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早就算计好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阳光明媚的天津,街道上人流涌动。杨柳青,这个小村子,此刻却是集结了大量穿着红顶子的官员,而当前,最显赫的一个人,正拿起一根拐杖,仔细的听着一个身穿着黑色西服,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大概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瘦弱人的讲

    述。

    “中堂大人,大帅的意思,是天津站出发后,通过这里,然后一直往北延伸,通往山海关,在秦皇岛设置山海关站。然后进入关外,从而链接整个关外的联系。”这人看了下手中的文件后道。

    站在这人身边的,的确就是李鸿章。

    王陵在说出要修建整个关外的铁路,并且最终接洽的地方是在天津府后,李鸿章没有任何的拒绝,作为军中老将,他领兵这么多年,都知道王陵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

    王陵当前担任福州将军、黑龙江将军,兵力分散这些暂且不论,就这物资方面的运输,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王陵的老巢那是在闽浙,他不管军工还是什么,都集中在了哪里,而如今,关外是一片荒芜,任何事情都需要重新开始,而在关外,还有一个十分可怕的敌人。

    因此铁路的建设,就势在必行,绝对不能有任何拖延。

    “按照他的意思去办吧,有什么问题,你去寻找杨士骧就是了。”李鸿章指了下身边的杨士骧笑了一下。

    “多谢中堂。”这人说完,带着几个人再次展开了工作。

    一阵马蹄声传来,李鸿章抬头看去,自己的侍卫杨逢春已经跳下了马匹来到了跟前后拱手道:“大人,京城来人了。”

    京城?

    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京城有任何的联系了,京城这个时候来消息是想要干什么,李鸿章疑惑想到。

    杨士骧将手中的扇子收起来想了下道:“中堂,恐怕是京城那边出事了,不然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跟我们传来消息的。”

    应该是这样,或者有可能,这次又是北极熊在搞事情,想到这的李鸿章指了下不远处的轿子后道:“回总督府。”

    总督府,书房内,已经换上便服的李鸿章正拿起一份从京城过来的通报来回的在房间中沉思。

    站在他后面的杨士骧看着李鸿章来回走动的影子,也知道中堂这次是遇到了麻烦。

    和自己分析的一样,这一次,的确是朝廷遇到了大麻烦,而麻烦的根源,就是王陵这边引起的。王陵在关外修建铁路,这威胁到了北极熊远东的安全,因此远东总督这边给模式可上报了这里的情况,而模式可也赶紧到事情严重,因此让京城的公使馆对总理衙门提出了抗议,而内容,就是希望朝

    廷能够停止关外的铁路建设,恢复两国边境和平,不然的话,就会爆发比必要的战争。

    战争威胁,这种事情对于北极熊来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见怪不怪的,对于这些,杨士骧已经不感觉到奇怪。

    “中堂,战争威胁,他们现在有这个资本嘛?”杨士骧见李鸿章犹豫不决,上前低声问道。

    资本,李鸿章坦然一笑回到了椅子上缓缓道:“资本,他们有,也没有,只是看情况而已。”

    还有资本,难道上次还没有被王陵收拾疼嘛,还想在这里干一场怎么的。

    “大人,难道他们还想跟我们打一场嘛?”想不明白的杨士骧上前问道。

    打一场,那要看对象了,李鸿章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肯定道:“打一场,他们也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会是在关外,这里他们吃过亏,实力达不到,但是西边,那就不好说了。”

    西边,杨士骧似乎明白过来后紧张道:“中堂的意思是,他们准备利用西部的安全,来威胁朝廷。”差不多是这样,李鸿章沉稳点头后端起了边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估计他们是这个意思,西边,伊犁将军虽然说有将近五六万人马,但是武器装备十分落后,大部分都是弓箭,枪支方面,只不过是一

    些鸟枪而已,根本就无法和装备精良的北极熊抗争。因此,北极熊要是打,定然会从西边动手。”

    “中堂,这么说来,咱们还要听他们的意思,停止这个关外的铁路建设了。”杨士骧似乎听出了李鸿章的担忧,还有他的决定。

    停止,王陵好不容易的将各国的投资者拉扯了过来,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一个小小的抗议书就给停止。朝廷的话,在王陵这里,如果是好的,他还能够接受,如果是不好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对于王陵来说,没有什么比稳定边防重要,因此北极熊想利用朝廷来威胁王陵停止铁路建设,这不过是

    痴人说梦而已。

    威胁王陵,英格兰上次不是威胁了,结果如何,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让王陵给打了过去,最后英格兰屁都没有放一个,最后还不是屁颠颠的跑过来争着抢着的跟王陵巴结关系,要铁路修建路段。

    耍阴谋,完计谋,谁敢跟王陵耍,就算是自己,也得小心谨慎,不然就会着了他的道。

    “你以为,王陵会听朝廷的意思嘛?”

    那是,王陵怎么可能会同意这种条件,这关外铁路已经商议了这么久的时间,就是等候着修建,如今已经动工了,王陵怎么又可能因为朝廷的命令而停止。“可是大人,如果王陵不停止,那么西边就有可能会爆发动乱,王陵是最不希望边境动乱的人,难道他就坐视不管嘛?”杨士骧绝对不相信,王陵会没有任何动作,毕竟王陵这么多年来做了什么,他都

    清楚,都是不惜一切的将华夏带上安全和正轨而已,至于其他的,也没有什么。

    李鸿章格格一笑后站起来道:“你啊,不知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那王陵的情况何等厉害,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为什么到现在,他就没有跟我通过任何的消息。”

    这个?杨士骧眯起自己的眼睛,他似乎也想起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王陵,似乎在这个事情上,好像没有任何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