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不被张庆看好的铁路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海军大臣这几天卖力的拉拢几个内阁成员,目的就是为了要给王陵一个教训。

    这次,王陵反应如此快的就在北部湾进行了如此强烈的一场演习。这看起来是在打帝国的脸,但是实际上,可是打帝国海军的脸。而且还是啪啪的打。

    十天不到的时间就来了一场联合演习,这说明什么,人家对方根本就没有将帝国海军看在眼中。

    身为海军大臣,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这打击,还是被一个才崛起不到十来年福建水师给打了。这口气,咽不下去。

    因此憋足了力气,贿赂了大部分的议员,这才拉扯了一帮人员支持自己的提议,准备对王陵的福建水师进行报复。

    可是,眼看就要成功了,而突然之间王陵却传来这一个消息,他总感觉到这他么王陵就是故意针对自己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一份定时炸弹的东西。我草你大爷,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拉扯过来的人居然伸长了脖子不在讨论进攻王陵的福建水师,而是商议着是不是去竞标的事情。海军大臣内心都在滴血。他保证,自己花费了好几万英镑拉扯过来的盟

    友,估计就让王陵给整破坏了。

    王陵,我跟你势不两立,看着自己的盟友一个个的被瓦解,已经进入了讨论是否去竞标的大军当中,海军大臣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更是在心中将王陵咒骂了无数次。

    激烈的讨论声,不到片刻就淹没了整个海军大臣的愤怒,在也没有谁鸟他,他只能独自一人的坐在哪里喝咖啡解闷。

    高兴,也有不高兴的,此刻的柏林,皇宫书房当中,威廉二世已经是砸了第三个精美的咖啡杯子。

    而让他如此生气的,就是此刻,摆放在了他书桌上的一份电文。

    电文是情报部门那边传达过来的,上面的意思就是一个,自己的盟友王陵,准备在关外修建铁路。邀请了修建铁路的大佬准备去将军府竞标修建铁路,而这其中,英格兰也是被邀请当中。

    英格兰啊,邀请了英格兰,这他么的。

    威廉气呼呼的左右看了下桌子,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扔的了,他一下子将书桌给一下掀翻后大声咒骂道:“王八蛋。”

    威廉很生气,他发现,事情,根本就没有根据自己的预料在走。

    根据自己的分析,这次军事联合演习后,英格兰和王陵算是彻底的交恶,那么英格兰也会更加注重王陵,派兵前往远东都有可能,如此一来,自己的压力将会全面的缩小。

    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当中的,是势在必得的,可是谁知道,王陵突然之间来这么一手,将自己的预想全部给整没有了。

    那英格兰,他不用想,都知道,绝对会将这次的事情放下,然后屁颠颠的去舔王陵的屁股。

    毒辣啊,一个舅子铁路,就让英格兰给认怂了,他都不知道,王陵这个王八蛋,是哪里来的这些外招,虽然看起来十分不雅观,但是却一巴掌直接打掉了英格兰对于他威胁。

    “卑鄙啊,这个小人。”威廉二世怒气冲冲的走到了窗户面前不留情面的大声骂道。

    咚咚咚……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威廉二世回头看了过去,俾斯麦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问道:“陛下,王陵关外修建铁路的事情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收到。”

    能没有收到嘛,威廉二世气呼呼的点了点头后对俾斯麦道:“那王八蛋实在是太歹毒了,一个修建铁路,就将我们的预想给全部打破了。”俾斯麦也有些无奈,他何尝不是和威廉二世一样的心情,本来这次军事演习,就是为了挑拨王陵和英格兰的矛盾,让他们矛盾加深,可是谁知道,王陵居然留了一手,直接用铁路招标的方式,直接就

    将这冲突给搅黄了。俾斯麦好歹比威廉二世稍微沉稳,他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依旧还是叹息一声道:“陛下,王陵此人不好对付,这次他利用这样的方式化解了他和英格兰之间的冲突,这已经是事实,我们已经无法在去进

    行任何的阻拦,当前,我们还是应该立即派遣竞标人员,进关外,参与这场竞标,为帝国获得商业利益的为好。”

    既然挑拨是不行了,那么也只能是在赚一点钱了,谁叫王陵实在阴险呢

    “好吧,也只能是这样了,威廉二世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后点点头并且下令侍卫长通知相关人员开会。

    蠢蠢欲动,整个欧洲,在得到王陵发出修建铁路的消息后,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带领着大量的资金以及相关技术开始往关外围了过去。

    毕竟铁路暴利,是一个十分赚钱的项目,这一点,从当初福建到杭州的铁路上,就能够看出。

    修建铁路下来,三年回本,其余的都是赚钱。而这一次,当初品尝到了甜头的各国依旧是抱着赚大钱的心思来的。

    “老大,我就不明白了,这群人是不是疯了啊,一批批的来啊,他们是要干嘛啊?”张庆将手中的一叠电文递给了王陵后皱眉问道。他不明白,老大的电文才不过下达五天的时间,而从欧洲各地传来的消息,各国都已经派遣出来了竞标团队,甚至英格兰,居然是商业大臣亲自带队,看那架势,是要一口气拿下好几段的铁路修建权

    利啊。

    “为了什么,为了赚钱呗,毕竟福建到杭州的铁路,现在他们都是在赚钱的状态,这种花钱就赚钱的事情,谁不喜欢。”王陵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一边后淡定的说道。

    赚钱?张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片刻后道:“老大,他们脑子有病吧,居然想在这个地方来赚钱,是不是被烧糊涂了。”

    张庆绝对敢保证,这群人,气势汹汹的到时候投资了一大笔钱,恐怕到时候会被亏的血都要吐出来,毕竟这关外,想要赚钱,似乎听起来,就他么的是一个笑话。赚钱,亏本差不多。张庆肯定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