府,那不就是海参崴,

    **的密电文本,情报局是有的,为什么会破译不出来。

    “你们不是有他的密码本嘛,怎么会破译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王陵眯起眼睛问道。张庆低头沉思了下后道“老大,一直以来,我们的确是有对方的密码本,但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方居然将修改了密码,甚至是已经加密,我们当前,无

    法破译出来他的内容。”

    有问题,太有问题了,听到这话的王陵深吸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道“龙霞哪里就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嘛?”既然说是远东总督府发出的电文,那肯定是在遇到了什么事情后才会发出的,既然是这样,那龙霞哪里,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蛛丝马迹,如果是密电现在破译不出来,

    那就只能是从总督府那边查一下。

    张庆都忙迷糊了,听到这话,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虽然破译不了密电,但是还是能够从龙霞那边获取一定的情报。

    “老大,我这就去询问。”张庆赶紧应了一声后退出了房门。他么的,这列夫斯基是要搞什么?等到张庆出去,王陵皱眉敲打着桌子冷冷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