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无奈无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管家见奕欣如此吃惊的表情,随即再次恭敬拱手道:“是的王爷,他从翁同龢府邸当中出来后,就直接出了京城。”

    哎……奕欣呆呆的看着外面沉思了良久,这才无奈一声的道:“知道了。”

    奕欣心中是一个明白人,他当然已经明白,一直来,只要是来到京城就定然会来见自己的李鸿章这一次居然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他内心十分清楚。

    黑龙江将军王陵希望给倭国无偿贷款援助,也是为了稳住他倭国的阵脚,而在东北边防问题上,跟随大清国的脚步,而不至于被北极熊以及他后面的盟友给挖了过去。这一点,自己何尝不清楚,但是,自己虽然清楚,却不能不这么去做,王陵,始终是对大清国有最大威胁的一个人,调动他去东北担任黑龙江将军,这本来就是为了分散王陵的兵力,从而好在今后各个击

    破做好准备。而关外那是北极熊交界的地方,北极熊的实力很强,用他来打压王陵,那是绝对事半功倍,而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只能是牺牲大清国的一部分利益,那就是放弃倭国,让他们尾随北极熊一起。从而对王陵

    造成压力。

    这个事情,自己考虑了很久,甚至和宗人府以及八旗各方面以及自己的四嫂,那都是进行了多次的探讨和议论过后,才得到的最终结果。

    用自己个人来看,自己是支持这次对倭国进行贷款,但是自己的角度,始终代表不了大清国众人,更代表不了自己的四嫂,既然她都赞同这样的计划,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王爷,你说今后,中堂大人还会来京城嘛?”管家看奕欣在哪里愣神不语,上前低声问道。

    奕欣愣神一下,随即叹息一声无奈道:“不知道了,毕竟这次,我们的确是做的过分了一些。”

    哎……重重的一声叹息,让管家心中也是无奈的晃动了下自己的脑袋走出了书房。

    哈尔滨将军府,京城那边发生的情况,王陵根本就还不知情。而此刻,在将军府东厢房内,马克是拿着手中的一份名单在哪里瑟瑟发抖。

    那份名单,虽然字数不是很多,但是字字都是在往马克的眼睛中放入沙子。

    这次,自己来到这里,目的是要让王陵和帝国进行一场联合演习,从而对三国进行威慑,遏制他们少管闲事,而这一点,自己在见王陵的时候却说的十分清楚。

    可是王陵那个王八蛋,说什么无能为力,他当时还感觉到十分疑惑,现在,他总算明白了,这家伙哪里是无能为力,纯粹就是想要敲诈而已。

    看看这上面的理由,年年征战,福建水师军舰严重缺少维修,而煤炭方面也是无法解决。已经处于半停泊的状态。因此,福建水师需要进行一次大维修。

    这听起来十分合理,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然而关键的一点是他么后面。王陵的意思,那是跟帝国进行一场联合演习,那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绝对不能出任何的纰漏,因此需要在舰船大修后进行,而这其中的费用,那是希望帝国方面能够支援一下,给一千万马克意思意思

    ,作为维修的费用,从而让大演习能够更上一层楼。

    敲诈,这他么的是敲诈,不要脸不要皮的敲诈,你他么的是有多缺钱啊。老子从那边过来的时候可是一艘舰船都没有见到有大修的样子,这个王八蛋,也简直是真的敢开口。

    一千万。抢都不待这样的。

    真他么的。马克看着上面的文字,咬牙切齿的将纸张给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后坐在黑色的椅子上生着闷气的同时,更是揉动着自己的太阳穴。

    肺都差点要气炸的马克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后,这才平缓过来看着自己扔在了地上的那团纸张,仔细沉思了下后,马克似乎有很无奈的站起来,走到了哪里蹲下将纸张再次无奈的捡起来后铺开。

    边上的助手冯道夫见马克如此的对待这份纸张,他稍微沉思一下后上前问道:“总督阁下,你和王陵的交情如此不错,你看是不是可以让他稍微减少一点呢?”

    什么?马克猛的扭头看着自己的助手片刻后无奈晃动自己的脑袋叹息一声道:“他么的,你太不了解王陵那个王八蛋了,一旦提到钱的事情,就没有什么交情。别说我,谁他都不买账。”冯道夫早就听说王陵见钱眼开的一个人,可是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但是这两天的接触,在加上总督阁下的评价,这让冯道夫惊讶的张大了自己的嘴巴好久后才有些无奈的问道:“总督阁下,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现在还能够怎么办,王陵既然开了口,让他松口是不可能的,这一千万马克可不是小数目,自己可不敢决定下来,只能是让柏林那边决定。

    “用最快的速度,将电文发送到柏林,询问一下柏林方面的意思,然后再次下达结论。”马克沉思到这,无奈的道。

    将军府书房,王陵才不过吃完饭,张庆就从外面几步跑了过来后道:“老大,刚才咱们的人来消息,马克的助手冯道夫出城了。”

    出城?王陵眯起自己的双眼片刻后挥动了下手臂道:“不用管他,他要去就去,我估计他这是去奉天发电报给威廉二世了。咱们不着急,安心等就是了。”

    边上的李亚荣太知道这其中的一切了,她将手中刚弄好的水果递给了王陵后有些担忧的问道:“一千万马克,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你认为,德意志方面,会同意你这如此无理的要求嘛?”李亚荣始终是不相信,德意志在怎么是傻瓜,也不会做出这种傻人钱多没有地方花的事情来,而且这次,她都认为自己未来的相公做的是有些过了,明明就需要和德意志方面进行一场演习,可是他却翩翩的一脸不乐意的,大有你不出路费我就不动手的意思,跟马克耗着。