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咱们都是受苦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见列夫斯基?佐藤很想询问究竟是什么事情,居然要内阁大臣亲自出马,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职务,他也没有多问,而是应了一声道:“大臣阁下,明天我会安排的,你看今天,是不

    是和我们一起回去呢?”

    当然需要回去,在远东,自己绝对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每多一天,那都是不安全的因数。

    王陵的情报局实在是太毒辣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他的势力已经囊括了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听说就连非洲都有。

    不怕一万www.怕万www.一,到时候真要是让对方抓到了什么小辫子,对于帝国来说,都是一个不利的因素。

    “要的,今天我是需要跟你们一起回去的。”井上馨肯定的道。

    远东总督府,眼看着王陵的铁路在关外已经搭建起来了一个框架,作为远东总督,列夫斯基的内心,是充满了一种的愤恨。

    愤恨王陵,更是愤恨那些为王陵修建铁路的国家。

    特别是英格兰,最积极,平静以每天五公里的速度在进行铺设道路。

    一想到这个盟友如今积极的如同飞一般,列夫斯基就感觉到内心如同针扎一样的难受。

    哎,眼看着参谋又一次的在爱辉一点往前面绘画了一点,列夫斯基叹息一声,回到了椅子上端起了茶水。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列夫斯基放下手中的茶水看了过去,自己的副官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总督阁下,倭国公使佐藤求见。”

    倭国?

    列夫斯基愣神一下随即挥动了下手臂道:“不见。”

    不见?这让副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总督阁下会不见佐藤。

    刘夫斯基不见,那是有自己的原因。

    当初元山的事情,自己是怎么输掉的,在场的谁不清楚。

    如果不是因为倭国方面派遣了三万www.军队进攻东线,自己怎么可能将兵力一分为二,最终还让王陵赢取了这场冲突。

    王陵能够赢,自己是有一定的原因,但是大部分,那就是他倭国的原因。

    既然都已经是凶手,那还有什么好见面的。还不如不见的好,省的看到恶心。

    副官认真的听完了列夫斯基的话,随即点头道“总督阁下说的对,不过看今天佐藤的情况。十分紧急。你看是不是见一面的好。看看他们要说什么?”

    列夫斯基低头沉思了一下后缓缓道:“也好,带他们到书房,我就要看看这些黄皮子要说些什么。”

    书房,列夫斯基大咧咧的坐在了椅子上,就算是见到佐藤进来,他都没有任何站起来欢迎的意思,甚至,那双眼神中,充满着一种怨恨。

    这一幕,让跟随在佐藤身后的井上馨看的清清楚楚,他内心明白列夫斯基为何如何恨帝国。

    心中在沉思,井上馨已经开始在想一会的应对。

    “公使阁下不知道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请说吧?”列夫斯基看门见山,对于这样的人,他多接触一会,都感觉到不舒服。

    佐藤太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了一下左右,发现并没有外人后,这才开口道:“总督阁下,荣我给你引荐一个人,这是我帝国内阁大臣,井上馨大臣。”

    井上馨?列夫斯基眯起眼睛看着后面那个比他矮了可不止一个脑袋的井上馨一眼后随即站了起来。

    毕竟对方是一个大臣,论级别,那都比自己要高,自己虽然狂妄,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够做的太过分。

    “你是内阁大臣?”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列夫斯基疑惑问道。

    井上馨赶紧取下自己的帽子稍微弯腰后从自己的衣兜当中取出自己的证件递给了列夫斯基。

    列夫斯基接过一看,在确定了井上馨的身份后,他看了一下井上馨片刻后随即开口道:“来人。”

    一个卫兵很快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列夫斯基。

    列夫斯基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道“让所有人撤离这里,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能够坐上总督的位置,列夫斯基当然不是蠢货,他心中估计,井上馨定然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来找自己,不然的话,倭国是断然不会让一个内阁大臣来这个地方。

    见到外面已经没有任何的声音后,列夫斯基这才指了下边上的沙发后淡定的问道:“不知道内阁大臣阁下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

    井上馨深吸一口气后淡淡露出笑容后道“不知道总督阁下对于王陵评价如何?”

    我草大爷的,一听到王陵两个字,列夫斯基刚才的笑容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冰冷。这家伙自从担任黑龙江将军以来。处处给自己作对,先是给自己打了一场,第一军差点被全歼,让自己赔了五十万www.白银。而随后,王陵居然开始在关外修建了铁路,

    这可是在正对自己的远东,在加强他的防御。

    这家伙,简直就是帝国的祸害,是自己的祸害,因为他,这段时间自己在也不敢跟以往一样的能够派遣人过去打劫闹事什么的。

    “卑鄙无耻。小人一个。”冷冷的,列夫斯基给了王陵最为公正的评价。井上馨听到这,当即点头首肯道:“总督大人说的很对,此人的确是卑鄙无耻,小人一个,但是远远不止这些,此人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自从他担任黑龙江将军府以来

    ,处处的针对贵国,而且,这段时间,王陵居然在大规模的修建铁路,我想从这些方面来说,他不敢是一个小人,而且还是有野心。”

    列夫斯基没有打断井上馨的话,而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井上馨再次说道“总督阁下,王陵修铁路,直接通往天津码头,这里面的含义,恐怕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废话,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不过,列夫斯基想要知道的是,这井上馨,究竟是要跟自己说什么?

    的确,井上馨说的很好,大家这段时间,都是受害者,都是被王陵给欺负的,可是,这能够说明什么。端起边上的咖啡,列夫斯基喝了一口后眯起眼睛盯住井上馨片刻后问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