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他么谁泄露出去的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想不明白,杨士骧抬起头看了下李鸿章,有些不明所以。

    李鸿章见杨士骧还是不明白,顿时笑了一下道:“你还不明白嘛,那小子知道我有办法,因此根本就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中堂,你的意思是,这次事情,根本就不是个什么重要的事情。”当然不是,李鸿章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其实,这个问题,之所以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那王陵早就已经给我们铺好路了。你忘记了,他这次邀请了多少的国家参加了这次的铁路建设,你想一下,如果

    要是这些国家知道了北极熊方面要是阻止这场铁路建设,那最终受到最大的损失会是谁。”“中堂,我明白了,王陵一口气将欧洲差不多的强国都拉扯了进来,似乎是早就知道了北极熊定然要反对,因此拉扯他们进来,给了他们那么多的铁路修建权利,这就是说,这次北极熊要是阻止王陵修

    建铁路,那就是阻止各国赚钱,他们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是吧。”

    就是这样,李鸿章含笑点头道:“嗯,不错,就是这样的,好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那就去办吧,将这个事情捅出去,我相信,各国要是得到消息,将会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的。”

    嘿嘿嘿……杨士骧笑了两声,带着满意的答案退出了书房。他么的,英格兰公使馆,威廉气呼呼的将手中的一份文件砸在了桌子上后冷冷道:“他北极熊这次过分了啊,明明知道我们在关外有三个铁路修建路段,这王八蛋居然敢威胁清国方面停止铁路修建,这

    他么的不是断了我们的财路怎么的,这群该死的。”边上的助手听到这话,眯起眼睛上前后问道“公使阁下,现在怎么办,北极熊突然之间来了这么一手,要是王陵得到了消息,停止了铁路建设,我们的投资,将会化为乌有,帝国的利益,也将会受到

    巨大的威胁。”

    哼,冷哼两声,威廉直接将手中的文件拿起来道:“立即上报首相府,我想首相府会给出最正确的答案的。”

    英格兰首相府,普里姆罗悠哉的端起一杯红酒,来到了窗户面前,他觉得,自己作对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放弃了和王陵的冲突,从而获得了关外最多的铁路修建权利。

    三个路段啊,一旦修建完毕,到时候帝国可谓是日进斗金的存在。

    这么一笔钱,可不是一场战争,就能够获得下来的。

    如今,自己在帝国的威望如日中天,那都是因为这次正确的决策,甚至,皇帝陛下都在夸自己的聪明能干,说自己是百年难得遇到的首相。

    如此赞美,让他有些飘飘然,这两天,都是在酒精的麻醉下,才算是压制了他那内心的震动。

    咚咚咚……

    轻微的敲门声。让普里姆罗从幻想中回到了现实,扭头看了过去,外务大臣手中拿起一份电文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跟前。

    “首相阁下,出事情了。”外务大臣惊慌道。

    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嘛,普里姆罗指了下边上的椅子后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首相阁下,清国那边传来消息,咱们那个盟友,觉得王陵在关外修建铁路,威胁了他们的安全,居然用战争的方式,威胁清国,希望王陵停止关外的铁路建设。”

    尼玛,普里姆罗惊骇的接过电文看了一番后就用双手将他们揉成一团后冷冷道:“哼,他们还真以为天下第一了。”

    “首相,如今怎么办?”外务大臣见普里姆罗气呼呼的,上前试探问道。怎么办,能够怎么办,帝国在王陵哪里可是投资了不少的钱,他北极熊在远东的利益关谁的屁事,只要王陵能够自己利益,那就是自己的朋友,北极熊,该哪里凉快就哪里凉快去,现在,这可不是他

    撒野的地方。“立即给模式可发电,另外,联合法兰西一起行动,对这次北极熊的提议表示严重抗议。我想德意志那边也是有反应的,咱们这次,要联合在一起,让北极熊不得阻挡王陵的铁路修建,如果有必要的情

    况下。直接冻结他们在帝国的一切财产。”普里姆罗一字一字肯定道。

    模式可,外务大臣府邸,已经五十多岁的外务大臣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才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啊,自己手中居然出现了五分抗议书,这些抗议书,无非都提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对于这次帝国阻止王陵在关外修建铁路的事情,十分愤怒,甚至自己最好的盟友,英格兰,

    都已经做出了明确的意思,如果帝国还是要阻挡王陵修建铁路的话,那么英格兰将会冻结一切在英格兰的财产。

    “大臣阁下,德意志方面传来紧急文书。”一个侍卫从外面,拿起一份文书走了进来。

    又是抗议书,看着上面的内容,外务大臣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份文书,来的更绝对,如果自己要是阻挡王陵修建铁路,那就是对德意志的敌对,到时候后果自负。

    他么的,谁吧这个消息抖露出去了,真他么的不是东西,这不是在引起公愤嘛,各国都在反对,帝国还那什么来威胁。

    如果再次威胁下去,清国方面也会停止铁路建设,但是到时候,帝国就会成为整个国家的敌人,处于孤立的状态。

    “谁啊,究竟是谁,真他么的太不是东西了。”外务大臣一阵臭骂后将放在桌子上的抗议书给收拾了一下,足足七八本啊,加起来都有一斤多了。这个事情,他觉得是无法处理了,甚至是皇储殿下都没有办法在处理下去,只能是请皇帝裁决了,毕竟这一次,帝国要从远东和各国的关系上,做出一个抉择,究竟是要威胁清国,还是需要搞好各国

    的关系。混蛋啊,看着贼高的文书,外务大臣叹息一声后,无可奈何的晃动了下脑袋,往皇宫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