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投鼠忌器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计划?

    王陵稍微抬头看了下张庆后不露声色的站起来走到了地图边上淡淡道:“有计划,而是一个还十分宏伟的计划,我们要将关外,建设成为下一个闽浙。”

    这是什么意思?张庆对自己的老大的话,似乎并不是十分的明白。王陵见到张庆不明白,笑了一下后指了下关外三个将军府辖区后道:“张庆,我们和英格兰是有冲突,但是冲突,在遇到利益化的时候,一切的冲突就不是冲突,英格兰需要的,不过是商业的发展。这

    些年来,他们该剥夺的也剥夺了,殖民地满天飞,但是对于我们远东,他们有心却无力过来抢夺。”

    “老大,你是要用吸引投资的方式,来化解这场和他们的矛盾嘛?”张庆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低声问道。

    王陵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张庆的说法。

    当前,自己的主要对手并不是英格兰,甚至也不是他北极熊,北极熊是自己的对手,但是自己当前,却也无法保证能够一举将其击败。

    当前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开发关外。

    关外上百万的土地,这些土地,可是富裕的流油的地方,只是这么多年来,因为闭关的存在,整个关外,拥有数量众多的土地,却只能全部给浪费掉。张满了荒草。

    自己在接任黑龙江将军的时候,就曾经跟李鸿章想过,开发关外,将关外打理成为一个粮仓,一个能够满足军队物资的同时,更是能够满足全国百姓吃饭问题的粮食基地以及工业基地。

    这一点,王陵从来没有放弃过。

    今后和北极熊一战,自己不可能从闽浙地区调动大量的物资过来,到时候都需要这边出动,那么就只有建设。

    建设才是硬道理。

    堂堂关外,居然没有一条的铁路,甚至官道都岌岌可危,这一点是十分可怕的。“是的,需要吸引资金来建设,比如说,咱们的铁路建设,必须要从天津建设到三个将军府辖区府邸,更是要将铁路建设到边境的几个主要重镇,这么以来,一旦战争来临,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运输物

    资迅速抵达前线,而同时,官道也需要进一步的维修,从而满足今后的运输问题。”

    “老大,我明白了,你是利用铁路建设为利益,从而让英格兰放下当前对于我们的矛盾,让其进入到这个建设中来,大家一起赚钱。”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自己这么做,估计德意志方面就有些不高兴了,毕竟德意志是巴不得自己和英格兰闹矛盾,如今这么一弄,德意志估计心中也有些不好受。“差不多,放出话吧,我关外将建设三个将军府辖区铁路,希望有能力的国家在一个月后的今天,到我黑龙江将军府大厅竞标,竞标方式和上次一样,一旦竞标成功,铁路建设完成后,十年收入,大家

    平分。”

    嘿嘿,张庆笑了一声后转身退了出去。

    英格兰,烦闷的情绪笼罩着整个首相府,身穿着黑色燕尾服的普里姆罗叼着一根香烟,一动不动一动的站在窗户面前,而在他的左手,却是拿着一份报纸。

    报纸,已经有了一些褶皱。然而普里姆罗似乎十分喜欢这份报纸,每当抽了一口烟后,都会再一次的看着这份报纸。

    报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普里姆罗却如同看到了宝贝一样,或者说,是上面那个巨大的肖像,让他看起来十分晃眼。

    一个身穿军服的军官,正一脸笑容的双手叉腰站在台阶上,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童叟无欺。

    如果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人,定然会给这个人一个,值得深交的好评价。但是,作为帝国的首相,普里姆罗内心却在暗暗的叫苦,这个看起来一脸笑嘻嘻的人,就是王陵,那个敢直接在帝国在印度洋进行大规模演习后,随即展开疯狂保护,在北部湾进行了一场重大军事演

    习的王陵。

    多少年了,就算是德意志都不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挑战帝国的底线,可是王陵,这个人却是如此的难缠,说对付自己,就对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反应的时间。

    被动,现在帝国已经陷入了被动,整个世界的国家都在看着这次帝国对于清国的反应。

    如果稍微处置不好,帝国的威严将会被打击的干干净净,而帝国的脸,自己的脸,也会被对方拍打的直响。

    这个王八蛋啊,这是要逼迫我们对他们进行翻牌啊,普里姆罗再次看了王陵的肖像后,叹息一声想到。“首相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王陵这次在北部湾的演习,任何一个人都看出来,他们是在对我们的演习进行着反击,如果我们不做出什么,恐怕我们……”边上的外务大臣见到首相站在窗户边沉思,

    上前问道。普里姆罗哪里不知道外务大臣的意思,可是问题的关键是,帝国最大的政策,那是放在欧洲这边的,至于远东,那不过是处于一种防御的装填,只要能够维持当前利益就是,并没有想到过去征讨什么

    。

    如果要是调整了方案,那么最终得到利益的还是他德意志。说不好,现在德意志方面,那可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最希望看到自己和王陵发生冲突。

    自己和王陵发生冲突,那最终的受益人,还是他德意志。自己和不会犯这个严重的错误。

    “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一旦我们和王陵真的发生冲突,到时候获得利益的还是他德意志,我们最大的敌人可是德意志,而不是王陵,这一点,不知道你想过么有?”想过,如何没有想过,可是现在,帝国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帝国的脸也让王陵打了,如果不做出回应,那到时候又如何跟国会交代,给整个帝国的百姓交代,难道直接说,咱们让人家打了,人家不懂

    事,咱们就这么算了。

    这要是说出去,还不被骂死了。“算了,召集一下议会商量一下吧。”普里姆罗叹息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