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吓的就是你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普里姆罗越想,也感觉到这次自己做出了一个最大的错误。

    很大的错误,帝国这么多年来都是在孤立德意志,可是如今,不但没有将其孤立,更让倭国在远东地区有了两个强大的盟友。

    加上在这边的奥匈帝国和意大利,德意志的翅膀,现在已经硬朗起来了。

    “他么的。”气愤不已的普里姆罗越想越气,直接将窗户边的花盆抱起来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已经无法在挽回这个错误了,只能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强力不满。

    哈尔滨将军府,烈日炎炎,身穿夏季军服的王陵有些无奈的看着悬挂在空中的那毒辣的阳光。

    “我本来以为,这里远离南边,天气好歹后凉爽一些,可是现在看来,这似乎也是差不多的嘛,怎么感觉还要炎热不少呢。”王陵不满的嘟嚷道。

    边上的张庆见王陵这一说,也不接话,不过他也是有这样的感觉,这天气,似乎还真如同王陵说的一模一样,就是要比南边炎热。

    “老大,要不咱们回福建吧,这个地方我感觉也热的很啊。”张庆悲愤道。

    走,走哪里去,王陵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张庆后道:“想走啊,还不到时候,不到冬天,我们还走不了,现在已经六月底了,在等几个月的时间,等这边天气寒冷的时候,咱们在南下避寒去就是了。”

    王陵不但是黑龙江将军,更是福建将军,两地的军事大权都在他手中,也就是说,他想在什么地方,那就在什么地方,朝廷管不了,而且也没有任何办法去管。

    一听说要等到冬天才能够回去,张庆似乎有些沮丧,但是马上他就恢复了神色后看向了王陵。

    他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很多天了。

    三国联合演习,逼迫自己和倭国方面修改元山租借一事,可是这一切,根本就不会让老大承认。而老大更是联合德意志和倭国方面进行反击,照理来说,自己就只是需要出动海军就可以了,可是老大给自己的命令当中,却是让驻扎在福建的陆军第一兵团参与这场演习中,美其名曰什么海路大演

    习,登陆演习。

    “老大,我不明白,你为何会调动一个军的陆军,参与这场演习,难道说,你是有什么用意嘛?”张庆等王陵回到椅子上后问道。

    王陵眯起眼睛看向了张庆片刻。

    他发现张庆现在总算是懂得用脑袋了,这个曾经在军事领域一窍不通的人,到现在,总算是有了一定的本事,虽然说指挥不了一个兵团,但是指挥一个军,现在已经是可以了。

    “你还真说对了,我调动一个军的力量参加这场演习,可不是为了耍猴的。”王陵肯定道。

    张庆微微摇头道:“老大,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王陵知道张庆也不明白,他笑了一下后来到了地图面前问道:“我们的演习区域是在什么地方啊?”

    九龙附近海域,北部湾啊,这个事情谁都知道的啊,在英格兰三国还没有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已经确定好的。

    “北部湾。”张庆肯定的回应。王陵这才从边上拿起指挥杆指了下九龙道:“这里距离他英格兰的九龙很近吧,我在他边上演,光用海军,还是不能够威胁他们的,那我就进行一场登陆演习,我就是要告诉他们,把我逼急了,我会在

    两天的时间内,度过珠江,然后进军九龙。”明白了,张庆听到这恍然大悟,他已经明白,老大的意思,是个英格兰一个更大的威胁,你要是在逼我,我就打九龙,反正这次登陆演习,就是以九龙为假想敌的,甚至这次作为敌对方面的舰队,规

    模跟英格兰的差不多。

    “好了,这个事情我们不用去管了,等这个事情结束了,我们就要开始新的一番建设了。”王陵见张庆已经明白过来,敲打了下张庆的脑袋后道。

    英格兰九龙总督府,总督暌离咬了咬嘴角后一脸懵逼的看着放在了他手中的电文。

    电文是从福建马尾军港那边的刺探传来的消息。

    根据准确的消息,倭国的五艘巡洋舰,德意志的远东舰队主力已经全部集结在了军港当中。

    足足将近三十多艘军舰啊,光是海军的舰船加起来,都要比十天前在印度洋的军事演习规模要大。

    更为严重的是,这次对方的演习,福建水师出动了两艘最强大的舰船,而德意志方面也出动了一艘。

    规模,兵力,都要强大于上次的三国演习。

    这让他感觉到浑身的发冷。

    这些,都不是让他发冷的原因,而是这另外的一个消息。

    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这次对方的演习,一共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海上作战,另外一部分,那就是登陆作战。

    而让他胆寒的是,作为敌对方的舰船,规模上以及战斗力上,都是和当前驻扎在九龙的远东舰队相差不是很大。

    这说明什么,对方根本就是将演习针对自己的,这摆明就是在告诉自己,我这次演习就是对付你的。

    “有病,他么的上面就是有病,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是让对方直接将矛头对准我了,这都他么的是什么事。”暌离咬了下嘴唇,将手中的文书给哗啦啦的扔在了地上悲愤道。

    边上的副官见总督如此神色,低头沉思了片刻后道:“总督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麻痹的,暌离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片刻后指了下对副官道:“他海军大臣不是一个战争狂嘛,好啊,那就将这些文书发给他啊,他不是很厉害,那这次我们就看看,他言论看不起任何一个人的东西,

    会有什么办法。”

    副官似乎明白了暌离的意思,当即他蹲下来将手中的文书捡起来后准备离开。“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还需要交代给你。”见到副官想要离开,暌离赶紧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副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