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福建水师不见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电文是从福建将军府传来的,

    上面的内容,是**第一分舰队发来的,上面的公文意思是,第一分队,将会从东北上。也就是说,要从大清国的海防区域通过。

    谁给他们这么大的勇气,就算是英格兰,也不敢如此的嚣张。张庆捏紧自己的拳头后看向王陵道:“老大,要不要打沉他们。”

    打沉?

    王陵深吸了一口气后来回在房间当中沉思了片刻。

    最终他还是否定了这个提议。

    打沉他第一分队这肯定很容易,毕竟这对于当前的福建水师来说,十分轻松,但是一旦打沉了这第一分队的后果,恐怕就有些巨大。

    在怎么说,当前大清国和自己,都和**是一种和平的关系,如果自己开火,那就是在对**宣战,当前,自己还没有这方面的势力,开战,是绝对不可能。

    “不能打沉他们,打沉那就意味着宣战,咱们现在,没有必要跟他计较那么多。”

    不开战?张庆皱眉一下后上前有些激动道:“老大,已经快十年了,就算英格兰想要通过,那都要好言好语的跟我们说话,他这完全就是一种命令,难道说,咱们还惧怕他怎么的。让他欺负了。”

    欺负?王陵冷哼一声看向了张庆道:“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嘛?”

    什么意思?张庆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老大,不知道老大这葫芦里面买的是什么药。

    福建将军府,虽然说福建将军,依旧是王陵在兼任,但是这段时间,他在黑龙江将军府,因此福建将军府的一切事情,当前,都是闽浙总督,楚军副帅长顺在进行管理。

    将军府书房,长顺一脸焦虑的来回在房间走动。

    而在他的桌子上,赫然摆放的,正是那份**第一分舰队舰队司令尼古拉列夫其发来的公告。

    公告的嚣张程度,长顺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过,这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完全就是一种命令的意思。

    这种挑衅,自从法兰西战败后,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如此张扬的来威胁闽浙。

    “总督。”一个清脆的叫喊声传来,长顺回头看了过去,这过来的却是当前驻扎在福建的第一兵团司令王德榜。

    “怎么样,大帅有消息传来了没有?”

    王德榜并没有参加对倭国的战争,他作为了防御闽浙的力量,一直驻扎在了福州。王德榜微微摇头道“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总督大人,根据情报局钟锐传来的消息,他们的舰队已经在今天中午出发,预计在后天中午,就会通过咱们这里,咱们现在究竟该怎么办,究竟是要放他过

    去,还是进行拦截啊,你到是给个话啊。”“我说王德榜,你以为我敢下这样的命令啊,没有大帅下达的命令,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你就别在这里发牢骚了,赶紧去催促一下关外,让大帅赶紧那注意啊,究竟是打还

    是怎么的,让他赶紧决定啊。”

    长顺心中也是焦虑万www.分,但是这如何对付对方的命令,他还真的不敢下达命令,要是出了问题,他无法跟王陵交代。

    哎……

    叹息一声,王德榜只能跺跺脚的准备出去。

    然而还没有出门,他就见到情报局二把手钟锐已经从外面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钟锐,是不是大帅那边有消息了?”王德榜当即上前问道。

    钟锐作为情报局二把手,已经有了多年的时间,在情报局,钟锐可是有毒士的称号,他见王德榜如此焦虑,随即扬起手中的电文道:“是的,大帅已经有消息了。”

    “大帅什么意见?”长顺一听说那边有了消息,慌忙从钟锐哪里取过了电文。

    嘿嘿,还是大帅厉害,长顺笑了两声后随即笑呵呵的将电文递给了王德榜。

    “这是要名正言顺的打劫啊?”王德榜看了下上面的内容,当即惊讶说道。长顺深吸一口气道:“有什么,他们既然过来了,不留点买路钱,这还怎么过得去,大帅这个法子真好,既然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同时也是警告他们不要那么目中无人,这种办法,可是天下精明第一人

    啊。”

    说道这,长顺见王德榜还站在哪里,他赶紧开口道:“还发呆干什么,赶紧的,咱么去一趟水师衙门,这一次,他许寿山,才是主角。”

    大清国南部海疆疆,一直庞大的舰船正用十二节的航速正在往东北方向行驶。

    八艘战船,分成了两行,最当先的,是两艘庞大的战列舰。

    那桅杆上,**的旗子正在随着海风飘动。刷刷着响。

    舰桥上,作为曾经菠萝的海舰队副司令的尼古拉列夫其,此刻正微微闭上眼睛,站在了舰桥上看着远处的海鸥发呆。

    他心中十分动荡不安。昨日,在英格兰远东舰队军港进行了煤炭的补充过后,他随即接到了九龙总督那边传来的一份消息,作为王陵,也是防御着东海等疆域的大清国第一水师,福建水师主力舰船,突然出了港口,具体的

    动作不明。这一幕,让他心中万www.分的震惊。他心中都已经有了绕道的办法,可是,自己已经根据海军大臣那边传来的意思,将公告告诉了闽浙总督,如果自己要是改变了路线,那整个帝国的脸面,将会荡然无存

    。

    无可奈何,他只能硬着头皮,下令舰队根据原来的路线行军。

    可别出什么事啊?尼古拉列夫其见到远处的海鸥已经飞向了远处,叹息一声后用双手按住了那黑色的栏杆看着碧绿的海水发呆。

    呜呜呜……刺耳的汽笛声将尼古拉列夫其从沉思当中拉回了现实。

    一阵脚步声传来,尼古拉列夫其回头看了过去,自己的副将已经从舰桥方向走了过来。

    “司令官阁下,我们即将就要通过狭长的海峡,然后进入东部海域了。”

    进入东部海域,尼古拉列夫其嗯了一声,看着那根本看不到任何边际的海水,叹息一声后,带着心中的忐忑不安,回到了司令塔。

    他心中,一直在纠结着一个事情。福建水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