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打一巴掌要给糖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副官听到暌离的叫喊,转身回到了暌离跟前低声问道:“总督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暌离想了片刻后道:“立即传令下去,鉴于清国方面进行军事演习,从今天开始,所有舰船,一概不得出海,违抗命令着,后果自负。”

    要是在一千,暌离绝对不会搭理清国方面的公文,对于他来说,清国的文书,就跟自己差屁股的草纸一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但是问题是,这次发布文件的可不是他清国啊,而是闽浙总督府,如果是清国方面的文件自己不用理会,但是如果是闽浙总督府那边的,自己恐怕还真的需要好好的掂量掂量。

    毕竟闽浙总督府那边,背后的人可是王陵。

    王陵是谁,天下谁都不怕的一个人,谁惹就跟谁急。自己可不会在这个时候触碰眉头。要是真将王陵惹急了,恐怕自己这个总督就算坐到头了,自己还有几年的时间就调动了,这个地方太靠近王陵了,自己另可去非洲,也不愿意在这里,难受啊,睡觉都不怎么踏实,还是不如去其他地

    方躲避一下。

    “明白了。”副官转动了下眼睛后应了声转身退出了房门。

    英格兰,首相府,普里姆罗蠕动了下嘴唇,将手中的电文拿起来拍打了两下后对坐在下面的饿几个内阁大臣道:“看看,王陵给我们的反击有多快,你们现在都看看吧。”

    普里姆罗十分郁闷,这几天,他听到的就是王陵伙同德意志倭国方面的的演习,甚至军舰都密密麻麻的停靠在了军港当中。

    而如今,九龙总督方面传来的消息,更是让自己感觉到浑身发冷。

    特别是这场军事演习的第一个阶段,作为敌对方面的舰队规模,居然是跟帝国的远东舰队一模一样的。

    这说明了什么,这他么就说明了,王陵这次演习,就是以远东舰队作为的假想敌。

    “你们看看吧,这次不但没有将王陵给威胁到,更是激怒了王陵,现在都以我们远东舰队为目标了,你们说说,现在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吧?:普里姆罗眯起眼睛问道。

    海军大臣看完了电文后当即抬头道:“首相阁下,我觉得这是王陵的挑衅,我们应该给予他们反击。”

    反击,这话让一边的财政大臣差点没有跳起来。

    他忍住自己的怒气后阴阳怪气的道:“海军大臣,你是想要开战嘛,恐怕等你的舰队过去,九龙我帝国将士估计骨头渣子都没有了。”边上的外务大臣也赶紧道:“阁下,你不要忘记了,咱们用武力能够威胁任何一个人,但是对于王陵,咱们根本无能为力,难道你想让海军上去,还是说咱们究竟动用多少陆军,但是进去后,咱们还能

    不能够出来,这都是一回事,要知道,王陵现在手下可是有陆军二十多万,而他还有安南,高丽以及倭国的支持,请问你要动用多少,多少万,十万,还是二十万。”

    这一句话,将海军大臣给赌得不知道回应这个问题,他张了张嘴巴,带着一脸的愤怒看向财政大臣以及外务大臣。

    两人同样用一种怨恨的眼光看向海军大臣,毕竟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海军大臣就是一张嘴,到时候还不是自己要去给他擦屁股。

    普里姆罗见这几个内阁的人差不多都要闹起来了,慌忙打断道:“好了,这个事情咱们暂时还是等九龙总督那边的消息传来在说吧。

    完胜。完胜,暌离咬了下嘴唇看着面前面前的内容发出浑身的颤抖。第一轮演习已经完全结束了。完胜,王陵的福建水师和倭国的联合舰队组合起来,直接跟德意志舰队硬碰硬,双方打了将近将近三个小时,接过,德意志舰队舰船,全部被判定被击沉,要么就是被重

    伤俘虏。

    表面上看,德意志舰队输掉了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实际上,这德意志舰队的实力,那就是远东舰队当前的实力,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远东舰队,根本就不是福建水师的对手。

    完了,完了,远东舰队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暌离心中一脸冷漠的想到。

    “总督阁下,刚才得到消息,他们的演习已经进入到第二个阶段,福建水师十几艘军舰护送一个军的兵力强制登陆北部湾。“副官的话,再一次的在暌离跟前响起。

    听到这话的暌离深吸一口气后看着面前的副官道:“好了,将这个事情对他们进行通报吧,我们也需要得到帝国那边的消息。”

    将军府,王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张庆淡淡问道:“演习都结束了吧?”

    “老大,今天中午结束的,德意志舰队已经返回舰港,倭国舰队也开始往佐世保撤离,老大,从九龙方面的反应来看,九龙总督十分重视这次我们的演习,甚至已经连续召开了好几次的会议。”嗯,王陵嗯了声后点头道:“他们不得不注意,是一个人都知道我们这次的演习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估计,英格兰那边到时候定然会有什么举动,但是,为了不引起再一次的冲突,我们当前,还是要化

    解这场冲突,毕竟我们的实力,还不足跟他们对抗。我们越冲突,这是他德意志最想看到的,这一幕,不是我想看到的。”

    “老大的意思我明白,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和他们交恶,他们也明白我们是在针对他们,可是现在,我们究竟该如何化解冲突了。”张庆感觉到这个问题有些麻烦。

    毕竟得罪都已经得罪了,那英格兰一向就是鼻孔朝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面孔,这次将他得罪了,哪里那么容易哄好呢,

    对方又不是三岁的小娃娃,怎么可能。

    哼哼……

    王陵冷哼一声后看向了张庆道:“得罪了他有如何,我早就说过了,敌人不是永远存在的,而且我既然敢得罪他,就有方法哄好他,不但能哄好他,咱们还能够赚取很大的一笔钱财来。”

    耶……。张庆听着王陵这话,顿时打断道:“老大,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