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这脸打的真响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对于外务大臣的言论,普里姆罗感觉到有些不满意。

    帝国强大的军事海军,足可称霸世界,在加上这次还有北极熊以及法兰西的同时进行演习,那更是一场震慑世界的存在,任何强大的军事力量,在这里都显现的如此渺小。

    强大的军事力量,就是帝国的资本,也是抢夺一切的资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世界上还有谁敢跟我们匹敌不成?”普里姆罗眯起眼睛问道。

    外务大臣蠕动了下嘴唇,帝国的军事力量他从来就不曾去怀疑过,他只是担心着另外一个事情。

    “首相阁下,帝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我从来就是不反对的,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你的是,咱们这次的对手,可不是一般的人。”

    不是一般的人,对了,还真不是一般的人,这个家伙是软硬不吃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谁对于他的威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你这么说来我还是真的想到了这个问题了。咱们这次对付的人可是王陵,王陵向来就是软硬不吃,也许这一次,我们的演习,恐怕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不说,更有可能,会极其他的更大的反抗。”

    恐怕是这样。外务大臣颔首点头的看向了首相。

    这一阵的寂静,正当两人都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谈论下去的时候,半关闭的房门一下被打开,两人抬头看去,情报局长以及外务第二大臣一前一后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如此的不自然,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重要的问题一般。

    “首相阁下,出事了。”外务第二大臣一句话,让铺普里姆罗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刚才他和外务大臣还在谈论着这次演习的事情,照理来说,就算是有消息过来,那都是好消息,然而现在,居然说的是出大事,而且肯定是不好的大事,这让他内心有些烦躁。

    “坐下说吧。”外务大臣指了下边上的沙发后问道。两人坐下后,第二大臣直接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他的上司后道:“刚才接到九龙总督转来天津总督府消息,十天后,也就是七月五号,清国福建水师、将会邀请德意志远东舰队以及倭国联联合舰队,在

    九龙附近海域进行大规模海上登陆联合演习。”

    糟糕,第二大臣刚说完,外务大臣和普里姆罗的表情一下变得有些惨白。

    一切都给分析对了,印度洋这次的演习,不但没有得到好的效果,反而还激起了王陵的强烈反应。

    清国海域那么广阔,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可以进行演习的所在,然而此人什么地方都不选择。单单就选择在了九龙附近,这里面的含义不言而喻。

    那就是在对自己进行强有力的反击,如果用王陵的大概意思就是,你要是在威胁我,我就直接占领九龙,大不了鱼死网破。

    哎……

    一阵阵的叹息声,从首相府内传来,叹息声还没有完全的结束,几个外务部门的人随即走了进来后道:“首相阁下,刚接到德意志,倭国方面联合行文,他们将会在十天后,在九龙海域,和清国福建水师举行一场盛大军事登陆演习,希望

    我们到时候能够通知九龙各处船只,禁止进入任何演习区域,一旦进入,当成敌船只论处,直接打沉。”

    我……

    这他么的是早就算计好了的啊,早就算计好的啊,混蛋,帝国情报部门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了。普里姆罗悲愤的在心中想到。

    “首先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外务大臣蠕动了下嘴唇问道。怎么办,现在还能够怎办,三国差不多在同一的时间发出通告,这就说明他们已经联合在一起了,现在帝国还没有足够的势力对抗德意志和王陵的联手,只能是忍下这一口气来,不然的话,真的要打

    起来,帝国东西两边,将会陷入到两个强大势力的攻击当中。九龙方面海军还可以,但是步兵有限,要是打起来,远东舰队只能是拖住福建水师,但是却不能将他们消灭,毕竟对方可是有两艘强大的铁甲舰,这样的战舰,远东舰队起码要动用四艘才能够和他们

    打成平手。更不要说,那边还有德意志的远东舰队。

    自己总不能给海军上刺刀上陆地上拼刺刀,再说,王陵会给自己这个机会嘛。失败了,这一次的威胁,本来是想让王陵接受帝国的意思,可是却适得其反,反而将德意志和王陵给撮合在了一起,而倭国方面,也从曾经友好自己,变成了王陵的跟班,这个事情,自己想起来都蛋

    疼。

    “电告九龙总督方面,事情已经是这样,听从他们的意思,演习旗舰,任何舰船,我帝国任何舰船,商船,不得通过他们的演习区域,违抗命令者,自负。”

    普里姆罗不想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这样的命令,他又不能不下达,这可是关系道帝国安危的事情,他绝对不能如此的草率,更不能意气用事。

    如果是以自己的意思,那就是宣战,跟王陵宣战。

    但是跟王陵宣战后,后果是什么,德意志会不会同时跟自己宣战。自己不敢去赌,也赌不起。

    “我明白了。”外务大臣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有些沮丧的离开的了首相府办公室。

    帝国,这一次,究竟是做对了,还是说做错了,等到几人离开后,普里姆罗蠕动着嘴唇来到了窗户面前,看着不远处的街道发呆。

    他心中真的不明白,自己这次在印度洋演习,究竟是一个错误,还是说是正确的,如果从目的来看,自己想要获得的目的根本就没有达到。

    不但没有达到,反而是让三个国家给走在了一起,

    这是一个失误,帝国不想看到的一幕,可是在自己的面前,居然实现了。该死的,这次是真的失败了,我就不应该同意这次的海上军事演习。普里姆罗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捏紧拳头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