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停船,我们要检查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

    尼古拉列夫其真的无法回答参谋长的问题。

    一切,都是自己的推断而已。毕竟从王陵的动作来看,先同意自己从这里通过,然后却让福建水师离开,这一点,就很可疑。

    王陵不会无缘无故的调动福建水师出海的,而且还往东部海域而去。

    说内心话,自己本来就不赞同走这条充满恐惧的海域,而是愿意绕道太平洋,也不愿意走这里,然而皇帝陛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非要走这么一条危险的道路,自己身为臣子,只能听从他的意思。

    “司令官,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一直等下去,淡水蔬菜什么的都已经不是很多,如果一直等候下去,恐怕到时候就无法安全到达海参崴了。”参谋长担忧道。

    尼古拉列夫其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了海图将近十分钟后猛的捏紧自己的拳头道:“起航。”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尼古拉列夫其也算是下定了决定,如果福建水师真的是在等候自己,自己在这里也无法躲避过去,还不如过去看看。

    呜呜呜停泊了一天多的舰船再一次出动,整个舰队,拉着滚滚黑色烟雾,往东部海域而去。

    他么的,去哪里了?坐在司令塔上的许寿山有些瘫软的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有气无力的抓起望远镜看向了碧空如洗的海面。

    又等了一天了,他根本就没有见到任何**的舰船出现。

    “这次,恐怕咱们是无法完成任务了?”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来,许寿山回头见是琅威理,顿时嘟嚷道。

    琅威理皱眉一下,并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旁边安心的坐下。他心中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许寿山。

    嘟嘟嘟嘟嘟嘟

    正待说话,外面突然传来警戒的声音,紧随其后,各舰都出了警报。

    “怎么回事?”听到警报。许寿山一下子从太师椅上站起来,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哐当一声,铁门被打开,一个士兵大踏步的跑了过来道:“司令,扬威号来旗语,东南方现大量煤烟。”

    现煤烟?还是大量,许寿山愣神一下,如同旋风一样抓起放在旁边的望远镜跑了出去。

    而琅威理也赶紧情况有变化,也飞跟随在许寿山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舰桥。

    东南?许寿山调整了位置往东南方看了过去,果然,东南方向,的确出现了煤烟,只是当前,还看不到对方究竟是哪里的舰船。

    但是如此重大的烟雾,绝对不是一般的舰队。

    “会不会是咱们的商船?”许寿山皱眉问道身边的琅威理。

    闽浙一直来就有大型的商业集团存在,因此,许寿山有这么一问。

    琅威理也不敢确定,而是认真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不会,我们的商船,出动绝对不会有这么多,我估计,应该是**的舰队到了。”

    **,许寿山心中一下激动起来,但是现在桅杆上还没有传来消息,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而眼巴巴看着远处的海面。

    桅杆上,瞭望兵已经瞪大自己的双眼,看着远处巨大的煤烟处。

    一艘黑色的舰船突然出现在了视线当中,那桅杆上的旗子,如此的耀眼。正是**的第一分队。

    “现**第一分队,大型战舰两艘、巡洋舰三艘、鱼雷巡洋舰三艘。”确定了舰船数量,瞭望吧开始下达任务。

    “总算等到了,传我命令,加,压上去,逼停他们。”许寿山说完,大咧咧的来到了舰桥看着远处的**舰队。

    而此刻,**舰队也同样现了福建水师的存在。整个舰队,现在慌乱成了一片,而尼古拉列夫其更是在心中不停的咒骂着尼古拉二世,那条路不好走,非得让自己走这么一条道路,现在好了,让人家给拦截下来。下面还不知道人家会如何对付自己

    。

    “司令,现在怎么办?”参谋长迅来到尼古拉列夫其跟前有些紧张问道。

    怎么办?现在还问这样愚蠢的问题,尼古拉列夫其深吸一口气后道:“传令下去,各炮位立即备战,但是切记,绝对不能打第一炮。”

    打不过,尼古拉列夫其很明白,当前要是开战,自己绝对输掉这次战斗。

    看看对方,主力舰船起码有十二艘,这其中,还有五六艘鱼雷艇在其中高运动。

    一旦开战,只要对方的主力舰船拖出自己,鱼雷艇要是找一个机会给自己来一家伙,那都够自己忙碌一阵子的。

    “报告司令,福建水师打来其余,告诉我们这里是大清国的海域,让我们立即停止前进,接受检查。”信号兵大声叫嚷,将对面的旗语翻译了出来。

    我检查你大爷啊,故意的,这绝对是故意的,自己他么的明明已经通告了,而福建水师还跟自己来这一说,这摆明就是来对付自己的。王八蛋,暗中咒骂一声,尼古拉列夫其压住心中怒火后道:“告诉他们,我们已经通知清国政府,另外已经通告福州将军王陵,并且获得同意,让他们立即放行。”没有办法,这是王陵舰队,只能是希

    望他能够搬出王陵,福建水师放开一条道路,让自己过去。

    然而,让尼古拉列夫其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出命令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信号兵再一次传达来一条差点让他吐血的话。

    “司令,福建水师说他们并不曾接到大清国以及福州将军任何关于有我们舰队往这里通过的命令,为了避免怀疑,因此他们希望我们能够随同返回马尾,等误会解除再行离开。”

    没有得到命令,这他么的是在放屁呢,什么叫没有得到命令。

    福建水师离开那是在自己通知王陵之后,而且还是在王陵回应过后,他们在这个时候还他么的说没有接到命令。

    这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特么的,混蛋东西。逼我开战嘛?尼古拉列夫其蠕动着嘴唇在心中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